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八十六【原创】  

2017-06-20 19:35:0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小曼犹豫下,说:“姨,我小时候,家里的洗洗涮涮做饭都是我干。”

淑华妈没再往下问,因为她事先听方珠说过了,她嗯了一声,说:“怪不得呢。孩子你歇会吧,我叫他们爷俩过来吃饭。”

“姨,你老歇着,我去叫。”小曼说着,快性的走出堂屋。

淑华妈望着小曼的后影,自语道:‘是个可怜的孩子。’

晚饭后,小曼帮淑华妈刷洗碗筷,老爷子开心的话也多了起来。

母亲对淑华说:“淑华,你帮妈去西相屋把那兜挂墙上的花生抅下来,一会洗完碗筷,妈给你俩炒点吃。”

“妈,不用了吧。”

“去,听你妈的,抅下来给你俩炒点花生吃。”

淑华看眼父亲,父亲的脸上多了许多和蔼亲切,他随母亲去了西厢房。母亲进屋后,她开门见山地问道:“淑华,你跟妈说实话,小曼是不是有了?”

淑华嘿嘿一笑说:“是有了,妈你老看出来啦?”

“你真是 把妈当成傻妈看了,都有点出怀了,说吧 几个月啦?”

“快五个月了。”

母亲又没头没脑的问道:“是你的不?”

“妈,你老这话是啥意思,不是我的 难道还是别人的吗?”淑华脸色顿时严肃起来,他看眼母亲很不耐听,没想到母亲竟然能问出这种话来。

淑华妈也感到这样问儿子实在是有些冒失,她忙解释说:“孩子,别急,你别不耐听,妈就是想问问,没别的意思。”

“是不是谁跟你老说话啥了?”

“没有,你快抅吧,快抅,抅下来妈好给你俩炒去。”

淑华拿过来一把板凳,把花生抅下来后,心里还是有点堵得慌,他又向母亲问道:“妈,是不是我四姐和你老说啥啦?”

“没有没有,哎呀,你这孩子,就当妈没问过 没问过,行吗?”淑华妈说着,接过儿子手中的花生兜往外走。

淑华见母亲懊悔的样子,既然母亲都这样说了,他也就不再追问了。淑华妈把花生拿到堂屋,不一会炒熟,一家四口吃着花生唠着嗑。

淑华妈看眼老爷子,说:“明天在唠吧,你俩也去那屋歇着吧,被褥我都给你俩预备好了。”

老爷子用手一指说:“你俩把花生拿那屋吃去,去吧,你妈我俩也该歇着了。”

淑华看眼父母说:“不用,你老留着磨牙吧。”

父亲把脸一撂说:“叫你拿过去就拿过去,你不吃给小曼吃。”

淑华嘿嘿一笑,拿起花生领着小曼去了自己房间,淑华随手把门带好。小曼深感有父母人的幸福,有家庭的温暖。小曼柔声细语的趴在淑华耳边问道:“姨和叔不知对我满不满意?”

淑华顺手抱起小曼撂炕沿上,亲吻小曼一口说:“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还从来没见过他们像今天这样的开心过。”

“淑华哥,那就是说姨他们对我还是满意的,是吗?”

淑华深情迷醉的眼神直视着小曼,说:“我叫你明知故问……。”他双手摸进小曼体内。

小曼醉意了,她娇笑滴滴地说:“淑华哥别逗了,让姨他们听到不好。”

“真不好吗,不好算了。”淑华说着撤出双手,身子一跃到炕里了,小曼还没来得及脱鞋呢,又被淑华从背后揽在怀里,淑华伸手脱掉小曼的鞋子,他们热吻 缠绵 蜜语 悦心一阵后, 小曼躺在淑华臂弯,俩人渐渐进入了梦乡。

话说淑华父母躺下关掉灯光,唠起了儿子的婚事,淑华妈说:“小曼怀孕五个来月了,怪不得淑华着急结婚那。”

老爷子听后倒没显得突然,他很平静地说:“有了更好,咱也该抱孙子了,那丫头前晌(上午)一见面时,就看着有些不对劲。”

“哪不对劲了?”

“你是明知故问呢吧?”

淑华妈黑暗中瞪眼老爷子,说:“我没看出来有啥不对劲的。”

老爷子哼了一声说:“傻老婆子,你把小曼与方珠对比一下不就明白了吗,你看看方珠那小身段那面容,那才叫黄花闺女呢。”

淑华妈即刻挖苦道:“哎呦,我说他爸呀,没想到你还有这么高明的一手那,那句话咋说的,叫入木三分吧?”

老爷子暗中嘿笑着说:“你不用这样说我,我听的出来。黄花闺女与小媳妇间的区别,其事实就是那样的。”

“呦呦,说你喘 你还就喘来了。让你说有几个像方珠那样俊俏的丫头啊?”

老爷子转身装袋烟点燃抽了一口说:“说正事,我看还是趁早给他俩完婚吧,不等十月一啦,明天你问问那臭小子,给他俩提前完婚中不。”

“中啊,明天我问问儿子。”

“再问问,小曼想要点啥?”

“是呀,那孩子孤苦一人,得给她点彩礼 买点嫁妆啥的。”

“我看那样吧,就按咱们村的风俗给吧,彩礼钱不比别人家多,也不能比别人家少,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去摘日子。”

“他爸,这回咋这么痛快的答应儿子了呢?我可没想到你会这么痛快说给他俩预备就想预备了。”

“孩子是自己的,那有啥想不到的。看那丫头不是叫人厌烦的孩子,挺勤快,也挺知事的样子。你没看见吗?那臭小子也转变过来了,我早就祈盼着能有这么一天那。往后他俩能像今天这样,就好喽,我也就知足啦。”

“是啊,没想到这次儿子回来竟是这大的改变。”

“哼,我看这里一定有人教育过那臭小子。”

“有谁能说服他呀,可能是自个在外面混醒了吧,哪也不如家好。”

“你以为,你那儿子能醒悟?没有谁指教他能到这份上?一向是跟家对着干的拧种。”

“你不也是动不动的,就连横带骂的吗?”

“我那都是为他好。算了,不跟你说了,都是你护出来的毛病,睡觉。”老爷子有点不耐听老伴说的话了,他一翻身背对老伴睡去了。

淑华妈问:“咋的,你还不耐听啦?”没见老爷子搭话,她也就睡了。

几日里淑华小曼在家,忙前忙后的一通肯干,把母亲高兴的是,调着样的做饭吃,问小曼想吃啥做啥,小曼都不好意思了,她笑着说:“姨,啥饭都中,你老做啥都好吃。”淑华妈耐听,所以每天笑不拢嘴。老爷子也高兴的想到外面有人的地方唠句嗑去了。淑华结婚日子订下来了,订在公历9月22日,农历8月16日,礼拜四,黄道吉日。

几天过后,淑华小曼回了县城。老俩口子感到空牢牢的了,总盼着俩孩子早点回来。

淑华小曼回去后,把该收拾的东西整理整理,俩人又追几次集处理一些磁带,然后回家。淑华父母把彩礼也早给小曼预备出来了,淑华小曼见父母给预备的彩礼,喜出望外。淑华帮小曼把父母给买的上海全钢手表戴在小曼手腕上,说:“从今天起,你得改口叫妈叫爸了。”

小曼望着淑华父母微微一笑,甜甜的喊声爸妈,老俩口子那个高兴劲就不用说了。淑华说:“爸妈,我俩这次回来不走了,在家整理婚房……。”

淑华妈望着儿子儿媳高兴地说:“这样好、这样好,你爸我俩可就省一大片心了。”

老爷子嘴角往上一翘,说:“你俩该买的东西先买着,钱不够再说话。”

淑华望着父亲,这回他是真的另眼看父亲了,他佩服父亲的大爱……。次日淑华妈找来六个人口齐全的家庭妇女做被褥,一家人和和美美预备着,话不细说。

日子在忙碌中,总是过的好快好快。那夜方珠睡醒一小觉后,就再也没睡着,天刚擦亮她就起来了,告诉母亲不吃早饭了,然后到院子骑上自行车去了收购站,方珠叫开收购站大门,今早她是第一个到的,方荣开门看眼侄女,问道:“丫头,今咋来这么早,有事是咋的?”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