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八十五【原创】  

2017-06-17 16:41:3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淑华回头摆摆手,骑上自行车带着小曼走了。张强望着淑华小曼俩人离去的方向,对方珠说:“方珠,他俩好让人羡慕奥,他们的感情还真好……。”张强转向方珠,只见方珠已经走出好几步远,他紧赶几步追上说;“怪不得那晚在你家吃饭时,听你那话口 非要去说和大爷大妈那,原来淑华哥和他的对象感情是真的好,看得出来,那个小曼很爱淑华哥。”

方珠侧头看眼张强,说道:“看出来了吧,你说这样的一对,能不促成他们吗?他们为了对方,都愿彼此改变,在爱情面前,一个人可以为另一个人去改变,这就是爱情的魅力,也是婚姻对人生的转折,他们为爱情为家庭,会付出全部的,我相信他们,也会越来越好。”

“你就那么的看好他们吗?时间长了,人 也许会变呢?”

“他俩就是由不好的方向,转变过来的,你知道这叫啥吗?”

“叫啥啊?”

“这就叫浪子回头金不换,他们是从风浪中体味过来的人……。”

“要照你这么说,得经过风浪的人才懂得惜爱彼此吗?”

方珠看眼张强,说道:“较真,我问你,像淑华哥小曼姐那样的人生有几个?”

“当然没几个。”

“这不就结了么。”

张强瞟眼方珠,见她那俊俏的脸上失去了笑容,他嘿嘿的一笑说:“方珠是我理解错了,我还以为你说……。”

方珠眤视着张强说:“你咋那么多以为,我告诉你,啥话都过于刨根问底的人不好。”

“是是,紧记媳妇教诲……。”张强说着,打个敬礼手势。

方珠扑哧的笑了,说道:“也不嫌害臊,没看见院子里有干活的人哪。”

“他们都干活呢,顾不上看咱俩,再说了,他们看见了还指不定多羡慕我哪,就像你说的这就是爱情的魅力。”

“贫嘴,说吧,今找我来有啥事?”

“叫你去我家吃饭。”

“又去你家吃饭?”

“是啊。”俩人说着笑着进了办公室,张强拽把板凳挨方珠坐下,说:“方珠你说的话不对。”

方珠拿过水杯,问:“哪句不对啦?”

“还问哪句不对了,我问你,我没事就不能来看我媳妇啦?再说,我还能看几天?等我一开学只能是在心里看心里想了。”张强说着,仰头望望屋外见没人,他心血来潮,猛的一把将方珠拥入怀里说:“我的漂亮媳妇,我太爱你了。”

方珠被张强突如其来的举动所激怒,她用力推开张强,厉声道:“你疯了是不是?谁是你媳妇?”方珠站起身脸色煞白,往下拽了拽上衣,目视着张强。

张强尴尬的望着方珠,嘿嘿一笑说:“别那么严肃好不好,看把你吓得,我又没吃了你,让你说,我的对象不就是我媳妇吗?还说谁是你媳妇,挺聪明的丫头,咋也说废话呢。你还是坐下吧,我不会再向你动手了,中吧?”张强说着。

方珠把板凳拽得离张强远了点,用手往后拢下发鬓,说:“你有话说话,干啥动手动脚的,我就不喜欢……”

“那你不喜欢动手动脚的,我问你,以后咱咋成夫妻?咋生儿育女?”

方珠白皙的脸颊,刷的一下通红,她瞪眼张强,说:“无耻之徒。”

“搞对象时期,这根本不叫无耻,这叫进一步的发展,咱俩也不能总停留在,只动嘴,不动手的阶段吧?就是动嘴,你也不让我吻你一下,这还说得过去不?”

方珠被张强问得有点难以回答了,方珠她又怎能不知热恋中人儿的心扉呢,那种如醉如痴的疯狂,叫人难以抗拒,可她对张强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冲动,这怎能叫她有爱的升华呢?她目前只能与张强维持在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中。方珠想到这说:“张强对不起,也许我们还得需要很长时间……”

“那我只好等喽,你可别让我等到头发白就中……”俩人正说着那,玉婷拿着野鸡兜走进办公室,张强起身和玉婷打声招呼。

玉婷见张强还在,便说道:“那你俩先聊,我回家一趟,一会再过来。”

“大嫂,我也该回去了。你忙啥去着?”

“我去趟信用社刚回来,你咋不待着啦?”

“我来小半天了,来请方珠后天到我家吃饭,你早点去。”张强看眼方珠。

玉婷望着张强,笑道:“好啊张强,你都成了三天一小请 五天一大请了,你回去也啥没事,就和方珠多待会呗,过过开学后,你俩可就离得远了,趁在家这阶段,没事多来几趟收购站找方珠待着。”

张强笑呵呵地说:“大嫂,等我开学后,离方珠远了也不要紧,到时我一天一封信给她寄过来,让她见字比见我还亲。”

“去去,你快走吧,哪那么多用不着的。”

玉婷看眼张强,哈哈大笑地说:“中,到时你别忘了我们家方珠就好……。”

“这哪能忘呢,都刻心上了。”张强笑呵呵的往外走。

方珠看眼玉婷淡淡地说:“嫂子,你也和他一起胡诌是咋的。”

玉婷往外送着张强,回头一笑对方珠说:“说两句实话,咋是胡诌了呢,看你这小矫情样。”。

张强情不自禁的合不拢嘴,回头说:“方珠,后天你早点去,要不我还得来叫你。”

“知道了,别磨叽了。”

“大嫂你忙去吧,我没事也是常来,不用送。”

玉婷送走张强,回屋点钱,姑嫂俩预备明天的开支。

再说淑华小曼被淑荣蒙回家后,一进大门口见母亲正打扫院子,父亲坐在门槛上抽着老旱烟,眼神盯着打扫院子的老伴。

淑华望眼父亲,问道:“爸,还铡牛草不?”

老爷子抽口烟,看眼儿子淡淡的说:“不铡草,牛吃啥。”说完,他依然面无表情的一动不动的坐门槛上吸着他的旱烟,淑华从父亲身边走过进屋了。

小曼和淑华妈说着话,走到近前说:“姨我来扫吧,你老先坐那歇会去。”

淑华妈上下看眼看眼小曼,说:“这土气狼烟的,不用你,弄脏衣服。”

“姨,没事的,衣服脏了再洗,我来扫。”小曼说着,去抢淑华妈手中的扫把。这时娘俩相互的争夺着。

老爷子咳嗽一声说:“你们娘俩谁也别扫了,瞅瞅该做晚饭了吧。”

淑华妈看眼老伴,说:“听你叔的,咱不扫了。”淑华妈把扫把往墙根一靠。

这时,淑华到屋换身衣服出来,说:“小曼你先跟我铡草去吧。”

“不用她,咱爷俩铡去,她咋会干那种活那。”老爷子说着,往门槛上磕打下烟斗站起身,奔向院落的那堆干草。淑华帮父亲铡草喂牛,又是担水的。忙活完后,来到父亲身边,和父亲一起蹲在牛棚前,望着老牛咀嚼的样子,问道:“爸,咱家这头老黄牛养多少年了,嘿嘿,我都记不清了。”

老爷子扬下头,感叹道:“都快八年了,从一个小牛犊开始养,养这么多年了,和它也是有一定感情的了……。”

“爸,它涮了几个小牛犊子了?”

“有五六个了,把小牛犊全卖了,这头老黄牛不但帮我把地里的活干了,还挣回来了草料钱,它也老喽,不像前几年拉豁子时,拉的那么快了......”老爷子说着,脸上布满了对老黄牛的痛惜,他转头看眼身边的儿子,儿子这突然的转变,也让他心里充满了开心的满足。爷俩终于在牛棚前唠起了家常嗑......

小曼在堂屋抢着帮淑华妈做这做那,最后,小曼麻利的放好炕桌,摆上饭菜。淑华妈见手脚快行麻利的儿媳,她知足了,便问道; “孩子,歇会吧,在家是不是也常干家务活啊?”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