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八十·蕊香【原创】  

2017-05-31 19:27:2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次日,淑荣早饭后收拾完屋子到院子刚拿起洗衣盆,见婆婆推院门进来,淑荣笑盈盈的迎上去,问:“妈,你老咋来这早啊?”

方珠妈说:“早起,你们都不在我那头吃,我们娘俩好歹的对付一口就中。”

“妈你老也别天天早上对付,早饭也得吃好。”淑荣说着,把婆婆迎进屋里,随后给婆婆倒杯水,方珠妈说:“你别忙了,妈不喝,今早来就想和你说说昨天那点事。”

“妈你老别说了,昨晚文武回来都和我说了,这事都怪我小心眼,动不动的和文武就闹顿别扭。”

“妈知道,这不是你小心眼的事……。”

“妈,你老千万别往心里去,可别生我气,我就那么一说。妈,这事别再提了好不好,至于方珠我更没的说。”

方珠妈见二儿媳把话拿回来,她开心地说:“这老话说得好,话不说不明,理不讲不透。我还得说下,你大妈她孤寡个老太太,每天带孩子她没空做饭,再说了她离我那又离得那么近,不至于每天再让她起火,她一人在家吃口饭也冷清,和咱们一大家人一起吃饭,也热闹不是……”

“妈,这我懂,大妈一人在家带孩子也不易,大嫂大哥每天忙在收购站,这一忙就是一天,晚上能才回家。妈,大妈就是吃住都在咱家,我也没啥说的你老放心。”

“淑荣啊,你真是个明白孩子,顺便再和你说一声,今晚方珠和你大嫂还得到你妈那头,去说淑华结婚的事那……”

“嗯,昨晚文武也和我说过了,妈,反正我是真没看上那个小曼。”

“不用管了,淑华非要愿意谁也没辙。今文武你俩还出门不?”

“今不出门,文武让我在家洗完衣服,再去那院干活。”

方珠妈嗯了一声说:“那就不耽误你洗衣服了,妈回家给你们做饭去。”方珠妈起身往外走,淑荣把婆婆送出门外。她望着婆婆走远,心想,这个婆婆是个明事理的婆婆,还中。可 如果自己不和文武闹这次别扭的话,他们会不会就一直想不起来去叫自己父母了呢……,淑荣想到这,嘴角稍稍往上一翘,转身洗衣服去了。

一天到晚就这样忙碌的过去了,晚饭后,文亮孩子和丈母娘先回家了,文武淑荣也回了自己的小窝,玉婷方珠去了淑荣娘家。姑嫂俩一路说笑来到淑荣娘家门前,见他家院门还没关,方珠停住脚步,在院门口对玉婷说:“嫂子一会见到大爷大妈后,我说事,你帮腔,你看咋样?”

玉婷笑着说:“中啊,你咋唱我咋和……”姑嫂在门外合计一下后,相对呵呵一笑,直奔淑荣父母房屋。

这老两口子吃过晚饭后也没事可做,老爷子盘腿坐炕沿边上抽着他的老旱烟,淑荣妈靠着被垛拨弄着她的小半导体收音,老爷子回头对淑荣妈说:“岳飞传快到点啦,你别老瞎拨了。”

“误不你听,你以为就你爱听啊,真是的。”淑荣妈不耐听地说着。

老爷子看眼淑荣妈,侧耳道:“你听,有人来了。”

“这大晚上的,会是谁来啊?”老两口正说着呢,方珠玉婷一前一后挑门帘进屋了,老两口一见竟是方珠玉婷姑嫂俩,老两口先是一愣,随后下炕热乎的招呼着姑嫂俩。方珠亲热的把胳膊一抬,搭在淑荣妈脖子上,笑嘻嘻地问:“大爷大妈你们没想到是我们俩吧。”

淑荣妈亲切的拍着方珠的另一只手笑着说:“闺女,大爷大妈哪成想是你们俩呀。”

玉婷随之问道:“大爷大妈你俩早把晚饭吃过了吧?”

老爷子不冷不热地说:“早吃啦,我们俩老两口不像你们,每天忙的没个早晚。”

方珠笑嘻嘻地接过话茬说:“就是啊,大爷说得对,我们一天到晚的是瞎忙。大爷,如果我到你老这个年龄时,我就不忙了,也会和你老一样,坐在炕上,把腿一盘再把大烟斗一叼,一口一口的吸着烟,听着半导体收音机,过着悠闲自在的幸福生活。”

老爷子看眼方珠,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猴丫头,你这是在说大爷那,大爷还不傻听得出来。”

“大爷,我哪敢说你老啊,我是羡慕你老的生活那。”

“猴丫头,你说啥?还羡慕大爷,那你可就错了,你看见你妈了吗,那才叫人羡慕那,那才是幸福生活呢。儿女都在身边,到时有孙子带,哪像我们老两口啊……。”

玉婷接过话头说:“大爷你老离看孙子也不远了。”

“哼,谁知是哪个猴年马月呢。”

这时淑荣妈倒过来两杯水递给方珠 玉婷,问道:“你俩今大晚上的 来大妈大爷家是有啥事吗?”

方珠接过杯子喝口水,把板凳往老爷子身边抐了抐,说:“大妈,我大爷不是想抱孙子了吗?今晚,我和嫂子就说这事来的。”

老两口一听这话都有点朦了,老爷子还以为,这姑嫂俩是为昨天淑荣跟文武闹别扭那点事来的呢。这时淑荣妈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方珠半信半疑地问:“闺女,这话是啥说道?”

玉婷望着老两口,她面带微笑说道:“大爷大妈,你们听方珠把话说完就知道了,一会你们老两口高兴的就该笑不拢嘴了。”

淑荣妈说:“我们老两口子还能遇上这好事?”

玉婷说:“能啊,我的大妈。”

老爷子依然平静地对眼前的方珠说:“我说丫头,你可别开玩笑了,你大爷拿那个兔崽子闹的可够闹心的了,最好别提他。”

“诶,我说大爷,不提淑华哥,你老咋能抱上孙子呢,我把这一大喜事告诉你老后,你老绝不会闹心的,你老听啊,是这么这么回事。”方珠把见到淑华小曼俩人要结婚的事,前后的一五一十的说了,方珠又望望老两口的表情,看眼嫂子。

玉婷紧接着问道:“大爷大妈你们看咋样,这回淑华够让你们二老省心的了吧,说结婚就可以结婚了。”

老爷子没大明白地问:“丫头我问你,这兔崽子要结婚,我倒是听明白了,我咋不大明白,他为啥要这么猴急着结婚呢?”

方珠忽闪一下那双秀目,秀目里闪耀着敏锐细致,她呵呵一笑说:“我说大爷,这样难道说不好吗?奥,非得让你老给他们订二年亲,然后过年过节的请几便,每回来再给人家姑娘点过去 钱啊布料啥的,你老就舒心了,是不是?”

淑荣妈听这话倒是挺高兴,她说:“就是,儿子说结婚,我看就给他把婚结了,还管他急不急呢。”

“你知道个啥,就知道结婚,哪家丫头会同意这么快急着结婚的。这里一定有问题。那个小兔崽子没一点地方让家里省心过,他要听我们的话,我早该抱上孙子了,我说这事不中。”老爷子说的很果断。

玉婷说:“大爷你老还没看见人,咋就说不中呢?”

“就是,大爷你老也别多想,小曼姐她没有一个娘家人,我把细底再跟你老细说说,你老就明白了。”方珠把小曼从小到大是咋生活过来的全部说给这老两口听。她仍不见老爷子点头。然后方珠冲玉婷使个眼神说:“淑华哥可说了,你老要想早抱孙子,就赶紧的同意他俩结婚。”

“那小兔崽子竟然是这么说的?不是,我问你们俩;他这是要挟谁呢?”老爷子有点急啦。

方珠偷瞄一眼老爷子,说:“淑华哥根本就没想要挟谁,是你老自己想多了,我看他和你老一样,嘴硬心肠软,我就不信,他每次被你老打骂走后,你老就一次没后悔过吗?我认为,家庭矛盾的恶化根本就不是单一原因造成的,主要还是要讲方式。再说了,他早就想回家和你老说这事来,再把媳妇给你老带回来让你们看看,可他就是怕你老把他俩再骂出去。大爷,我说这话,你老耐听也听了,不耐听也得听,这就是你们之间存在的事实矛盾奥。”

老爷子紧抽两口老旱烟,抬起脚往鞋底上磕打磕打,说:“他不听话怨谁耶,天生的一个拧贝种......”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