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七十九【原创】  

2017-05-29 15:52:2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方珠往外走着,嘴里埋怨嫂子把她推出来。

玉婷向门外笑着说:“今晚 屋里就搁不得小姑了,你耐说啥说啥去。”

文亮说:“中啦,估计她俩也去不多长时间,一会方珠就该回来了,咱们走吧,你看孩子在他姥姥怀都睡了。”

玉婷从母亲怀里抱过孩子,随之把他喊醒,文亮三口和老丈母娘起身往外走,方珠妈送到院门口,玉婷妈肯成的说:“他奶回屋吧,不用送我们,都这么多年了,天天如此,哪有这样的啊。”

“大嫂,哪的话呀,要不吃完饭我还得出来走几步呢。”

“那你也快回屋吧,都累一天了。”

“行啊,大嫂不送你了,文亮搀着他姥姥点,这大黑天奔奔磕磕的道。”方珠妈嘱咐着儿子。

玉婷抱着孩子说:“快跟奶奶说再见。”

小元稹摇晃着小手,说:“奶奶再见……。”

“再见,奶的大乖孙子。”方珠妈说着,转身回到屋里,见文武眉头微皱,双手交叉在脑后,半躺半卧的靠着被垛,看样子不开心。方珠妈见儿子刚才还好好的,这么一会功夫咋就心情不好了呢?她望着文武不解的问道:“文武,这咋还上炕啦,咋不回你那院去,是有啥事,还是和淑荣闹别扭了?”文武听母亲这么一问,他没吱声上下的搓把脸。方珠妈有些急了,又问:“我问你呢,这是咋回事啦?刚才还好好的。”

文武听母亲问的有点急,他坐起身把鞋一脱仍在炕根下,对母亲说:“今晚我在你老这睡,不回去了。”

方珠妈一听心里明白了,这是和淑荣在闹别扭,方珠妈立时就急了,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道:“你说啥?在这住,我这没你睡的地,赶快回去。小两口闹点别扭就想逃避,还是你爸的儿子不?你爸可从不会这样啊。看你这挺大小伙子的,连一点度量都没有啦?你赶紧回去哄哄她,和淑荣赔个错,啥事都好说……。”

“妈,你老不知道她那脾气,要是让她逮住点理的事,她牛着呢。”

“那你俩是因为啥事闹别扭,咋让淑荣逮住理的?”

“要说也没啥事,可她就是不依不饶。”

“我看,要么就是你做对不起淑荣的事了。”

“妈,看你老说的,我哪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啊,她每天跟个跟屁虫似的不离我左右。再说了我没那闲心。”文武没好气的说着。

“那是因为啥?你说给妈听听。”

文武看眼老烟笸箩里的那包香烟,他往前移了移,伸手把老烟笸箩拽到炕沿边,被母亲一把给夺了过去。他看眼站在面前的母亲,犹豫片刻,把双腿一盘,说:“妈,你老先坐那,听我跟你老说,你老千万可别生气奥。”

方珠妈回身拿把板凳坐下,疑惑地答应着,说:“我不生气,你说吧。”

“今中午,咱们不是请张强来家里吃饭吗,这事淑荣也挺上心的,就是方珠到家后,一看小元稹他姥姥没来,这时方珠急急忙忙的就去把元稹他姥姥给接来了,接来后,你老还远接近迎的热乎。淑荣当时一看这情景,她心里就来气了。旁黑天我去她妈那头接她时,这顿叨叨;她说同是亲家,为啥不去叫她爸妈,说咱家眼里没有她爸妈……。在她爸妈面前,把我一通数落。我就是再解释她也不信,还说瞧不起他们家,让你老说,她这不是无理取闹吗?大嫂她妈也不是一天半天的在咱家吃饭了,都这么几年了……。”

方珠妈听后感叹一声,说:“这事怨妈,不怨淑荣,怪妈没想周到。平时是平时,今是不一样,是应该把淑荣她爸妈都叫过来,文武啊,你回去,回去和淑荣好好说说。这要是你爸活着就办不出来这种事了。等明我和淑荣念叨念叨去,赶哪天再把淑荣爸妈都叫过来,咱们再吃顿饭,原道原道,文武你看行不?”

“妈,咱没必要那样做,她爸妈挺理解的也没说啥,就是她不依不饶的。”

“中啦,你赶紧回去吧,回去好好哄哄她,把妈的话和淑荣念叨念叨,就这么定了。”

“我就不想惯她这毛病,越惯她越没样……”文武正说着呢,方珠回来了,方珠进屋后见二哥还没走,她就有些纳闷了,她到文武近前,很认真的左一眼右一眼上一眼下一眼地看了个遍,文武有点吃不消了,说道:“去去去,哪有挺大闺女这样看人的,愧的是你二哥,这要是别人……”

方珠一跺脚,说:“二哥,你会说话不,没意思,别人就是给我座金山,让我看,我也不会这样看他的,就因为你是我二哥。”

“好好好,我是你二哥,是你二哥,那你也饶我吧。”文武说着,下炕就穿鞋,穿上鞋后斜眼方珠,他忍不住的扑哧一声又笑了,随后和母亲说一声他快步走出屋门。

方珠妈笑着指点着方珠,说:“你个鬼丫头。”

方珠望眼二哥的后影,问:“妈,二哥他咋啦?”

“没咋,快上炕睡觉吧,我去锁院门。”

“真的没事吗?”

“看你这孩子,你二哥能有啥事。”

“妈,你老别骗我,二哥的脸上分明写着一脑门的问题,你老咋还说他没啥事那?”

方珠妈心想,看来文武说的这点事是瞒不过这鬼丫头眼睛的,如果不告诉她,赶明淑荣对方珠的隔阂也许会越来越深,方珠妈知道女儿是个讲理的孩子,她想到这,说:“你等着,我去锁院门,回来妈好好跟你说说。”

“妈,我去锁院门好了,回来再说。”方珠转身出去,锁好院门回来把鞋一脱就上炕了,问母亲:‘二哥刚才是咋的啦?’

方珠妈盘着腿在炕里坐着,把今天前后的情况和自己想要怎么去做的想法说给方珠听。她说完看着方珠问:“丫头你说,这事妈想这样去做行不?”

此刻,方珠双眸转向窗户,淡然地说:“妈,你老这样去做是对的,不过这事都怨我,是我惹的错,二嫂生气也在情理之中,我不怨她,是我没经过脑子……。”

方珠妈说:“丫头你没做错,这要是你爸活着就好了,他是是事都能料理的周到,唉!该他短命,你爸要是活到现在的话.....”方珠妈说到这,她打个沉接着说:“丫头,妈知道,你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你也就考上大学啦,不至于跟家里吃这么多的苦,受这么多的罪……。”方珠妈喟然地说着,心酸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方珠转头见母亲满脸的辛酸,苦涩的泪水不断的往下淌,方珠一时无言了,母亲的心事又能和谁去诉说啊?这让她再也控制不住想念起爸爸来,爸爸是最知她心的唯一亲人。方珠失控了,她失控以往坚强的那一面,人后的那颗脆弱柔软的心,瞬时化为一池泪水,她像孩时一样,扑进母亲怀里,抱着母亲瞬时倾泻着她那一池泪水……。

方珠妈心疼的搂抱着女儿,就像孩时那样,把她搂在怀里。方珠妈擦去泪痕,不断的拍着女儿后背说:“丫头,是妈不好,叫你伤心……。”

方珠深感母亲怀里的那份爱的温柔,平常母亲对她就像对待三个哥哥一样,有时还会和她犟几句嘴,这时的方珠慢慢的体味着母亲拍她后背的那只手,是那么温暖、那么的疼爱、也有她无言的倾诉。片刻后,方珠抹把泪水的脸,离开母亲怀,她笑了,对母亲说:“妈,明天我也向二嫂说说去,求她谅解,这事办的错在我。”

“你说不说都中,妈和她念叨念叨就中了,好了,咱娘俩也该睡了……”娘俩说着,摊开被褥睡去了。方珠妈的打鼾声在方珠耳边萦绕,方珠辗转反侧难入睡,不是因为母亲的鼾声,而是她的心事重重,她对张强这不温不火的感觉,张强对她爱的炙热,实在叫她心感厌烦,难以维持……,这让她感到黑夜中某种莫名的慌寂,鸡鸣报晓时,她慢慢睡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