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六十八【原创】  

2017-04-07 11:46:4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方珠妈一扭身,躲开方珠,脸一撂说道:“得了得了,你的事我管不起,你呀、你就是个不知好歹的孩子。”

“看你老说的,我又咋不知好歹啦?”

“你知啥好歹,张强不来,你为啥不去问问,他为啥不来找你?”方珠妈有些气急。

方珠却平静淡然地说;“他来不来都一样。”

“那咋是一样?我看你呀,你就是拧,你就拧吧……”方珠妈是真拿女儿没辙,她没好气的斜视眼方珠,哼一声转身进屋。

方珠望着母亲的背影,心想,妈你老又多想了。方珠端起水盆走出堂屋泼水,锁好院子大门后,走向浴缸,这是母亲每天为她备好的一缸洗澡水,她慢慢脱去外衣内衣,散开长发,在皎洁的月光下,她刚要迈进浴缸,浴缸里倒映出一个幽暗 清纯 美妙的倒影,方珠望眼水中倒影,她有些羞涩,一个女孩的曼妙身躯凹凸的有些淋漓尽致,她轻轻伸手一拨水面,倒影迷离不见,她抬腿迈进浴缸,把自己浸泡在浴缸里,好想把所有的心事随一天的疲惫一起洗去。方珠头枕缸沿,慢慢撩拨起一道温热水帘,她仰头望向天空。

今晚夜色甚幽蓝,

苍空悬挂清月半,

繁星眨眨酷似眼,

问夜可知谁忧烦。

方珠感叹,她感叹自己所有的经历。在这蛙鸣虫叫的寂夜里,她有些困扰,满腹的心事也悠然而来,她算了算,张强自高考前后,已有两个月没来找她了,但她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最让她担心的事,张强能不能考上大学,哪怕只是一所县师范也行,如果考不上,她该怎么办?她还要再次鼓励他去复读下去,来年再考。可张强的父亲是个见多识广的主,他是最了解自己儿子们有几斤几两重的,他的几个儿子,没有一个遗传他父亲那种精明基因的。张强父亲还会让张强继续去复读吗?他能做出什么决定呢?张强父亲的决定很重要。方珠想到这时,她思绪万千……。洗完澡后,擦拭一下长发,挽个发髻,回房去了。

话说收购站,在收购站里干活的那群人,都知道张强的高考早就结束了,就是没见张强来找方珠,这一对恋爱中的年轻人,可有很长时间没有来往了,到底是咋啦?干活的小工们在方珠面前不好意思问及此事。因为方珠从不在她的员工面前打哈哈凑笑话,她的态度是严谨的,也是很礼貌的。所以关于方珠的一些事,也就成了一些人茶余饭后的消闲八卦了。方珠自订亲以来,一直是在他人背地里的猜测中过着。

再说张强自从与方珠订亲后,就像是换了个人是的,他不再去野跑,不再说大话,只是一门心思的读书学习。张强高考结束后,他除了去学校以外,他是一直没走出过自家院子一步,也不去见方珠,他在忐忑不安中祈盼着,祈盼着好运能降临。但他运气还真的不错,高考时,堵上了好几道大题……。8月的一天,一份录取通知书邮寄到关凤村大队部,张书记接过一看,笑不拢嘴,拿着录取通知书,他站立未打就回家了,张书记刚迈进家门高兴得就喊:“强、强啊,你快看看、看看,你这回可真给我老张家长脸了……。”

张强听父亲还未进屋就喊他,他不由得心中就是一悦,急忙走出屋,正与父亲迎面相撞,见父亲手里拿的录取通知书,一把从父亲手里抄了过去,转身回屋,他仔细的是看了又看,兴奋的跳了起来,他被一所市级体育学院录取了,张强高兴到手舞足蹈。张书记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儿子那兴奋劲,问道:“咋样,这回可以出去见方珠了吧。”

张强欣喜若狂地点着头说:“知我者老爸也,我这就去也。”说完,跑出屋子,骑上自行车跟一阵风似的去了收购站。

方珠今天没多少事做,闲来时她翻看着那本没看完的小说‘蔷薇花案件’正当看得入神时,张强兴冲冲的进屋了,方珠却没感觉到,张强见方珠看书时那沉迷的样子,他想给方珠一个惊讶,他悄悄的在方珠对面坐下来,但他憋不住的欢心,还是哈哈的大声一笑,把方珠的思绪正与书境融入,吓得方珠就是一哆嗦,手里的书啪嗒一下子掉在地上。方珠定心一看见是张强,不知啥时坐在对面了,她不高兴的拍着胸脯责怪道:“干啥,来了也不打声招呼,你要吓死我呀。”

“不怕不怕,我的方珠不怕,谁让你看的这么入神呢,我来你都不知道……”张强像哄孩子似的,冲方珠做个滑稽的动作,双手往上一扬说‘投降’。

方珠扑哧一笑,问道:“今,你咋舍得来我们收购站啦?”

“早就想来,找你看你想你啊,可我没有那股勇气呢。”说话时,张强的目光不断的在方珠脸上搜索着爱意的信息。

方珠表情依然,问道:“要这么说,今是有勇气啦,哪来的勇气?”

张强却默不作声的盯着方珠,他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和脸上的笑容。方珠望眼张强,心想,你可有两多月没有来了,今一看,见张强满脸的表情跟开朵花似的,这真是所谓的心花怒放了。方珠预感到,张强考学的事,定是有了好消息,张强是向她来报喜的吗?方珠起身不紧不慢的倒杯水递给张强,问道:“说吧,是不是录取通知书下来了?”

张强瞬时的笑容凝聚了,脖子一伸问道:“方珠你是咋知道的?我爸可是刚刚给我把录取通知书拿回家的。”

“你告诉我的啊。”

“我哪有说?”

“你的脸上分明写着呢,录取通知书。”

张强不由自主的摸下脸,然后嘿嘿一笑说:“聪明人就是这样的啊。”

“你少来这套。说吧,考上哪啦?”

“一所市级体育学院。”

方珠高兴的说:“哦,那太好了,太好了,你的心血没白费,我还一直为你瞎担心呢。”

“哈哈哈哈,方珠,你的担心是对的,我也没成想,我能考上一所大学。你知道吗?我一直不敢来找你,生怕自己不争气考不上,还好,不知我是哪辈子烧高香来着,考题被我赌上好几道大题,庆幸的是分数刚好进入录取线,如果少考几分也就悬了。哈哈,方珠,是不是我有这个命啊。”张强还是兴奋地说着。

方珠坐在一旁看着张强那股兴奋劲,鼓着手掌说道:“恭喜恭喜,不用管命不命的,只要考上大学,就值得庆幸,将来不用与泥土为伴了。”

张强喝口水,又对方珠说:“方珠,我还想告诉你,我在家呆着的这些日子里,我爸没少和我说,如果考不上大学的话,就再也不让我考了,他说我没那个学习的脑瓜,他就让我去接替他管理服装厂的事了,他说四个儿子总得有一个帮她的,将来他也就有指望了。我的三个哥哥他都不咋放心,他说我的三个哥哥干活还行,掌管一摊事业有些难,嫂子们就更不用说了。看得出,我爸他很忧虑。这也是我最怕他的一方面。”张强说到着时,慢慢的消失了笑容。

“你爸那脑瓜,就说咱村有几个人能比得上的,他如果没脑瓜,不会圆滑,不会变通,能当这么多年的大队书记吗?在大多数人眼里能有那么大的威信度吗?”方珠看眼张强,淡淡地说着。

张强笑眯眯的望着方珠,说:“看你说的,我爸被你这么一说,都快成神人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还真没有我爸他办不成的事,包括在县里办事,也是一办一成,我没少听他回家和我妈说过,要不我妈她对我爸咋那么的言听计从呢。就凭我妈的那性格,难。”方珠瞥一眼张强,心中暗道……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