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六十四【原创】  

2017-03-05 18:37:0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方珠把酒杯倒过来,滴酒没剩。这酒的醇香,方珠不等细品,她一饮而尽。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杯酒,这杯酒,在方珠的口中就像喝水一样,只是带着一股热辣的味道,顺着喉咙滚滚流进她的肠胃。紧接着她给各位哥哥挨个满酒,满完后,酒杯一举,说:“来,各位哥哥,小妹敬酒,紧接着这第二杯酒,方珠又是一口干了……”方珠接连干了三杯酒,这时她感到血流在膨胀,脸似被火烤,一种晕飘感悠然而来,但她还依然端着酒杯不放,她环视着在座的各位哥哥们,都怎么不端酒杯,都在直愣愣的看着自己。

方珠用柔美玉指,一指各位的酒杯说:“哥哥们端杯啊,端杯,不带搅人的,全干、全干……”方珠却叫起酒劲来了。这下,她可把酒桌上 喝酒的人都给震住了。从来滴酒不沾的方珠,不喝是不喝,一喝就猛喝,这样喝酒谁受得了啊,再说,这不该是方珠的风格,自顾猛饮。

文斌见此状况,问道:“小妹,你这还叫喝酒吗?”

 表哥端起酒杯,笑着说道;“小妹,你这叫我们哥几个咋跟着喝啊,喝多少是好?像在灌蝲蝲蛄是的……”

方珠看眼二哥,把酒杯往酒桌上一放,说道:“嘚,表哥你别说了,哥哥们随便 随便,有能耐喝的也连干三杯、三杯……”此时的方珠伸着三个玉指,白皙的脸颊,由红晕转黄白,身子倾斜,她一屁股重重的斜坐在板凳上,文斌忙起身一把扶助方珠,说:“小妹,酒不是这样喝的,你这是为何?”

“二哥 我会喝酒了,我这叫喝酒 不?二哥……”方珠昂着头问文斌。

这时的哥几个,见方珠的酒劲是真的上来了,很难受的样子。都劝方珠回屋躺会去,不行的话 去叫个先生过来(农村赤脚医生)打一针。

张强在邻桌一直盯着方珠,看她喝酒的样子,又不能过来劝说心爱的人。直到这时,张强见方珠都喝成这样了,他急忙起身走过来搀扶方珠。这时的方珠感到头昏目眩,脚底无根,身子轻飘,似是浑身火烧,晕晕乎乎的非常难受,想站起来,又站不稳,失去了方向感。她嘴里还不住地说着;‘都说酒能醉人,我今是喝醉了吗?看来 这酒 还真不是个好东西,妹妹我 让哥哥们见笑了、见笑了。张强我醉了吗?’方珠歪着头问张强。

张强也不答话,忙蹲下身去,背起方珠就往邻院的收购站走去。方珠推打着张强的后背,不住地说;‘张强,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让我 自己走……’

张强不知酒醉后的滋味,他顾不上言语,一心想着赶快把心爱的人背到屋里躺下,这样她兴许会好受一些。文斌大步走在前面,推开方珠休息的房门。不等张强把她放下,方珠就要吐,她意识里强忍着自己别吐,可是她太难受了,胸口处的热浪一直往上涌,还是没忍住,没等张强把她放好呢,哇的一下吐了出来,张强躲闪不及,捎带被吐一裤子,张强把方珠放到床上,文斌忙着扶方珠躺好。这时的方珠忍不住、一转头趴在床边又连吐两三次,床上地上都成了她醉酒的战场。张强擦吧擦吧裤子后,转身帮醉晕晕的方珠擦拭下嘴角,以及床单,然后转身去倒水。文斌出去拿扫把,打扫小妹吐出来的食物。

这时的方珠妈,把喝完喜酒的远道亲朋都送走后,她急忙过来看方珠,方珠妈见此情况,她没好气的坐在方珠身边,伸手抚摸下方珠的头,心中不免有些心痛,埋怨道:“丫东丫的,你是喝啥酒,还喝成这样,丢不丢人,这样好受啦?”她转身接过张强手中的水杯,给方珠喂口水,回头看眼文斌,说道:“你们哥几个,今是咋啦?咋灌起你妹妹来了?”

“妈,没人灌,今是文武的大喜之日,这不是哥几个再加上表兄弟们,好不容易都凑到一块了嘛开心,小妹又有这么大的成就,哥几个一高兴,就想庆贺庆贺,多喝两杯是正常的事。谁成想小妹她.......”

方珠不断的来回翻着身子,捶着胸口,方珠妈看着女儿,又是气 又是疼,说道:“方珠可从没喝过酒,你看她这是多难受,这要是喝坏了胃,你个死丫头,不悔才怪呢。”方珠妈指点着方珠。

文斌语气温和的告诉母亲说:“妈,小妹她不会有事的。”

方珠妈看眼文斌,厉色道:“你当哥哥的就应该拦着点,任由她呼喝是咋的?”

“妈,谁拦得住啊?不过,你老也别太担心。”

“不担心是假话,你们几个哪个不是挂在妈心头的肉啊?”

“妈,这我们都知道。”

张强站在旁边看着心爱的方珠那难受劲,真想替她受这份酒罪。

方珠随手拍下身旁的母亲,含糊不清地嘟囔道;“妈 我没多喝,只喝三口 三口,不愿 二哥 他们,不愿 ,是我要喝的,愿我自己。妈,我呀 我,我不 说说了。只见方珠又狠狠的捶两下自己的胸脯。

“文斌,你看方珠想说啥?”

‘妈,小妹没说啥啊。’

 ‘不想 说 说了……。’方珠还在嘟囔着。

方珠妈看眼张强,又急切地问;“张强,你知道方珠想说啥不?”张强望着方珠摇摇头,紧皱下眉头。

“妈,你老 问谁呢,让谁说 谁说 不说,不 说 ......”语无伦次的方珠含糊不清地嘟囔着,折腾着。过会后,便是呼呼大睡了。方珠妈见女儿睡着了,没大耐,方珠妈吩咐道;‘那院酒席都已经吃完了,文斌张强你俩去那院帮着忙活忙活去。’哥俩听母亲吩咐后,去了文武那院。方珠妈见方珠一时半会的醒不了,她回到文武那院。见家人连同庄亲还有不少人没走。方珠妈决定;让他们各个都留下,吃完晚上饺子后再走。方珠妈的挽留使大家开心高兴,大伙开始操持晚饭,众家姐妹都过来伸手包饺子,屋里屋外大人孩子真是喜庆热闹的很那。大家吃过饺子后,又闹了会洞房。才都各自回家。文武的婚事算是完美圆满成婚。

文斌张强跟随母亲来到收购站,推开房门,见方珠还在床上呼呼大睡,方珠妈坐女儿身边,推两下方珠,喊道:“丫头还睡那,醒醒、快醒醒吧,你看都啥时候了。”方珠朦胧中翻个身,母亲再次推方珠一把,她懒懒的伸下腰,揉揉眼睛,见二哥张强和母亲都在身边看着她,她的眼神转向窗外,问道:“咋的,都这么黑啦,我喝多了吗?”娘仨都看着她也不吱声。方珠又问:“妈,三哥那院,得有不少人闹洞房呢吧?”

文斌张强在一旁暗笑,方珠妈把眼一瞪,说道:“你还知道醒那,这都啥时候了,你也不看看几点?这酒是真好喝呀,喝的跟堆烂泥是的,吐张强一身,丫东丫的,真是长出息啦”方珠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先训斥方珠一顿。

方珠抬手看看表,伸下舌头,转向二哥和张强,文斌说:“嫂子和哥他们都想过来看你,我和妈没让他们过来,打发他们都回家了。你没事就好了。”

“喝这点酒还是没事滴,就是觉得脑袋还是有点不舒服。”说着方珠坐起身,拍拍脑瓜子,又看眼张强,说道:“张强,对不起啊,把你衣服给吐脏了,你脱下来吧,让我妈给你洗洗,晒干后在给你送家去。”

张强说:“不用,不碍事。”

方珠妈瞪眼方珠,说道:“不像话,不说自己给张强把衣服洗洗,还好意思说这话……”这会的方珠又被母亲奚落一通,方珠冲二哥扎下眼睛。

张强担心的说:“方珠以后可别再喝酒了,这样喝酒就等于糟蹋身体,你知道不。”

方珠点点头,嗯了一声说: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