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六十七【原创】  

2017-03-31 17:29:0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方珠,望着远去的卡车,回想男孩那一笑的神秘样子,像是似曾相识,是在哪里见过吗?此刻的方珠感到心情有些愉悦,嘴里哼起了邓丽君的歌曲,(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来,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方珠哼着歌,驾驶着小拖拉机开向收购站。

再说玉婷刚到家不一会,急忙找文亮去接方珠,文亮刚刚发动起车,就闻听小拖拉机的哒哒声,他转头一看,见方珠开着小拖拉机已经进了收购站。文亮板着脸把目光转向玉婷,问道:“你不是说,小拖拉机发动不起来了吗,方珠是咋开回来的?”

玉婷望着方珠,有些纳闷地说;“是呀,方珠这是咋弄好的?”

文亮哼一声,道:“就知道回家叫人,咋不帮她想想辙?”说完,他转身走了。

玉婷走向方珠,问道:“方珠这小拖拉机到底是哪的毛病?咱俩可费了好半天的劲,它咋都没着火?”

方珠停好车,从车上跳下来,很是愉悦,她冲玉婷笑了笑,把事情经过简单一说。玉婷点头,随口道:‘奥,怪不得呢,看来今天你是遇到贵人了,刚才你大哥还直埋怨我呢。’

“他埋怨啥,要不是人家老司机帮忙,我就是在想辙,也是没办法的。嫂子,他说他的别跟他计较。我可饿了,得赶紧回家喂肚子。”

玉婷仰头看看这晌午的雨后烈日,说:“走 回家吃饭。”

姑嫂俩离开收购站。向村子走去。暴风聚雨冲刷过后的村庄,显得有些狼藉,家家院门外的那些秧苗枝叶,被暴风雨略过后有些残伤,但街道并没有那么的泥泞,雨后的烈日蒸腾着地面,犹如股股热浪拂面,方珠弯腰采取一家门前的几片南瓜叶,随手递给玉婷两片叶子,说:“嫂子把它顶头上,多少能管点凉快。”

玉婷接过南瓜叶笑了笑,看眼方珠,瞬时也顶在头上,说道:“这可成笑话了,窝瓜(南瓜的意思)叶子底下,有两个会走的大窝瓜……”

方珠呵呵一笑说:“我才不管是啥窝瓜呢,只要凉快就中。”

“说的也是。我说、方珠咱们下午的活可不少那,俩车芦苇都得翻晒,还有被大风刮的满院的芦苇皮子都要清理出去。”

方珠头顶两片南瓜叶,目视着前方说:“是啊,这大热的天,够咱们几个干半天的。嫂子今傍晚,咱们回家时,趁着苇皮湿乎,得给仨鼻眼大妈拉回来一车苇皮,我看她家门口就剩下一小堆柴火底了,也就能烧几天的。”

“那还不中,记着点就是了……”姑嫂俩一路说说笑笑到家了。方珠妈早把饭菜摆上餐桌,手拿一把芭蕉扇,慢悠悠的来回扇着饭菜,怕是苍蝇来餐食。方珠进屋先换身干净衣服,一件白色短袖小衫,一条亚青色裤子,换好后洗把手,不管不顾的坐下就吃。蒸馒头 小米粥 两碗肉炖豆角土豆粉条,两盘凉拌黄瓜。方珠妈在一旁用芭蕉扇拍下方珠脑袋,说:“等会中不?孩子和姥姥还没来那,今这街道不好走,你大哥去接那娘俩了,这会快到了。”

方珠咬口馒头,看眼母亲说:“妈,今早我还没吃啥呢,我先吃几口。”

方珠妈给女儿扇着风,说;‘你就是嘴急,等会饿不坏你。’

玉婷换好衣服出来说:“妈,你老就让方珠先吃吧,她早就饿了,都是一家人,哪有那么多的礼。”正说着呢,文亮抱着儿子后跟着丈母娘进院了,来到堂屋。方珠嘴里吃着馒头,微笑着说道;‘大妈快、快坐下吃饭,没等你老来我就先吃上了,我这是不是有点不像话了。’

 “侄女你吃你吃,饿就吃,一家人哪有那些说道啊。”姥姥说着。

‘嘿嘿,还是大妈好,小东西快坐姑姑身边来。’

方珠妈拽过孙子抱上坐,对方珠说;“你不是早饿了吗,吃你的。”方珠冲小侄子扮相鬼脸,用手堆下鼻子。小元稹也顽皮的学着姑姑样子耍着鬼脸,不顾吃饭。方珠妈瞪眼方珠,有些烦气地说;‘不好好吃你的饭,咋还逗孩子,我看你是吃饱了吧?’

“小东西,姑姑吃饱没呀?”

“还没那。”童真的声音好甘甜。

“就是啊,还是小东西说得对。”饭桌上的方珠和小侄子总是有着欣然的话题。

姥姥吃着饭说;‘今上午这暴天闹得,我尽顾在屋里看孩子了,你俩的窗户我忘了关,雨水都泼进屋了。’

玉婷说:“妈,屋里进点雨水就进点,等晚上我和文亮回去再收拾,你老不用着急。”

方珠对母亲说;“妈,你老下午帮着我大妈给大哥大嫂的屋子收拾一下去,下午二哥二嫂要是回来的晚,收购站的活可够我们三个干得。”

方珠妈看眼方珠,说:“你们忙你们的去,家里这点活用不着你操心。”

 玉婷对婆婆说;“妈,我和文亮晚上回家后,再去收拾就中。”

“妈下午没事,给咱们收拾就收拾去呗,咱妈能干,你又不是不知道,话又说回来了啊、妈,你老歇着干,可别累着。”文亮半开玩笑的对母亲说着。

“你妈再能干,这岁数可是不饶我们了。”姥姥在一旁搭着话。

方珠放下碗筷,嘻笑地说:“大妈,这条不可抗老的路,谁也是躲不过去滴。”

“侄女,啥路?”姥姥梳着耳朵问。

方珠妈说:“大嫂,不用理她,她那用不着的话多着呢。”

文亮玉婷相互对视一眼,看眼方珠,文亮笑着说;‘不用管啥路,我们吃完了吧,吃完就得开拔走路。’

姥姥望着文亮他三人离去的背影,她笑着对方珠妈说:“孩子他奶,你这几个孩子,我是看哪个哪个都喜欢。”

“大嫂,这几个孩子没少让我劳心……。”

话说下午,文武淑荣也回来了,几个年轻人,忙活了小半天才把院子里的活忙乎完,忙完活后,文武文亮装好一车苇皮,给仨鼻眼大妈拉回家,帮着老太太垛好,才进家吃晚饭。

方珠妈见两个儿子到家后,忙上前问:“给你大妈把苇皮子垛好没有?”

文武顺手从盆架上拿过毛巾,擦把脸,说:“妈,这点活你老就不用操心了,只要仨鼻眼大妈缺啥少啥,你老告诉我们一声,就中了。”

文亮洗着手也应声说:“妈,文武说的对,你老只管放心。”

此时,玉婷淑荣摆好晚饭喊着吃饭,方珠接来小元稹和他姥姥,齐全的一大家人,坐满满的一大桌子,吃饭时也是很有气氛的,你一言他一语的,孩子也是一个活话题。

吃过晚饭后,玉婷淑荣收拾好碗筷,随之各自回家,剩下母女俩,方珠妈端来一盆温水,叫方珠帮她擦擦后背,方珠不紧不慢的帮母亲擦着后背。方珠妈回头问方珠:‘丫头,我问你,张强这试考的,考啥样啊?考完也有些天了吧,咋还没见他来咱家那?再说,不来咱家就不来,那他到收购站找你去着吗?’

“没有,妈 他不来就不来,不来咱家,有他不来的原因,到时他会来的。”

“那得等到哪时来啊?我还想给他做顿好饭吃那。我看不中,明 你把他叫咱家来吃顿饭,就说是我说的。这个小王八羔子,既然考完试了,咋还不来了。”

“我不去,你老也不用惦记着这码事。”

“咋,你俩闹别扭啦?”

“他不来,我不去的,谁跟谁去闹别扭。妈,我可告诉你老,你老可别去他家叫他,不然我就真要闹别扭了,再说了,你老也别一天到晚的瞎琢磨。”方珠漫无经心地说着。

方珠妈把身子一扭,躲开方珠,脸一撂,说道......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