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六十五【原创】  

2017-03-11 12:52:2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方珠点点头,嗯了一声道:“知道了,张强你也回家吧,今晚不早了,让二哥送你去。”

“不用,骑车子一会就到家。”张强说着,望眼文斌母子。

方珠妈看眼方珠,说道:“张强别听她的,多呆会,平时学习紧,也没空回来。

 “妈,说啥呢?正因为张强学习紧,不怎么回家,我才叫他早点回去的,多温习温习功课是正事,张强你回吧。”方珠温和的语言,往外摆着手。张强本想多呆会,看来还呆不成了。

文斌见此,说道:“等高考完以后,张强有的是时间来家呆着,到那时张强你就轻松了。”

张强会意一笑站起身,说:“二哥说得对,好吧,就这样,我先回去。”哥俩说着往外就走,方珠妈也送了出去,送走张强后,方珠妈回屋睨视着方珠。文斌进屋后又坐回原位,看眼母亲,说道:“妈,过两天我也得回学校去啦,只请几天假。”

方珠妈转向文斌,说道:“走吧,你是公家人,身不由己。文斌那,等下次回家时,把妈儿媳领回来,让家里人都看看,过后你们也好结婚。”

 “妈,给你们领回来看看可以,可我们还不想结婚。”

方珠妈听到这话口,她的脸随即就撂了下来,问道:“是你不愿结婚,还是她不愿结?文斌我可告诉你,文武可都结婚了。妈也早和你说过,这大城市丫头难处,她不想结婚你就得随着是不是?”

“妈,不是那么回事,是我不想结婚,我还想考研那,我俩商量好,等我读完研究生,在结婚也不迟。”

方珠妈有些急了,问道:“你说啥?是你不愿结婚,你要是考不上呢,咋办?再说了,等你读完研究生在结婚,到那时你都多大啦,你也不想想?”

方珠看眼母亲插话道:“妈,你老别是事不弄清楚前就先下结论,你老一天到晚的,老想着给这个结婚,给那个结婚的,你老的脑子里想点别的行不?”

方珠妈斜眼女儿,说道:“你别跟着添乱。文斌啊,你可别耽误妈抱孙子……”

方珠转向文斌,说道:“二哥,别听妈的,妈就知道抱孙子抱孙子,纯属一个庄稼老太太见识。”

“你还别这样说你妈,庄稼老太太咋啦?你也一样,等张强毕业后,无论是考上大学,还是考不上大学,过一年半载的,你也得给我赶紧的结婚去,张强他爸爸也说过,和我想法一样。”

方珠听母亲这么一说,她并没气,反而笑嘻嘻的对母亲说:“结婚这事嘛,我说句你老不爱听的话,你们老人家可就说不算了,我还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好。”

方珠妈一听方珠这话说的,可就不依心了,用手指点下方珠,说:“你看啥?我可先告诉你,别给你妈玩那悬的,你们几个无论是谁都不能做对不起人家的事。你们几个都早点结婚,妈是早点省心。”

“你老还有啥不省心的呢?再说了,又有啥对起对不起的一说啊,又没有谁写给谁,在我这里,人生都有不断选择的权力,包括个人问题……,没有确定的规矩。”方珠反驳地说着。

 方珠妈没好脸色地对方珠说道:“就你不听话,你妈只知道做人要厚道,做事要摸摸自己的良心做。你也别跟我说你的那些歪理,我不懂,也不想听。”方珠妈很不耐听方珠说的那些话。

“我也没想让你老懂,不爱听你老别听。”方珠漫无表情地回答着母亲。

文斌在一旁见母亲和小妹话赶话的要僵持,他劝着母亲说:“妈,好了,我们都知道你老辛苦不易,想早点省心,我回去和你老未来的儿媳商量商量,尽快结婚还不行吗?”

“唉,这话说的还像话。”

“妈,你老也不用管小妹的事,她做事是最有分寸的。你老还不知道她吗?”

方珠妈看眼文斌说:“我知道她啥?我就知道她的胆子比人都大。”

方珠下床,穿上鞋看眼母亲,对二哥说:“这嗑就没法唠,都听你老的行了吧?回家睡觉去。”

“妈,是不早了,咱们是该回家了。”文斌附和着。方珠妈没言语,用力地指下方珠的后背。母子三人走出房间,方珠顺便喊声看门的大爷方荣,把大门关好。母子三人离开收购站。

两天后文斌回了省城,方珠家里一切回归正常,老宅剩下母女二人住着。文武让母亲和小妹都搬到收购站这边来,与他们一起住,省得一天到晚的两头跑,来回往返也有六七里路呢。可是方珠妈就是不同意搬,她说这样两头跑着显得更亲近。方珠妈之所以这样说,是有所顾虑的,她担心方珠与淑荣的关系,淑荣可不比玉婷有涵养。方珠有时任性,到时小姑与嫂子闹僵了,说谁都不好,这样两头住着,总比每天寸步不离强。文武没有说动母亲,最后只好随了母亲的意愿。方珠也是舍不得离开老宅,虽然只剩下母女二人住着,但她总能感觉得到,有以前爸爸在世的那种气息……

就这样转眼到了炎热的酷夏,夏日的农村景色,田间地头很是优美,道路两旁枝叶油绿茂密,野花丛生,成片的茫茫绿野,甚是美丽。闷热的酷夏,青蛙、知了,更是不停的唱着它们那动听闹人的歌鸣。

今早的天气阴沉闷热,方珠站在窗前,手拿折页扇,望着早上陆续来交苇链的人群,看着急赶来上班的员工,她有些心满意足。这是她的立志成绩,她真的把收购站点给经营起来了,还经营得有声有色。她慢慢摇动着折页扇,思绪万千,下一步她该怎么办?她不得不考虑到她的将来……。十九岁的方珠,每每想到这时,她总是忧心忡忡。

玉婷看天气不好,走进办公室与方珠商量去买苫布的事,以防被雨淋湿新买来的那两车芦苇。方珠点点头说:“嫂子,我大哥你俩赶快去镇上买吧,今这天有雨气。”

“你大哥开车去外贸送货了,得会才能回来。文武淑荣他俩,这天咋还出门啦?”

方珠放下手中的折页扇,说;‘二哥二嫂出门时,这天还没这么阴沉呢。这样吧,走咱姐俩去买。’

玉婷担心地问道:“方珠你刚会开这小拖拉机才几天啊,你中吗?”

“什么叫中吗,开这小拖拉机,没问题,只要心稳就中,嫂子你哪天也学着开会它。”姐俩说着走出办公室,发动起小拖拉机直奔镇上。玉婷坐在拖拉机后斗上,颇感稳定,坐着坐着,她想起事来,贴近方珠大声问道;“方珠,我有件事不明白,一直想问你。”

“啥事,嫂子你说。”

“张强自从高考完后,这都几天了,他咋一直没来咱家啊,你俩咋啦?”

方珠边开车,边回答说:“谁知道。”

“你咋还不知道,方珠不是嫂子说你,你得去看看他,是没考好咋的。这样下去不是事,他不来,你也不去问的,恐怕不好吧?”

“嫂子这个心你就别操啦,那是还没到时候,到时候了,他必会来咱家。”

“这咋说呢,真不知你们俩心里是咋想的。”

方珠笑了笑说:“嫂子,有些事是不能急于要结果的。到市场了,嫂子我们去买苫布。”方珠话题一转换,把小拖拉机拐进市场,靠边停好。

玉婷跳下车,随方珠直奔苫布摊位,她心里可没想买苫布的事,她想的是方珠刚才说的那些话,这算是一对热恋中的年轻人吗?热恋中的人儿,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自己也有过这种体会啊,可这两人是怎么回事……

 方珠走到苫布摊位前问价,也不见嫂子帮腔说和,她回头看眼玉婷,问道:“嫂子你说咱得多少钱一块才能接受?”

玉婷这才想起来帮腔砍价,方珠决定买十块苫布,姑嫂俩一唱一和的很是自然,商家把价位让到了最低。姑嫂俩装上苫布返回,这时天气风起云动,大块大块的蘑菇云,在天空翻滚旋转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1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