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六十三【原创】  

2017-02-28 16:56:1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命运何去何从)

文斌挠挠头说:“小妹这是无师自通啊!”

 “二哥,你家小妹可不经夸呦......。”哥俩活跃在说笑中,都忘记了时间。

文武跟嫂子们把自己新房布置好后,方珠妈领着小元稹 身边还跟着两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走进新房。这三个孩子今晚是要和文武一起睡的,这是一种民间风俗,是来为新人压炕头的一个说法,至于说法各异。文武看眼小侄子,对母亲说;“妈,小元稹夜间哭闹,可咋办?

方珠妈抚摸着小元稹的头说;“元稹乖着呢,他姥姥说一觉能睡到大天亮。文武转身抓把糖块扔给三个孩子。

小元稹手里包着糖块,抬头望着文武说;‘二叔,我乖我不闹。’

“好好好,好侄子,先让奶奶哄你们睡觉,二叔先出去一会。”文武转向母亲说,去邻院看看二哥和方珠去。方珠妈有些不快,往外摆下手对文武说:“去吧,叫他们快过来,这都啥时候了,这哥俩连个早晚都不知道,真叫是不懂事.......”

文武来到邻院收购站,这时文斌 方珠还在说说笑笑呢。文武推门走进办公室,满脸的幸福样,他进门便问:“咋的,你哥俩还聊呢,聊啥大道理呢?聊得这么起劲,明天可是我的大喜日子了,你哥俩可倒好,在这猫着躲清静,也不出去帮我忙活忙活布置一下新房,也不看看布置的咋样啦。”

文斌、方珠一听文武这话头,先是一怔,随即哥三便是相对开笑。

文斌笑着说:“三弟你要怪,就怪二哥吧,是二哥拉着小妹到这院来聊天的。”

文武挥下手说:“二哥这话说哪去了,扯远了啊、远了......。”说着,他拿起水杯刚要倒杯水喝,被方珠一手夺了过去,方珠抄起暖壶倒杯水递给文武,说:“请慢用,新郎官,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小妹不好,没跟三哥去布置新房……。”

文武,文斌望着方珠满口的歉意,一脸的调皮相,文斌在一旁暗笑,文武指点着方珠说;‘嘚嘚嘚,说你鬼,有时你还不耐听,我咋就摊上这么个鬼妹那,你呀你就是个机灵鬼……’

方珠把那俊俏的脸一绷,接过文武的话茬说道;“那就是透灵陂呗,小精豆子不吃亏?”说完,终归没忍住她那银铃般的笑声。两个哥哥望着眼前的这个俏皮的小妹也不禁失笑出声。方珠抬手擦去笑泪,又看眼三哥给她买的那块上海坤式小表说:“呦,真不早了,都快十二点啦,咱哥仨快回吧。”说着,他三人走出办公室,跟随文武去看他布置好的新房。进屋见三个孩子在母亲的陪护下,早已进入梦香。母亲站起身对文武说;‘他们都睡沉了,时候不早了,你也睡吧,明早还得早起,我们娘仨也回了。’

“那好,妈 你们路上小心。”

 方珠妈往回摆摆手说;‘知道啦,去睡吧。’方珠妈在一双儿女的陪伴下,他们往老宅院走去。老宅院距离文武住处还要走上三四里路,这夜深人静时,时而有几声犬吠,村庄是那么的黑茫茫,又是那么的静,这给寂静的深夜增添了几分神秘感。他们只听到三个人急匆匆的脚步声,娘仨快进村口时,忽觉有隐隐约约的哭声,母子三人越走嚎哭声越近,等他们拐进老宅街道时,就听这哭声是从老宅那面传来的,娘仨紧步快走到老宅家门前,就见邻居三鼻眼家灯光通明,不时的传出女人的嚎啕声,伴随有嘈杂的脚步声。

 ‘这是不是谁不好了?’文斌没干直说地问母亲。

方珠是从听到第一声哭声起,她是一路的心惊,她有些惊恐地问道:“妈,你们听,可能是三鼻眼大爷没啦,是大妈的哭声,咱们还去看看不?”

“那还用说,得去。方珠你胆小害怕看哪有死人的,你先家去吧,我们娘俩去那院看看你大妈去,看看用人不……”方珠妈嘴里叨咕着,转身与文斌往三鼻眼家走去。

方珠头发根都要立起来了,急跑几步,进屋赶紧的把灯打开,听着邻院老太太传来的凄悲声声,这个深夜令她心寒胆战,方珠白天时,敢去父亲坟前坐上半天唠叨唠叨心事,但她不敢去看哪一家有人死的场面,那场面太让人揪心,让人悲痛。她忙上炕猫躺在被窝里,不敢闭灯,死亡对她来说,是个最残酷的事实,是活着人的痛苦悲伤,人活着好好的突然就离亲人而去,真是揪心的狠。常听老人们说,人是有鬼魂的,来无影去无踪,等等之类的话题。方珠猫在被窝里一阵胡思乱想,辗转反侧难入睡,脑海里不停的出现三鼻眼平日里所作所为的场面;三鼻眼这人的一生,他让好人感到无奈,他对强硬的人低三下四,对待自己老伴他是人上人……。

哭声渐渐的听不到了,方珠也上来困意,刚打盹时,方珠妈和文斌回来了,文斌对母亲说,他先回屋躺会,方珠妈点下头,随后敲敲被方珠倒插的屋门,方珠听到母亲敲门声,她从被窝钻出来,揉下眼睛,忙下炕给母亲开门,母亲进屋后就上炕了,方珠看着母亲上炕时疲惫的样子,那是种无奈的感觉。方珠又上炕躺下,问道:“妈,大妈那院完事啦?”

“是啊,完事啦,帮你大妈忙活完那个死老爷子的后事,你大妈就打发我们娘俩赶紧回家了,你大妈说,等会天大亮时,把死老爷子拉去火化,火化完后,就埋坟地去了,不用往家拉。”方珠妈说着,张口打个哈哧。

“这么快?”

“是呀,你大妈这一辈子人活的呀,从来没自己做过主,啥事都得听那个死老伴的,可说是她活到现在就办这么一件事,是自己说算做主的事,这事办的真叫果断……。只留下几个能帮得上忙的人,其余的人她都让回家了,她说这就很感谢大伙了。这话又说回来,也没去多少人跟着忙活。你大妈这大把年纪了,真是叫人可怜那……。”

“嗯,也是啊。妈,三鼻眼大爷得啥病?死的这么快,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呢吗?”

“听你大妈说,昨晚吃完晚饭后,闹着心口痛 不舒服 憋得慌,不一会看样子就挺不住是的,你大妈急忙出去找人,没成想回来时,他人就死了。他这么一死,说句不好听的话,对他自己是件好事,没受到啥罪,对你大妈来说,也算中啦,他最后没有耨浸人……”

“嗯 嗯,妈你老先睡会吧。”

“这天都蒙蒙亮了,还睡啥,一会就得去你二哥那头忙活啦。”方珠妈说着。

方珠伸个懒腰,嘴里叨咕道:“这一宿闹得,谁都没睡。”方珠说起就起,她起身梳洗打扮一番后,天已大亮,方珠妈母子三人回到文武那院。文武大喜之日,屋里屋外那个喜庆呀,大门两侧贴着喜结良缘的吉庆对联,大门上贴着大红喜字,迎亲的鞭炮齐鸣,成行的自行车队伍,甚是浩荡,美丽的亲娘淑荣在兄弟姐妹和亲戚朋友的陪伴下,被文武迎娶到家。喜庆的场景,亲朋满座,各个喜笑颜开。酒席喜庆热闹......。

方珠被表哥拽到哥兄弟们的酒桌上去了,哥几个都敬方珠酒,表哥们说;今天是你三哥大喜之日,再加上你把买卖做这么大,连我们这些当哥的都不如你……

“表哥你们可别这样说,没有哥嫂们在左右,哪有我的今天呢!我的哥哥们,我可不会喝酒,还是饶了我吧。”

表哥说:“方珠,今 你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你是咋着也说不过去滴,这都是喜酒……”

方珠看眼二哥,文斌说:“小妹你多少喝点,意思意思就行。”方珠在兄长们的调侃下,又看看文斌,方珠推不过了。她微笑着站起身,看看倒满酒的杯子,犹豫片刻,端起酒杯与哥哥们一起碰杯,一杯酒一饮而尽,干了。哥几个这下可都看傻眼了,表哥问:“一口干是咋的?”

方珠点点头,把酒杯一倒滴酒没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