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四十八【原创】  

2016-08-24 10:36:2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四十八】

淑华起身就走。文武紧追一句说;“在外面多留个心眼。”

淑华回手拍拍文武肩头说;“知道啦,兄弟。”淑华骑上自行车走了。这一走,转眼就是几个月过去了,一直没有听到淑华的消息。淑华的家人每天牵肠挂肚地祈盼着淑华早点回家。

再说方珠中考,报考县师范后被录取,不多日下来通知书,来通知书那天,方珠从大队部拿到后,她连进家都有没进,直接跑去墓地。到墓地后,她瞭望下荒野的墓地,杂草丛生。方珠踏过草丛来到父亲坟前,她不由得双漆跪下,泪水夺眶而出,她再也控制不住这快一年来,想念爸爸的心情和痛心之感。方珠跪地嚎啕大哭。哭过后,她抹去眼泪。把录取通知书打开,口中念着被录取的通知,念完后,她又磕了四个头。蹲在地上,从衣兜里掏出火柴点燃通知书。苦涩的抿嘴笑了一下说道:“爸爸,我今年考上了县师范,闺女方珠给您报喜来了,您见到通知书后,一定要开心高兴......”

方珠望着录取通知燃烬成灰。她思索片刻说道:“爸,也许闺女会让您失望了我的学业,但不会让您失望闺女的人生志向。您就保佑闺女吧。”方珠说到这时,嘴角微微往下撇了撇,泪水盈满眼眶。“爸,方珠深知三哥和妈妈她们支撑这个家是有多艰辛。如果方珠在继续上学,三哥和妈妈更是难上加难,那种困苦就不光是三哥和妈妈,而是我们一大家人的困苦,所以我要帮家里度过这困难时期。方珠希望得到家人的理解我,爸爸的保佑。”方珠叨咕完,站起身,深深的向父亲坟头鞠了一躬。然后,擦干泪水,步履轻盈的跑回家。

方珠按说是个该读高中的拔尖生,她却报考个县师范,县师范考上了,她又把通知书拿到父亲坟前烧毁,就连个县师范她都不想在读了。她不和家人商量,私自决定了年少的花季人生。决定不在上学。贫穷的生活,对这个颇有些思想见地的年少方珠实在是冲击太大了。

那天文武下地回家,快到自家门口时,迎面走来史进生。史进生早已当上了村长。他正要到大队部去。文武骑车到近前,一脚点地把自行车停下来。史进生笑呵呵地抢先问道:“文武这两天高兴了吧,方珠来了录取通知书。”

文武听史进生这么一问,心里一愣;“啥话?进生哥,你说啥录取通知书?”

“方珠的录取通知书啊,这么大的好事,还想满你进声哥不成吗?文武你小子的。”

“进生哥,方珠真的来录取通知书啦,你没骗我?”显然文武是既高兴又有点突然。

 “瞧瞧,我咋还会骗你呢,我还觉得纳闷呢,近日方珠天天来大队部看有没有她的信件。前两天邮递员送来的信件和报纸中,还真有一份方珠信件,那是由我亲手转交给方珠的。那可是县师范来的录取通知书奥。”

“你说是前两天,怎么可能?”

“就是前两天啊。”

文武一听这话,他顾不得和史进生掰扯细问。他急忙推起自行车回家,进院门后就直冲方珠和母亲的房间。方珠正坐在炕上背靠着墙,在看二哥文斌从学校拿回来的,上学期的大学课本。文武进屋后,二话不说,一把夺过方珠手中的书,一脸的严肃,随后伸出另一只手,说道:“拿来,拿出来看看。”

方珠见三哥这架势,用莫名的眼神看着三哥说:“啥拿来?不明白。”

“你是真以为你三哥好糊弄是吧?把通知书拿出来。”文武抬高了两倍的嗓门。

方珠却咯咯的一笑说道:“我还以为是啥呢,干啥要这么严肃。好三哥,把书还给我。”说着,方珠伸手去抢书。

文武把书往身后一背,瞬时也被妹妹咯咯的笑声溶解许多,但他依然伸着那只手要看通知书。

方珠明白,自从进声哥手里接过录取通知书那天起,早晚都得让家人知道,这事是瞒不了多久的,甚至是全村人都得知道,那是关乎到她的学业,她的前程。她不拿出来,是没有理由的,也是说不通的。可她拿啥出来给三哥看呢。方珠想到这,她好言好语的先安顿一下三哥后,说道:“三哥我拿不出来了。”

“为啥拿不出来?”

“那张纸,已经化成了灰。”

“你说啥,再说一遍?”文武瞪大了眼睛。

“我说那张纸,已经被我烧成灰了,现在连灰都不存在了。”

“那张纸,你竟然把录取通知书说成是一张纸,还烧了,你说疯话呢吧?”文武可真急眼啦。

“三哥,我没说疯话,我在爸坟前把那张纸给烧了,不信你就去看。”方珠依然平静地回答着文武。

文武把手中的书往地上狠狠的一摔,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腔男儿热血暴怒了。文武每天那满心的欢喜,满心的希望终被妹妹烧成灰烬。此时文武失去以往的常态,一把手就把方珠从炕上拽到地下,手叉着腰,脖子梗梗着,口中骂道:“你个小死丫子、真是个小死丫子,你真是有主意啦,我看今不打你,你就不知道你是谁了……”方珠依然的不反驳,赤着脚站在地上,用她那双聪慧的眼神望着文武。

方珠妈收拾着院中的鸡圈,听到屋里的文武不是用好的声音在吼叫,这可是文武从来没有过的声音。她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跑进屋里,只见文武手叉腰,横脖子瞪眼的,站在方珠近前在大声的吼,方珠一动不动地望着三哥。方珠妈进屋就傻眼了,她急忙上前拽开文武,问道:“这是炸啥,炸啥呢?文武你可不像话了,你还有个当哥哥的样没有?”

文武气堵着脖子,回头对母亲说:“你老让她自己说,通知书哪去了,她这不是疯了,是啥?”

方珠妈听得糊里糊涂地转向方珠问道:“丫头,啥通知书?让你三哥发这么大的火脾气,出啥事啦?”

方珠平静地对母亲说:“妈,我说了,你老也别生气。”

方珠妈焦急地问:“你就快说呀,啥事?”

 “我把师范录取通知书给烧啦。”

方珠妈侧耳又问:“你说啥?”

“我说我把县师范录取通知书给烧啦。”方珠重复着。

“妈 你看,她小小的人是不是疯了。尽然把录取通知书拿到我爸坟上给烧了。”文武脸涨脖子粗地说着,指点着方珠;“可惜呀、可惜,可惜我们对你的一片心意,真叫人心寒到底了。”说完,文武气的一跺脚转身走了。

方珠妈这才听明白,文武为啥发那么大的火爆脾气。方珠妈上前两步,到女儿面前,咬着牙,用力地点着方珠的脑门说:“你个死丫头,你呀你,叫妈说你啥是好呢。在我不想让你上学时,你知道你三哥是咋和我说的吗?他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读大学,你三哥对你是抱有多大的希望啊,再说你对得起你死去的爸爸不?我看你今后咋办,干啥去?”

方珠被母亲用力点的脑门,她身子轻轻的往后倒退一步,眼神直呆呆地说:“妈,我知道三哥的心思,我对不起三哥对我的期望。我谁都对不起,就连我自己也对不起。中了吧……”说着,方珠蹲下身,默默的把书从地上拾起。方珠妈望着女儿长叹一声说;‘你真是我们的活姑奶奶,随你便吧。’说完,方珠妈走出屋。

到了晚上,文武把哥嫂叫了过来,文亮玉婷抱着孩子来到家中。方珠见到可爱的小侄子,立马接了过去。母亲在一旁逗着孙子。一家人都聚齐了,文武把方珠烧‘录取通知书’的事一说。文亮玉婷瞬时都傻眼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