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四十五【原创】  

2016-08-02 11:31:3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四十五】

方珠卖完鸡点过钱,高兴地往家返,可高兴归高兴,但她仍感到这钱来的沉重。一路上她很小心不时的摸下衣兜。她在想母亲为什么要让她到集市来卖鸡?真的是因为这鸡不下蛋的原因吗?还是因为她要了学费钱。方珠一路想,一路四下瞭望;这空旷光秃的冬季田野,还存有上一场积雪的残留。空气新鲜寒冷而刺骨。道路两旁那光秃的枝杈上,麻雀时而在枝上叽叽喳喳欢快地高亢。有时也会遇见来去赶集的风关村人,他们都想用自行车带她回家, 方珠说啥也不用,原因很简单,她连跑带走这样身子不会寒冷。她瞭望一下远处的村庄,脚步更加快捷,没多长时间方珠到家了。

方珠妈还在院子手搓玉米,见女儿双手空空回来,心中暗喜。这丫头果真把老母鸡给卖掉了。

方珠走近母亲,蹲在母亲身旁,从衣兜里掏出卖鸡钱。方珠妈看了看女儿,接过钱数数,一只母鸡卖了四块六,母亲也没问一下方珠卖鸡的过程,她脸上仍无表情,抽出几毛钱后又递给方珠,说到:“丫头给你的,明去交学费。”

方珠从母亲手里接过钱后,她没话可说,只是低头和母亲一起搓玉米。可她心里在想,这是用一只老母鸡给自己换来的学费,让她感到生活的艰辛,母亲的不易。这只母鸡可是母亲用它来下蛋换取日常生活零花钱的源头,母亲为了让她交上学费净割舍一只母鸡,就等于减少了母亲的一个财路。方珠想到这鼻子又酸了。

母亲看眼方珠夺过她手中的玉米棒子说:“丫头你不冷吗?用不着你搓这点玉米,回屋去暖和暖和。”

方珠望着母亲,穿着爸爸冬季用来御寒的那件破旧皮大衣。方珠有些哀伤。

方珠妈见方珠还没起身,她不耐烦地又说句,“还在这愣个啥。”

方珠这才起身回屋。方珠妈何尝没有看出女儿的心事,她又何尝不心酸不疼爱自己的孩子,是生活让她麻木了吗......

时间流逝着岁月,开春的暖阳普照大地,给大地带来生机,葱绿的禾苗在一场春雨滋润下格外的青绿。

文武吃过早饭后,想想地里的活,该去铲草了。他和母亲打声招呼后,拿起锄头骑车去地里干活。等他铲完草已经接近中午,站在地头伸伸腰,看着自家的几亩田地,禾苗长势颇好。他又望向无际的田间葱绿,仍感惆怅。他在想这些农作物太不值钱了,光指着这几亩的农作物,得几年才能把欠债还清。做点啥买卖才能尽快地赚钱。文武的脑子里每天旋转着一个‘钱’字。他有时也在想淑华和他一般大,人家活得每天够潇洒,不愁吃喝,家庭条件不错,前二年就有人上门给他说媳妇。回头又想想自己,喜欢一个心上人都不敢向人家表白,不是自己懦弱而是没有资本和人家姑娘说喜欢的条件。文武在田间地头漫无边际的想着……

淑华姐姐淑荣骑着崭新的二八飞鸽牌自行车来到田间,路过文武家的地头,见文武手拄锄头伫立地头发呆的样子,淑荣下了自行车,大声招呼道:“嘿,干啥呢?”

文武心中一惊,回头见不远处道路上是淑荣在树荫下和他说话,他随口道:“没干啥,耪完地,歇会。”

“奥,你咋还愣在那里,这都晌午了,该回家吃饭了。”

 “你干啥来了?”

“我爸说麦地快该浇二水了,叫我来看看这场小雨过后管不管用。”

“奥,多少管点用,再过俩天浇水也中。”

“我看也是,你回家不?”

“回家。”说着文武去推他的自行车和淑荣一起回家。文武骑上自行车后就问;淑华呢?咋没叫他来。

“没在家。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一个跳墙挂不住耳朵的主,他说话办事没准。他明明没来过他敢说来过,我家老爷子可不信他那套,这不今又去县城了。”

“去县城,干啥去了?”

“谁知道啊,每天鬼迷三道的,说他也没用。嘿,近日你咋不去我家了?”

“忙啊,哪有时间去你家,我和淑华比不起。”文武说着,眼神不断的瞟向淑荣,淑荣在文武眼里就是一朵含苞欲放的花儿。盈满娇丽,芳香怡人。

淑荣转头看眼文武说;“淑华有你一半懂事理就好了。”

“一人一命,我看淑华是命好,上有父亲支撑里外,还有个姐姐帮着干地里活。你说他不去外头跑,他干啥去?”

“呵,要你这么一说,他到处浪荡没个正经是做,还对啦?”

“我没说有多对,至少他活的轻松,哪像我啊。”

“你咋啦,你很好啊,年轻轻的家里家外挑大梁,有多少人都在夸奖你知道不?”

“快的了吧,那是你说的。”

“真的。”

“哼,你净捡好话给我听,谁信?这就是我的命。不说这些了,没劲。”文武说到自己总是觉得心不达意,意不达心。他话题一转,问道;“淑华前段时间,巧嘴婆又给他提亲了吧?”

“你咋知道的?”

“我俩谁跟谁啊,他告诉我的,没成。他说连看都没看,看样子他还挺没好气的。”

“你没问他啥原因?”

“问了,他说不说得好,也就没说。”

淑荣的自行车减慢速度。侧过头对文武说:“那家人说,得给她哥换亲。你说这都啥年代了,哪还有换亲这一说啊?巧嘴婆倒好把她们哥俩夸了个够。巧嘴婆还说;这样一来一去,淑华有了媳妇,我也找着了婆家,是个两全其美的事。有大姑姐在家不嫁,弟弟说媳妇有的姑娘家也是要考虑考虑的。真她妈的巧嘴婆都快要把我给气死了。”

“还有这事?这不是胡来吗。”

“可不是,巧嘴婆说,那小伙要不是他家穷,人家也早就说上媳妇了。让你说说,他们这都是啥思想逻辑啊?光说这么好那么好的。既然好,咋还不好说媳妇呢?难道就是因为家里困难不成?”

“也许是吧。”

淑荣斜眼文武没好气地说:“什么也许是吧。再说了,我没觉得因为我这个做姐姐不出嫁,弟弟就不好说媳妇,有这一说吗?还好淑华也不赞同这样做。”淑荣的表情很无奈,找婆家对淑荣来说也很难,高不成低不就。

文武听着淑荣前后说起的缘由,他模棱两可地说:“她哥不好说媳妇,也许是出于穷。俗话说的好,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我深有体会。至于姐姐不出嫁,弟弟就不好说媳妇,这纯属于扯淡”

淑荣听完文武说的这些话,多少有点开心,但还是有不解之处,她反问道:“这话怎么说,有那么严重吗?文武我看你是把它说重了。”

“没说重,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一点都没错。”

“真的吗?”淑荣用半相半疑的目光看着文武。

文武目视前方说道:“我给你说个最简单例子,前些日子方珠向我妈要根铅笔钱,一根铅笔让你说才几分钱,我妈手里就缺一分钱,将不够买根铅笔,我们娘俩把家里翻了个遍也没凑到那一分钱,我跑到你家从淑华手里给方珠借一分钱回来给她。方珠接过这几分钱后,啥话也不说,就是迟迟的不去上学。我看着方珠心里真不知是啥滋味,方珠心里又是咋想的?我不知道。在我的催促下方珠才上学去了。方珠上学后把我妈气的直骂鸡,埋怨母鸡不咋下蛋。”

淑荣听着文武在生活中遇到的难事,她不由得叹声说道:“会好的,一时的困难过去就会好的。”

文武又说道:“就拿方珠的学习成绩考大学根本不是个事。可她说今年要考县师范。嘿嘿,恐怕到那时我二哥在加上方珠,还真够我们娘俩呛得。”

“那你打算咋办?”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