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四十二【原创】  

2016-07-07 12:15:1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四十二】

晚上,玉婷洗漱完,把母亲给她做的新婚被褥拿出来铺好。文亮望着玉婷的背影在想,这个家好安静,以后这个家的真正男主人就是自己了吗?就是他的方姓名下了吗?那个王姓是否还存在?文亮在错感中冥想。

玉婷回头看眼炕下站着的文亮,温情的一笑说;“还在那傻站着啥?还不上炕。”说着玉婷一个转身伸手就把拽文亮到炕沿跟下。文亮这才回过神来,笑呵呵地随口道;“着啥急,我会上来的。”

“那还愣在那里傻站着啥?”

“在看你,白天没看够。”

“胡说八道,还贫嘴……

“媳妇,都到这时候了,我哪还敢对媳妇胡说八道的。”

“骗人。”玉婷深情的瞟眼文亮。

文亮说话间,就上炕了,脱衣躺下。

随之玉婷倒在文亮身边对他说;“在婆家的几天里,我真正的是感到了一大家人那种其乐融融的温暖热情,日子虽苦但很开心快活。那种温馨快活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哎呀,好感动、好感动的……”玉婷的眼神里充满幸福的喜悦,她浸没在与婆家人的快乐中。在婆家文亮没有亲近过她一次。

文亮看眼玉婷那种温馨甜美的表情,他抬起胳膊把她揽入怀中说: “是啊,我家日子虽困苦但很温暖,对生活充满着热情。”

玉婷在文亮怀里把头一扬,眉梢往上一翘说到;“还说呢,你哪热情啦?我看你是冷漠冷漠,没感到你的温暖你的热情。”

“那不是在我家里人多嘛。”

“人多你就冷漠我吗?”

“哪敢啊,我的小娘子。”说着,文亮那炙热的眼神点燃了爱的欲望之火,低下头边亲吻玉婷边激动的说:“我还不够热情吗?”随着话音,文亮的手抚爱到玉婷那白皙光洁的肌肤。“你不感动吗?还没感到我激情的爱吗?”随即叩开玉婷的衣扣。

“文亮你这个坏孩子、坏孩子,真坏……”玉婷平时那快刀斩乱麻的嘴,这时说啥都不好用了,她嗲嗲的,她娇柔的,她如火的。那销魂的玉体越来拥抱的越紧促。玉婷有了一种渴望,她渴望着由女孩到女人的一个过程。她有了羞涩甜蜜飘飘欲仙的感觉。

健壮似火的文亮望着撩人心弦的玉婷,他释放出一个成为真正男人本性的所有情爱欲火。文亮第一次品尝到人生中爱的欢愉,情的真谛。

一朵蓓蕾香,

不惧雪风霜,

执着与坚守,

孤独又漫长。

今宵谱一曲,

释放欲欢畅,

娇醉情花艳,

浓香迷情郎。

文亮臂弯里搂着如羔羊般入睡的玉婷,他为她盖下被子,是这个白天与黑夜不同的身躯,给了他人生路上的光明,是这个即让他感恩又到挚爱的人,终成了自己的女人。文亮想着想着也睡去了。

再说文斌看哥嫂搬回娘家去后,他搬回了家,文武没搬回家还和淑华一起住。这下文斌就更加的得学习了。

一九七八年的春天,农村有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农村实施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俗称大包干。刚开始的风关村村委的一些人还接受不了,自认为这事不能成立,如果实行大包干的话,和旧社会就差不多了。可老刘一派人等就很赞同,他说这样一来就能调动起庄稼人的积极性,还能还给庄稼人的一个自由的人生空间,庄稼人就会变着法的使土地得以发挥改变。于是村委领导班子对这一政策的实施出现两派的争执,都僵持住了……。就这样都在执拗中。上级最后一道命令下来了,不分也得分,这是一个能使广大农民走向富裕道路的方针政策……

风关村的那些受过整的、挨过批斗的、胆小的,一听说这回来真的了,可真是胆怯的很那,他们在想谁知道哪年哪月这形势会不会变呢,如果有变,到时挨整挨斗的还得是他们,这些人真是怕了,有言也不敢发。再说那些依仗嘴、形势吃饭的村委们,也是极道的苦恼。

县里来了工作人员,把政策一宣布,要求强行执行上级政策,宣布完后走了。风关村的村委班子不得不按上级政策形势办事,于是风关村开始四分五裂,最红火的猪场先被割舍。村委班子决定只要是可以出栏的全部出栏,剩下的猪全部处理给村民。猪场占地面积很大,最后全部铲平,做村民们的宅基地用了。玉婷文亮开始回家种地养猪。

各个小队的牛马按人口分配到户,服装厂被张书记等人承包。老刘带上那个女服装技师一去不返,远走他乡,杳无音信。家里剩下俩儿一女,大儿子已成家,老刘的老婆还好,手头上还松动些。可她从不想去寻找老刘的下落,他走就走了。老刘的老婆每天还依然的笑对街坊邻里。从不提老刘的私事。

大包干对方成来说很是兴奋,他盼到了庄稼人的生活出路。好事总是双入,文斌高考又考上了省师范大学,是村里第一个考入大学府门的学子,是方家的大喜也是大愁,话不细说。文斌在哥嫂亲戚们的帮助下文斌顺利进入大学校门。

文武一个健壮挺拔的小伙子,每天劳累在农田,有事没事的在农田里发呆。他在想自己人生的出路在何处,是在脚下,还是在天涯?他非常非常的向往军人,祈盼有一天自己也成为一名浩气凛然的军人。文武看似每天虎头虎脑的劳作,可他的心底一直是有个最大梦想的青年。梦想着一个男儿的军旅生涯。文武思量着,如果他去征兵入伍了,这个家该咋办,父亲身体不好,大哥做了倒插门,二哥就更指望不上了,这个家能靠给谁?母亲和小妹也是要有人来爱护的。更让他不能离开的是,家里还有一笔外债在等着还呢。文武每每想到这时,梦想就会破碎。他感到有种无形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漫过心头就变成强力在支撑他,他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不能为自己的梦想远走天涯。

文武每天新闻必听,尤其是军事方面的新闻,听完后才去干活。新闻播报中越边境紧张,文武的血液沸腾了他侧耳倾听,在一个年轻人的血液身躯里开始澎湃着澎湃着,他好想现在就是一名军人,为国为家为自己的青春去战去守卫。听着新闻播音文武眼神放出异彩。他想大队一年一次的征兵入伍指标,如果再下来,他不会在顾及那么多,自己一定要去征兵入伍,这是他人生最大的夙愿。

方成看着文武背靠木柜愣着出神的样子,问道;“文武今你干啥活去?文武……

文武听到父亲在和他说话,这时他才拉回心神说;“哦,今往地送粪去,你老有别的事吗?”

“没事,用不用我去给你赶车?”

“你老快在家歇着吧,这大冷的天,我谁也不用。”文武说完,还是靠着木柜专心听广播,听完后才出去干活。

方成望着文武走出房屋,心想,这孩子咋啦,总爱望着一个地方出神,难道他也有心事了吗?他能有啥心事呢?方成摇下头猜不透,看来孩子是大了,有心事也是正常的。方成觉得身子无力有些累,他轻叹自己一声不去猜想了。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方成开始操办年味,今年方成家过年更是热闹,又多了玉婷和玉婷妈过来和他们一起过年。玉婷刚刚有了身孕,对方家来说,真是头等大喜事,这个年过的就更有意义了。在喜庆之余,这个年很快也就过去了。

当日子好过些时,时间过得也快些,方成家生活开始有转机,方成每天帮着文武干些力所能及的活。文武开始在地里试着多种经营,萝卜蔬菜小麦玉米,可到头来还是折腾不出多少钱来。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