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三十九【原创】  

2016-06-15 10:03:3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三十九

 “真没别的方法治了吗?饲养员望着文亮焦急地问。

“大爷,你老又不是不知道,这也不是一匹两匹马得过这种病的了,不是一直都这样吗?”饲养员若有所失的把目光转向枣红小马长叹一声道;“这下你可就完了。”

文亮不解的看眼饲养员不在和他费口舌,他转身离去,去了大队部。大队部里以书记为首的几位村委都在,几位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那还等啥,赶紧牵到四号桥去。命令一下,无奈的饲养员牵着那匹枣红小马走走停停去了四号桥。在一声抢响下枣红小马发出一声嘶鸣绝地身亡。随后的几个人把小马掩埋后都回去了。谁也没在意饲养员此时的心情,饲养员腿软了,他当场坐在地上,极度伤感心如刀割。过了好长时间他才步履艰难的回到马厩。饲养员望着那个拴过枣红小马的料槽,长声哀叹。畜生对饲养员来说是没有偏见的,也没有邪恶。由此后饲养员一阵不起,几天后就呜呼了。谁也不知饲养员是因啥急症夺走了他的性命。饲养员光棍一人也没别的说辞。生产队派出几个人把他草草的埋葬了。

饲养员的死可能只有方成猜出一二来,饲养员在大劫难面前老天爷没有夺走他的生命,但他终恋爱惜那匹枣红小马,精神寄托于那匹枣红小马。所以小马一死,他极度悲伤而至,一命呜呼。

饲养员死了,方成纠结在人与畜的情节上,难道说;人与畜真的是前世的情未了吗?由此,方成心里也就装下了这个天大的秘密。人死了不能再把他人的名声形象给败坏了,就让他在村民心里老实厚道一辈子吧……

那天晚上吃过饭后,文亮又被玉婷给叫去了,说是巧嘴婆有事找他,还在她家等着呢。文亮问是啥事?玉婷只说到了你就知道。文亮一听这话他的心里又是七上八下起来。不会是巧嘴婆又想介绍对象给自己吧?文亮边走边问玉婷到底是啥事?玉婷回头看眼文亮说;不是说你的事你做主吗?今就要你一句准话头。

“啥准话头?”

“到我家后,巧嘴婆和你说。”

文亮感到莫名其妙,可是不管怎么问玉婷,玉婷一本正经的就是不说了。

自大地震以来,猪场修复好后,文亮搬到猪场去住。玉婷是处处都替文亮准备得周全。这让文亮感觉好像欠缺玉婷什么是的。所以文亮是处处都很顺从玉婷。玉婷找他不说啥事,文亮索性就不问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玉婷家。玉婷妈用被褥倚在大麻子身后,大麻子在炕上半躺半卧。玉婷妈见文亮进屋,招呼着说文亮快坐。

巧嘴婆坐在炕沿上。“文亮来啦。”随着话音也就下来站起身。

“啊,来了,婶子也在啊。”文亮说着转身坐在大麻子以前常坐的那把椅子上,看眼巧嘴婆便开门见山地问;“婶你找我有啥事?”

“有好事,好事。”

“啥好事?”

“这不,婶子早听人说了,你和玉婷你们俩的好事。婶子也问过玉婷了,玉婷也说愿意。我和玉婷妈商量了给你们俩当个中间人,把这门亲事定下来,你看看你俩都老大不小的了,是不是?”

“婶子这可是终身大事,不是闹着玩的。”文亮看眼躺在炕上的大麻子说:“我家啥也没有,连个结婚的屋子都没有,我哪敢想婚姻大事。”

“文亮这个你不用担心,玉婷妈想好了,你们结婚后搬到他家来住就行了,房子不是事,只要你同意就行。”

“大妈、婶子我不是固执,我是觉得那样的话玉婷姐就太委屈了。”

“那有啥委屈不委屈的,只要你们俩是甘心情愿的就中了。”巧嘴婆说着。

“那也不中,我文亮能娶得起媳妇,就得在自家养得起,不然就不是我文亮了。”

“你看这孩子,咋还倔脾气呢,关键是你的家境现在还不行啊。”

“那就等行了再说吧。”

玉婷拽下母亲,意思是让母亲快说两句。可这时的玉婷妈却不知道说啥是好了。急得玉婷一跺脚对文亮说;“文亮我啥也不图啥也不在乎,只要你在乎我就行。”

这时的巧嘴婆觉得,文亮被玉婷的话语给顶到了最要紧的关口,心想看你小子还有啥说的。巧嘴婆是看看玉婷又看看文亮。

这时的文亮见玉婷竟是这么执着的对待自己,文亮的内心更加的愧疚。除了他得玉婷的恩惠除外,他没有什么可给予玉婷的呢?文亮面对玉婷那赏识的眼神,感到身为一个男人在物质上有一大大的空缺。文亮看看玉婷又看眼躺在炕上的大麻子。他对玉婷妈和巧嘴婆说:“那也得等我能娶得起玉婷姐再说,别的就不用再说了。我回去了。”文亮说完拔腿就往外走。

巧嘴婆双手一拍说;“得,这还咋去方成家说呀,文亮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玉婷呀,不是婶子说你,你都多大啦,难道非他不嫁不成吗?他比你可小好几岁呢,他等得起,你能等得起吗?”

“等得起,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玉婷说完,把门帘一挑出去了,去了自己房间。玉婷这回是真的恼怒了,她恼怒文亮不识抬举。看来送上门的买卖真得不是买卖。

在说文亮回去的路上,心里很不是滋味,玉婷对他实在是太好了,如果真的把玉婷娶过门,实在是愧对玉婷。可是也得接受大麻子是家庭一员的事实。再说家里还有一大笔的外债没还,这时与玉婷结婚,在村里人眼里自己成什么了。文亮越想越心烦……

再说巧嘴婆望着玉婷走出屋的身影,回头对玉婷妈说:“瞧,这两个倔脾气孩子还就倔在一起了。玉婷妈你看这事还咋办?”巧嘴婆看眼玉婷妈又瞟眼在炕上半躺半卧的大麻子。只见大麻子的脸色很不好看,话语不清,眼睛迸发着怒火。在看玉婷妈还在低头叹气愁此事呢。巧嘴婆拽下玉婷妈的衣襟说:“大嫂你看大哥不对劲吧,他说啥呢?”

玉婷妈回头一看老伴,不好,忙喊玉婷,快去找先生(大夫)。玉婷听到母亲的喊声急忙过来问:“咋啦?”

“你快去给你爸找先生去,快去。”玉婷妈焦急的说着。

玉婷见父亲不像才刚那样了,她再也不顾得细问了,赶紧的跑了出去,去叫村的赤脚医生。巧嘴婆赶忙帮玉婷妈给大麻子拍前胸捶后背的。玉婷妈边捶着后背边说;她婶子你大哥这是气得,他嘴上说不清楚,可他心里不糊涂,还没到傻的份上呢。

“早知这样,就别同着大哥面说及此事就好了。”

“那还不是早晚的都得让你大哥知道这事吗?玉婷结婚那是大事啊,到时再说更是来不及啊。”

只见大麻子的眼睛通红通红的了,急促的喘息着。巧嘴婆此时不住的劝慰大麻子说;大哥你也别这么大的气,我们知道你说不出来,可这事也是早晚要说的呀,你真的要是有个好歹的,让嫂子可咋办?大哥消消气吧……

“是呀,当家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家闺女,你气再大有啥用?”

这时的大麻子,就觉得心口一股热浪直往上涌,胸口憋得出不来气,瞪起大大的老眼,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下可把玉婷妈巧嘴婆都吓坏了。玉婷妈急忙给大麻子擦嘴角的血迹……巧嘴婆急的不知所措的在屋里来回转圈地说;这先生咋还不来呀,玉婷这是找到没有啊……

玉婷急急忙忙的跑进家,一进门见父亲吐血了,忙问;“妈我爸这事咋回事了?”

“你还问,你把先生叫来了没有啊?”

“这就到了,这就到了。”随着话音落下,赤脚医生一挑门帘走进屋里,见大麻子吐口鲜血,他急忙的从肩上拿下诊包,给大麻子查看病情......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