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三十三【原创】  

2016-05-06 16:30:0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三十三】

玉婷对史进生说下午垫圈。史进生随口道:“垫圈的土都用光了得去拉。”于是史进生又把大伙招回。

玉婷吩咐到:“四人一组一辆车这样装卸快,其余的人在家等着垫圈,任务分配完后,大家开始行动。

玉婷不愧有铁姑娘称号的时代女性,自己去和史进生各套一辆马车过来领人员去拉土。

在说文亮相亲走后,巧嘴婆问表侄女,小伙子咋样,看上没有?父女两商量说;富农就富农吧我们没大意见了。巧嘴婆一听这话则是趁热打铁,满心欢喜的去方成家,去听文亮的意见,相的咋样同不同意。

方珠妈是跟儿子相完亲后回到家中,进家门很兴奋的和方成夸奖;巧嘴婆的表侄女。那闺女真是要个头有个头,要人票有人票,如可如可的好。

方成抽着烟,望着老婆子他捯显得很平静,问道:“文亮呢,他说啥没有?”不问还好,这一问可把方珠妈气坏了。方珠妈用手往外一指,高声嚷道:“就那熊崽子,还没等我问呢,一溜烟的没影了跑猪场去了,跟我一句话没有,你说这是气人不气人?”

“那就等他晚上回家,在问问他是咋想的?你看上没用……

方珠妈那股兴奋劲,被方成几句淡然的回话扫的净光。方珠妈看眼方成说到:“我看你们父子两样真像,多大的喜事,也会被你们这号人气的扫兴,真扫兴……”方珠妈又斜眼方成转身出去。

方成起身出去上工,他是前脚出去,后脚巧嘴婆就进来了。来问文亮同不同意?方珠妈热情地把巧嘴婆迎进屋里,她说还没得空问儿子呢。

巧嘴婆可是个急性子的人,即刻叫方珠妈去猪场,去问文亮,她那头没啥大问题啦,闺女已经看上你家文亮,我在来听文亮有啥意见没有,先有个定落,表侄女那头还等着我回话呢。

方珠妈被巧嘴婆说得又兴奋起来,她可不去想文亮前天晚上对她们说的那些话了。急忙的去猪场问儿子。方珠妈觉得有人给儿子说媳妇,那是多有脸面多大的好事啊,也就没有避讳文亮身边的三两个人,但她这一问不要紧,大伙一起哄全猪场的人都知道文亮今中午相亲了。文亮却感到很尴尬也很不好意思,有些烦气母亲。他没好气地对母亲说:“昨天不是告诉你老了吗?不同意。你老赶快回去该干啥干啥。”

“你个熊崽子这是咋想的,还不让我问了是咋的?你还气气得啦,那是多好的闺女啊……

文亮瞟眼母亲又说;“就是个天仙摆在我眼前,我也不同意,你老别在这叨叨叨叨的行不?”

方珠妈闹一肚子气,气得一跺脚回家了。巧嘴婆还在家里等着回话,方珠妈到家后只好实话实说,告诉巧嘴婆说文亮不大心甜。

巧嘴婆一听这话有些意外,自己的表侄女也是拿得出手的一等丫头,不但相貌姣好,还是很能干的闺女,无论是针线活,地里活那可是样样都中。巧嘴婆那是抱着百分百的希望来的。文亮咋还没看上?这时的巧嘴婆想到大麻子的担心焦虑,不是不无道理的。这下子大麻子答应事办成后给她的好处可能也就此泡汤啦。巧嘴婆叹口气道:“我说方珠妈,我真是拿你家的孩子没辙呀,那孩子太不识相了。”巧嘴婆摇着头起身就走。方珠妈把巧嘴婆送出好远,她不断地跟巧嘴婆解释抱歉,那是好话说了一大车……

再说文亮,猪场里都知道文亮相亲的事。大云得知后心情跌宕。大云的话头转向文亮,尖酸地问道:“新郎官,啥时候结婚哪?今天美得你还能找到北吗?嗨;那糖块是不是你变相请大伙吃的喜糖……

文亮望着大云那醋意的劲头,对自己带着满脸的不满。文亮只顾嘿嘿笑,不言语。

史进生瞟眼往猪圈里边扔土嘴还不停的大云。他卸着车上的土,说到:“大云,你知道不知道有这么一句话?是咋说来着,让我好好想想。”

“进生哥,我不知道你要说哪句话。我只知道人得喜事精神爽,某人可连嘴可都合不上了……”大云睨视着文亮,嘴还是不停的喳喳。

史进生往手心上吐口唾液,手握铁锹又说道:“奥,是这样说的;百辩不如默守,你懂不?你还在那喳喳的没完没了的,没劲。”

大云经史进生这么一说,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飞出红晕,扛起铁锹转身离开文亮和史进生。文亮冲史进生漠然的一笑。

玉婷一直闷闷不乐装卸着她的车。接近喂猪时分,玉婷告诉大伙休息会喂猪。

史进生、玉婷一前一后赶着马车去饲养场卸车,史进生见玉婷下午话儿太少,他问玉婷咋了,玉婷说没咋。史进生觉得无论是大云还是玉婷,下午都失去了以往的常态。史进生心里明镜似的,女孩的心事不用猜,他不在往下问。

晚上玉婷回到家中,还是闷闷不乐,只顾写她的日记。

玉琴在一旁织着准备出嫁的装箱毛衣,瞟眼灯光下的玉婷,说道:“文亮那小子看起来眼光还很高。”

玉婷低头写着笔记,随口问道:“姐,他啥事眼光高了?”

“你不知道?今下午他不是去巧嘴婆家相亲去了吗?”

“是啊,咋啦?”

“据巧嘴婆说,她那个表侄女可是一般丫头都比不上的,无论人票还是干活,那可是个到哪都能叮当作响的丫头,可文亮相完亲后,愣是没同意。你说这小子,那得有多高的心气,多高眼光?”

玉婷一愣神,放下手中的笔转向姐姐问道:“姐你是咋知道的?”

“下午巧嘴婆来咱家说的啊,也不知道爸妈他们是咋想的,竟然托巧嘴婆给文亮去说媒,你说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是啥?人家说不说媳妇的有他啥事?”

“是巧嘴婆她来咱家说的吗?”

“是啊。”

今晚,玉琴是第一次与妹妹谈论情感问题,玉琴与玉婷在性格上截然不同,玉琴是个很封闭的女孩,把个人的私情烂在肚子里的主,但她也从不去闻其他人的私情。今晚好像是第一次和妹妹谈论起别人家的私事,玉琴说着并歪头观察着妹妹的表情。

玉婷则是姐姐不说的事包括私房话,她也是从不问起的。姐妹俩这点上很相像。玉婷每天忙在猪场也没闲工夫和姐姐说私房话,她是个敢想敢干以事业为主的女孩。

此时的玉婷从姐姐嘴里听到这番话后就是一惊,她更加得加重了对父亲的鄙视,父亲真的是在不择手段。玉婷沉默片刻又问道:“姐,你看文亮咋样?”

“你问我,我哪知道?我又没和他常在一起干活,这事你还用问我吗?天天在你身边转来转去的。不过,如果单看人头的话,小伙子还是不错的,比你姐夫好看多了。”玉琴说话时一直对视着玉婷的眼睛。

玉婷听出姐姐的话外音,玉婷犹豫一下说:“姐,这人活着还真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有些事是很难说的。唉,以后再说吧。”玉婷说完转过身去拿起笔在手上旋转着。

玉琴见妹妹对文亮的情意中夹杂着其它因素,她对妹妹说道:“有些事情,无论是好是坏,只能是顺其自然的去发展,不能过头,但也不能听之任之,得去争取,自己还是要有主见的,别人帮不了你,只能靠自己。”

  玉琴的一番话,玉婷很有感触,姐姐没有点破她心藏对文亮的情怀,但她已经暗示了。她很佩服姐姐看问题的眼光,可是姐姐怎么就那么的温顺呢?从不用强硬的口吻处理事物,而是用一种蔫倔来表达她的个人琐事。其实姐夫论貌相,实在是配不上姐姐的,姐姐迟迟不愿结婚,一定是有她的原因,可能是这桩婚事不称心。玉婷想到这,她就更加珍重自己的感觉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