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三十七【原创】  

2016-05-30 16:24:2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三十七

饲养员被方成文武爷俩丛瘫倒的房屋中救出来时,看上去还好,饲养员的胳膊腿虽然血迹模糊还会动,脸颊处有划破的皮肉伤,文武架起他还能行走。

饲养员忍着疼痛对方成父子俩说,我这条老命多亏你们爷俩来得及时,不然……。这话还说着呢,哎呦一声饲养员差点跌倒,多亏文武在身边架护。饲养员呲牙咧嘴地说;“我说方成啊,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是不是我快不行了。

方成见饲养员那疼痛表情说到:“老哥你没事。文武快把你大爷搀到安全地坐下。我说老哥你放一百个宽心,只要没有伤到重要部位就好办,一会叫文亮过来给看看,今可没地给你找大夫去。你先忍一会。”,……”方成安慰着。转头又对文武说;“你快去看看你大哥忙完没有,如果忙完赶快叫他过来,给你大爷包扎一下伤口。”

文武快速跑到玉婷家叫文亮。文亮刚好给大麻子包扎完。又急忙跟随文武跑到饲养场。来看饲养员的伤势。文亮上下仔细的给饲养员检查一下,都是皮外伤。因被划破的皮肉血迹模糊,所以看似很严重。文亮马上帮他包扎,方成在一旁望着饲养员呲牙咧嘴的表情,他猜想这位老哥是自己吓唬自己了。一般的情况下可能是劫难候的后怕所造成。方成看着儿子不慌不忙的为饲养员处理伤口包扎,文武在一旁帮忙,他颇有感触,这俩个孩子他可以放心了。

文亮帮饲养员处理好伤口后,他又东家西家的忙去了,整整忙碌快一天的时间,到吃晚饭时才回家吃饭。

方成一家刚吃过晚饭,小方珠帮妈妈收拾好饭菜,用小竹篮装起往堂屋送去。方成吃过饭后没有动地,他坐在小地凳上刚拿起烟斗,又一次的感到大地在颠簸。方成大声地喊到;方珠快回来危险……

小方珠听到爸爸的喊声,她惊慌的转身往回跑,刚跑几步远,方珠站不稳了。她蹲下身仰头看,只见房屋、瓦砾、墙、如面条般柔软,如蛇般来回的弯曲扭动。小方珠见此情景扑通一下子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张着小嘴,完全被这一景象吓傻了。就听房屋咯吱吱的作响,又一次的听到倒塌声和叫喊声,地震啦、又地震啦……。方成站起身紧迈几步,到小方珠跟前一把将女儿揽在怀里,嘴里不住的说,不怕不怕有爸在……

小方珠惊魂未定的把小脸转向爸爸说道:“爸,这太可怕啦,太可怕啦,要吓死我了……咱们晚上睡那里?”

方成用手往外一指说;“哥哥们不是在院外的大街上搭简易棚了吗,就睡那里。”

“我知道,那里还会有危险吗?”

“不会、不会的,那里是很安全的……”父女两紧依偎着。

方珠妈呆木的站起身,炸着刷碗的双手,看着刚刚被震动过的房屋说道;“老天爷呀这是咋啦,还没完没了的震起来了。”方成随口说;“这次回震也不小。先稳当稳当,过会进屋把被子褥子拿出来,搬到简易棚去,好让孩子安稳安稳。”方成看看房子这次回震没有造成破坏性,回头对方珠妈说;“你看眼文亮哥仨去,把简易棚搭的怎样了?”方珠妈转身往外走,不一会回来说,两个棚子都弄好了,文斌这就过来往里般被褥。文亮又被玉婷喊去,帮她家弄简易棚去了,文武去那院给他尚大伯家帮忙了。

“知道帮忙,就中。”方成若有所失地说着。

这次强烈的回震。震的人们又一次的惊魂失魄。众人口中不断的感叹到,重大灾难,罕见的大劫难。这真是老天叫你活你死不了,叫你死你活不成……。村民们是真的在怨天怨地。说什么的都有。

小方珠站在刚搭建好的简易棚门口,看下四周,用小手摇晃一下简易棚的支棍觉得很安稳,她顺势坐下,眼看黑天了,她仰着小脸望向天空,天空依然的阴沉。突然在她的小脑瓜子里打出了多种天真幼稚问号;这真的是天地间出了大事?不然大地怎么会震动?大人们说,今天村里有俩个人被倒塌的房屋砸死,听说人死后就是阴间鬼,什么是阴间?会不会闹鬼啊……。小方珠想到这,不由得浑身打个冷战,害怕的钻进简易棚里,依偎在母亲身旁,在也不敢往外看了。

夜里,惊慌的村民们都刚刚入睡,突然的一声枪响,把惊魂未定的村民们从睡梦中惊醒,过会后紧接着大队的播音喇叭里,侯坏火急火燎地喊着;民兵们注意了,注意了,马上起来去四号桥围堵三小队的马,三小队跑了几匹马……

方成惊醒起身嘟囔道;这大半夜的瞎咋呼啥,放啥枪,吓人到怪的,马跑了派人去找不就是啦。方成嘴里说着,走出简易棚,去了饲养场,他很不放心那些大牲畜,因为饲养员还伤着呢。

话说放枪之人侯坏;夜里民兵巡逻值班,侯坏是首次值班,因做坏事太多,他为了涨胆量,把三小队拴在马厩外的马,他解开几匹马缰绳,大半夜的牵着几匹马到村外周围溜达查看。可他没想到的是一匹马突然的一声嘶鸣响鼻,侯坏竟是吓了一大跳,牵马缰绳的手撒了。几匹马儿头一仰可就撒起欢起来。侯坏心急了,他情急之下又开了一枪,这下可好,马受到突来的枪声惊扰,这马可就真的惊了尥着蹶子的狂奔,直向村外的四号桥方向跑去。侯坏不得不跑到大队部,用大喇叭招呼民兵赶快去四号桥围堵。被这场大地震惊魂的村民们还没从恶梦中走出来呢,又一次的被候坏惊扰了村民的心。

几乎是全体民兵出动,把几匹马才围堵回来。被侯坏折腾到大半夜的民兵们才回家睡觉。方成见几匹马都找了回来,也放心的回家了。还没睡沉的方珠妈见方成回来问道;“大半夜的马咋还跑了,咋回事啊?”方成把事情经过潦草的一说。方珠妈气呼呼的骂道;“他咋不替好人死了呢,大地震咋就没把他砸死……”方成抽袋烟说;快睡觉吧,明天还不一定有啥事等着呢。

次日消息飞速的不断传来,唐山市大地震中心,人们几乎全部遇难。风关村距离市里接近百华里,还是不算被大地震破坏严重的村庄。大队部集中全村人的力量,投入到这场大地震的救灾中。在这场罕见的大劫难中,全村受伤人数二十几人,死亡俩人,大麻子内外伤势虽然很严重但他还活着,先不细说。

在说风关村大队,各条街道都支起简易棚、求助棚,抢救来自各处送来的伤员。医护人员没白没黑的救治伤员,风关村大队指派出那些护理伤员的妇女们,都没黑没白陪护着。

大队部组织两批强劳力去市里的一线抗震救灾,但风关村依然没有松懈警惕性,每晚有民兵值班巡视,大队频繁召开晚间大会;要加强警惕性,防止阶级敌人破坏活动。陪护伤员的那些妇女们如有擅自离开岗位的,回来必须要作检讨写检查。猪场暂时由史进生主抓修复。人们在没有个人的空间下忙活着……

政府发放给风关村每家每户几根绳子几根硬木棍和一两个吃饭用的大花碗。风关村逐渐的恢复正常作息,村民们自食其力的搭建起被震毁的房屋墙落小院……

这正是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北京时间凌晨34253.8秒,唐山百万人口的城市,顷刻间被夷为平地,这是一场无法预知、无法阻止的一场大浩劫,报道为 7.8级大地震。瞬时夺走了二十四万多鲜活的生命葬身瓦砾之中。唐山这场无法逃脱的浩劫大灾难,名列20世纪地震史,死亡人数之首。

震后不多日,风关村的孩子们开始回到学校上课学习……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1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