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三十五【原创】  

2016-05-20 17:10:2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三十五】

玉婷妈推门进屋,问道:“大白天的,里外都是人,咋还关门?”

玉琴随口道:“哦,是我随手带上的。”

母亲看眼玉婷,玉婷冲母亲吐下舌头。母亲说:“你去西院叫你堂嫂和你姑都过来,让她俩过来给你姐包包。”母亲话音刚落,玉婷随口说好,去叫堂嫂和姑姑。

此时屋子里剩下玉琴一人,她轻叹自己一声;以后心里在没有其他人了,只好一心在婆家相夫教子的过日子,不然还能怎样呢?无论和谁结婚,迟早也要嫁人,总会有离开母亲这一天的。玉琴想到这心里又是一阵的难过。

话说玉琴刚才出去;是给过世的爷爷奶奶坟上去烧纸钱,顺便又到青云坟头上看他最后一眼,为他也烧了几张纸钱,青云的坟头光秃,一座与平地稍微凸起一点的一个小小的坟包。玉琴望着青云的坟头,顿感悲哀凄凉。脑海里浮出青云对她那种温和的笑容。瞬时间使得她双眸垂下泪来,这许是她一生无法释怀的深爱单恋曲。玉琴在凄婉。

玉琴;自那年进文艺宣传队三年有余了,谁也不知玉琴由进文艺宣传队后不久,她就开始了漫长的暗恋肖青云,可青云从没敢接近过她,她专注他在心底。每次她与肖青云对视时,看到的是青云的那一缕温和的目光和躲闪的情意,但她一直痴心暗恋。这也许只有肖青云知道。

玉琴的亲事,在前几年巧嘴婆介绍时,也是大麻子做的主。玉琴的公公是村里的大队书记,可称是门当户对。玉琴婆家催促结婚,可她是一拖再拖就是不开口。玉琴也不爱搭理未婚夫,每次未婚夫来家里时,玉琴是自己忙活自己的事,未婚夫是爱来不来,就当是家里来的客人一样。直到父亲说把青云定为妹妹的对象时,玉琴才答应婆家结婚。可是不多日就又反驳了,原因是;她看不到妹妹与青云之间的缘分。因为青云也从不愿接近玉婷。直到当她得知蓉儿才是青云最爱的人时,她才有些死心,也很懊悔自己为啥不大胆一点。玉琴的痴情谁会知晓呢。

话头在转回来说次日的婚礼,玉琴打扮起来更加的漂亮,可她却是一脸的茫然,未婚夫在玉琴心里如陌生人一般。她无奈的在浩浩荡荡的自行车队伍中接送,在喜气洋洋的贺喜声中婚礼完毕。

玉婷从喜庆热闹的姐夫家回到家中,望着与姐姐一同吃住,一同从小长大的这间屋子,她感到好空荡、好空荡,心中满是失落。温馨娴静只爱对她微笑的姐姐,如小鸟出老巢,去建属于自己的新巢,不知姐姐以后的婚姻是否和美幸福快乐?玉婷想到婚姻、想到爱与情,她好伤心。从不爱哭的玉婷,一头扎在炕上呜呜的哭出了声。

对屋的母亲还在侧耳细听,是哪传来的哭声时,坐在椅子上的大麻子嘴叼烟斗冲着老伴一摆头,面无表情地说:“你去那屋看看玉婷咋啦,没事哭啥?今可是玉琴的大喜日子,她咋还哭了。”

玉婷妈一听是玉婷的哭声,急忙下炕去玉婷的房间,用手拍拍趴在炕上哭声不断的女儿问道:“婷啊,咋哭了,这是为啥?”

玉婷听到母亲的声音,坐起身抹了抹挂满泪水的脸,没有说话,继续吧嗒吧嗒的掉泪珠子。

玉婷妈看着女儿好生心痛,心想,这孩子可不是爱哭孩子,母亲鼻子一酸,眼睛湿润了,问道:“婷啊这是咋了,好好的哭啥,有啥不开心的事?跟妈说说,别闷在心里。”玉婷妈说着,随之也落下泪来。玉婷见母亲流泪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酸楚,她抹把眼泪头一仰,说道:“妈,我没事,就是想姐想的,你老放心,我真的没事。”话虽是这么说着呢,可眼泪还是不停往外涌。

“傻丫头,今天你姐才出嫁,以后又不是不回咱家啦。好了别哭了啊。将来你也一样,总有一天是要离开家的,离开爸妈……”玉婷妈说着用手抚摸下女儿的头,把玉婷揽入怀中。玉婷妈好心酸。玉婷自长大以来,这是母亲第一次用母爱的手和母爱的胸怀,来抚慰女儿伤感的心灵。玉婷坚强直爽的性格,平时母亲是很少关注她情绪的,没想到今天玉琴的出嫁,玉婷的脆弱一面暴露出来。

玉婷妈是茶壶煮饺子,有话倒不出多少。只能是不断的擦着女儿脸上的泪珠,不断的说,别哭了,听妈话,别哭了……

被母亲揽入怀中的玉婷,深感母爱怀抱的温暖,她也深知母亲心在痛。她擦去泪水,挣开母亲的怀说:“妈,这会我真没事了,你老放心好啦。”说话时玉婷的嘴凑近母亲脑门,瞬时亲了母亲一口,抿嘴一笑。

玉婷妈被玉婷这一亲密举动感到好突然,母亲瞬时有些呆滞,然后玉婷妈的脸上展露出慈爱温馨的笑容。随口道;调皮丫头。

玉婷嘿嘿一笑对母亲说:“妈,姑姑们都走了,今晚剩咱三口了吧?你老先烧火热剩饭,我去打扫这两天办喜事造乱的院子。”

玉婷妈看眼玉婷真是没事的样子,应声到‘中’随之母女俩各忙各的去了。

夕阳西下,玉婷和母亲还在外面忙活着,大麻子依然的在屋里背靠房山,坐在他那把太师椅上,喝着他的热水,一袋接一袋的抽着他的老旱烟,等待做好的饭菜上桌。

大麻子聘走一个女儿了,剩下玉婷,心想这个丫头可不像玉琴,实在是不好对付,真让他头疼。

岁月在一天天流逝,玉婷爱文亮一如既往,文亮还是不敢接受玉婷的爱情。因为大麻子还在掌势。在说自己用什么结婚?要钱没钱,要屋子没屋子,家里连个住处都没有,拿什么条件来谈儿女情长?这个家太贫困了。也正是文亮家庭的变故,玉婷少了对手大云,尽管文亮没接受玉婷的爱情。可是玉婷追求自己的爱情,已经到了公开化。大麻子极力反对,文亮不但比玉婷小几岁大麻子不同意,现在是文亮的家庭条件那是秃脑瓜子生虱子,可在明面上摆着呢,一个字‘穷’。他甚至对玉婷放下狠话说;除非那小子来做咱家倒插门女婿,我也许考虑到他,其余的免谈。再就是除非我死了,你们爱咋地咋地,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你休想迈进他家大门半步。大麻子这话一出口,心想我不吐话你还能怎样?

玉婷听着父亲放出的狠话,一点余地都不留。她深陷苦恼中,对自己的爱情她也是绝不会让步,一定要一追到底,因为喜欢,因为一份真爱。玉婷思量着文亮,文亮虽然没有和父亲有过直面的冲突,但他十分讨厌父亲,他哪是一个屈膝居下的小伙子呢。于是玉婷学会姐姐的一招来对付父亲。从此后无论是谁给她介绍的对象,无论是多好的条件,她就是不瞧、不相、不同意,也不明着和父亲较劲了,和父亲说话的次数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再说文亮也没同意与玉婷交往,只是姐弟关系。就这样他不找,她也不嫁。

这下子大麻子可真的没辙了,每天眼巴巴的看着玉婷不言不语,村里早已传开了玉婷和文亮搞对象的事,大麻子感到老脸无光,这下他可犯愁呀,无论和玉婷商量啥事,玉婷是不回应、不反驳、不去做。父女两的关系都僵持到这份上了,大麻子还想呢,这孩子是咋想的?难道是中邪了?大麻子也真的是苦恼到极点了。话不细说。

今年的夏季,雨水连天的天气比往年多的多。进入七月份后更是阴雨连绵。近日猪场妊辰母猪连续产仔,喂养妊辰母猪的几个饲养员显得分外开心,虽然天气不好,但他们都很精心的喂养管理……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