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三十二【原创】  

2016-04-27 20:18:0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三十二】

老苏拽着史进生的裤脚跪地求饶地说:“大侄子,这种事到大队后,老叔我可就没活头了,一家老小还都指着我呢……”老苏那种跪地求饶可怜巴巴的表情,让史进生犯了难。

史进生说:“你起来说话。”

老苏胆战心惊地站起身望着史进生。

“你的事就是不报告大队,我也得和玉婷商量一下,看看她该咋处理你的事,我是不能做主的,这事玉婷特别吩咐过。”

“玉婷,(老苏愣会神说)“玉婷知道,就等于大队知道啦,她爸岂能放过我?”刚刚站起身的老苏,提着的裤子啪嗒一下子又落到脚踝,老苏穿着个三角裤头,直愣愣的站在史进生面前,他吓傻了。

史进生说:“这就要看你的运气了,我只能为你做到这些,把钥匙交出来,你先回去。”

这时的老苏脸色煞白神态沮丧,提起裤子系好腰带,身子有些颤巍低着头离开史进生的视线,回家。

次日,史进生把事情经过从头到尾的讲给玉婷,玉婷听后她的神色有些呆滞,片刻后玉婷说:“要想给他不声张出去,那只能是你我知道就行了。进生哥你看这样办行不行?把老苏调走,让他去地里干活,在去生产队调过一个人来替换他。他留在这里无论是喂猪还是粉料,那可都不是放心的事,粮食堆里不能放个偷粮的贼。”

“嗯,我看行,就这样办。”

两天后,猪场召开饲养员会议,玉婷宣布人员调动问题,她说老苏因年岁大,上下搬运饲料体力不支,他要求下地干农活。散会后老苏从此离开了猪场。

一天文亮在村头的回家路上,正遇到对面走来的老苏,老苏刚好收工回家,文亮迎面走上前问:“大爷刚收工?”

“刚收,文亮你也刚回吗?”

“是的,大爷。”

文亮随着话音又往前凑近一步,小声问道:“大爷,你老是不是被人发现了?”

老苏把铁锹从肩头上拿下来后,装袋烟点燃,他看眼文亮说到:“好小子,可不是啥呢,这次大爷失手了,被副头逮个正着。进生和玉婷没把我交给大队处置,我真得念弥陀佛了,好人呐,你们都是好孩子,你们真的是让大爷无话说了。”话说完,老苏一口接一口地吸着老旱烟,不断地眨着他那习惯性的眼睛。

“大爷你家真的是那么缺粮吃吗?

老苏又瞟眼文亮,停顿片刻后说:“缺是缺,这年头谁家不缺粮吃啊,但缺不缺的这人哪,有时是自己管不住自己的手,习惯啦。还是不说的好,不说得好。你快回吧,以后好好干,做人还是本分的好啊。大爷早该对你说谢谢啦。”老苏拍下文亮的肩头,抬起脚把烟头往鞋底上一捻,扛起铁锹,奔向回家的方向。

文亮好像突然觉醒这句话中之意。文亮望着渐渐走远的老苏感到一阵悲凉。

吃过晚饭后,方成两口子把文斌、文武支走后,要和文亮商量明天的事,说是商量,不如说是通知一下文亮;明天去巧嘴婆家相亲。方珠妈的话音刚落。文亮眼神里充满质疑地问道:“巧嘴婆是今天给我说的媒吗?”

方珠妈看眼儿子说:“这事连说带不说的有些天了,一直没有敲定好,也就没有和你说,心想等敲定下来在告诉你也不迟,没想到巧嘴婆还挺快性,今来家里和你爸我俩商量,就说明天去她家相亲,她那远房表亲正好明天领着闺女来她家走亲戚,那闺女大你两岁。”

文亮听到这里问道:“谁说同意相亲了,你们说相亲就相吗?我不同意。”文亮的态度很强硬。

方成两口子相互对视一眼,方珠妈问:“你因啥不同意?你爸我俩可都答应人家了,明天人家闺女连同家人借走亲戚这空,说来看看你,省的她表姑在来回跑腿。”

“她来回跑腿是她的事,你们事先没和我打声招呼是你们的事,多少我也是一个有点想法的人,明相亲的事,咱可说了,我不去。”

“你这熊崽子说啥,不去?你让我们咋和人家去说,以后谁还在敢给你介绍对象,,,,,,”方珠妈急了。

方成在一旁看着文亮没有吱声,知儿莫过父,方成不明白文亮是因为啥拒绝相亲,但从他的话语中听得出,他是有想法的,这件事也怪自己办的不够周全,忽视了孩子的视角,看来文亮是有心思了。

这时的方成接过话茬说:“文亮,明不管你同意不同意,这个场面你还是得去;去打个圆场,不然你会让我们没法去面对人家的一片好心好意,这事办的是我欠考虑,本该是要诚心感谢人家的,这可倒好,到你这里人家的一片好心全白费了。你看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文亮看看父亲,语气缓和下来说道:“明天,我可以答应你们去相亲,咱话可说前头,那丫头无论长啥样,我都不会同意的。”文亮不在等父母往下问,说完挑起门帘走了。

“他爸,你看这熊崽子,是咋回事啦?这是多好的事,别家还都到处托媒人说媳妇呢,到他这可好,全都不当回事了。”方珠妈看着方成着急白脸不解的问。

方成淡淡的说:“看来,他是有想法啦,这事办的是不妥,都怪我没想那么多,不管他了,他答应明天把场面圆下来就行。”方成眼神中掠过丝丝对儿子的理解。

方珠妈看眼自己的男人,没好气地说:“真是的,不知道你们爷们都是咋想的,该管的又不管了,这是啥事?你就让他随便吧,让你说这是多好的美事,,,,,,”

方成自顾装着他的老烟斗,没有吱声,点燃烟斗深深吸一口,吐出一道散乱缥缈的烟雾说到:“先放放看,不管他,睡觉吧。”

方珠妈气的又瞟眼自己的男人,把睡着的方珠往里挪了挪,背过身去睡觉不在言语。方成抽完一袋烟后,熄灯睡觉。

次日下午文亮相完亲直奔猪场,办公室里聚集五六个饲养员在说笑,原因是第一个领奖金的饲养员,用自己的奖金买来二三斤糖块,和大伙一同分享这成果。

文亮进屋后,得奖金的饲养员抓起一把糖块递给文亮,埋怨文亮来得晚,再晚点大伙可要吃光了。

文亮看大伙兴致勃勃的样子,笑着说:“看来我还是有这口福的,没来晚,那没来的呢?连糖块味都毛不到了。”

饲养员开心的说:“不让谁毛到味,我也得让你毛到味,这窝猪保全下来,也免不了有你一份功劳。”

文亮双拳一抱,笑道;“哈哈,庆幸庆幸,我接功。开个玩笑啦,治猪是我的本职,养猪还是全凭你们的精心喂养,才会有成果。”

玉婷是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文亮,一句话也没说。

文亮与饲养员还在说笑时,大云又走进办公室,稍愣一下说:“今咋这么热闹,这是喜糖吗?谁有喜事啦,……”还没等大云说完,那位饲养员顺手又递给大云几块糖说;“你说是喜糖就是喜糖了。”

大云瞟眼身边站着的文亮,上下看了个满遍,眼神中露出一种嘲弄。“呦,今这是咋了,穿的跟个新姑爷是的,不会是你的喜糖吧?”

此刻文亮被大云说的有些尴尬,幸好文亮是个爱耍贫嘴的人,他灵机一动,接过话头说到:“我是打心眼里想让大伙吃到我的喜糖呢,那也得你同意才行啊,你说是不是?”

“癞蛤蟆,你臭美去吧……”

俩人的一段对话,引得大伙一阵哄堂大笑。玉婷轻轻的拍拍办公桌说:“大伙是不是该干活了?”

这时,史进生又走进办公室,他在外面就听到大伙的笑声了,进门就问:“呦,这人员都到齐了,开欢乐大会呢?”

“哪啊,是贫嘴大赛。”玉婷跟随一句。大伙纷纷往外走。史进生哈哈一笑说:“看看、看看我这一进来,还炒了大伙的兴趣,还都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