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三十一【原创】  

2016-04-18 09:31:1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后,大云要比往天到猪场的时间提前许多,见文亮的工作室门开着,于是她迈步进去。

文亮见大云进屋,嘴角微微往上一翘,把凳子推到大云近前,调侃道:“姑娘大驾光临本舍,请上座。”

大云瞪眼文亮,扑哧笑出声来。这时的大云还没等和文亮说上几句话的功夫,大云嫂子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叫她回去。大云没好气的对嫂子说:“你回去告诉他们,我不同意。”

大云嫂子淡淡地说:“你的事,我也不爱管,可是人家都到咱家来了,是妈让我来叫你回去。”

“烦不烦啊,你去和他们说,我不回去。”

“这话是咋说的,不是你妈你爸让人家来咱家,人家会来咱家?你说不回去就不回去,你觉得这事办的对不,行得通吗?”

“我说行的通,,,,,,”

“你爱回去不回去,回不回去都是你的事,我把话已经传到。”大云嫂子说完,很没好气的往回就转。

大云那种无奈的眼神看眼文亮,又从文亮身上转向嫂子的背影,她叹口气,跟随嫂子回家相亲。

大云刚走不一会,玉婷进屋就告诉文亮说,明天猪场来人参观。

文亮没吱声,玉婷见文亮对着眼前的诊包愣神发呆。心想,这是咋了,文亮平时都是很机灵的,这种对着一地发呆的情况几乎没有过。

玉婷微微一笑,提高嗓门又问:“怎么了,有心事?”说着就走到文亮跟前拍下肩说:“有啥好事,都想入神了。”

文亮被玉婷提高的嗓门惊扰,他回头看,玉婷的手正落在他肩上。文亮脸上略过丝丝无奈的苦笑。

“咋啦嘛,今咋这不开心?如信得过我,有话就跟姐说说看。”

“玉婷姐,你找我有事?”

“嗯,有事,明天咱猪场来参观的,我告诉你一声,没大事。顺便帮你把屋子收拾收拾,你这工作室堆放的七零八落的不像话。”

“奥。”文亮还是心不在焉的一副表情。

玉婷的视线还在文亮脸上打转,文亮正脸转向玉婷,很郑重的问到:“姐,我也不瞒你,我对大云的心思,我想你也是知道的。让你说说,大云这是咋想的,光我知道她相亲就有两次了,还有我不知道呢?她到底对我有啥看法?这不温不火的,没有个痛快话,是把我当傻子吗,,,,,,”

“呵呵,就因为这个呀,我当啥大事呢。”

“姐,这事对我来说就是大事,可不是儿戏。”

“你没听说吗?大云父母嫌你们家成分不好,是富农。可大云喜欢你,就因这个让大云左右为难,她相对象,也是迫不得已,看一个,不同意一个。不过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如果哪天还真遇到一个比你看对眼的,对事的,那可就没准了。”

文亮眼直了,他有些失望自语道:“原来是这样,她家嫌我家是富农、富农。”文亮重复着自己的成分。对玉婷说;“姐,你咋不早告诉我这些。”

“我认为知道不知道都一样。成分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两个彼此真心喜欢相爱的情感里都有彼此,成分有那么重要吗?她真正喜欢你,而且真心爱你,她应该懂得怎样去处理这种情感问题的。你说不是吗?”玉婷直视着文亮问。

文亮摇下头,然后又满不在乎的说:“算了吧,爱咋地咋地吧,逼她说也是难为她,还是顺其自然吧。”

文亮把话头岔开,开始说养猪的事。玉婷说:“近日每个饲养员,轮着闹饲料缺少,不知是咋回事了,以前不分饲料喂猪,没听说过有这种事,也没在意这些。”

文亮沉思片刻说:“也许是喂猪有奖给闹得。”

“也许是吧,我想不可能是被老鼠偷吃的。就像你说的,可能是他们的一种心理反应作祟……

正说着,大云走进来说:“你们俩不喂猪不分饲料,你们怎知不是真的丢?”

“怎么,大云你的饲料也缺少过吗?”玉婷问。

“可不,我丢饲料的次数不多,也就几次我没说,我想偶尔少个斤八两的,猪就少吃斤八的呗,反正它也不会说话。”

玉婷听后,没再往下问,说句出去办点事。说着玉婷走出房间。

剩下文亮和大云,文亮开门见山地问:“相亲咋样,相成了吗?”文亮显然不高兴。

“相成了,你看咋着吧。”

文亮听这话,勉强一笑说:“按说,这么快就回来,我估计十有八九没成,人家没看上你。”

“看上看不上,都不是他说了算的事。我说算那才算。我看你倒是,是不是看上你玉婷姐了,有事没事的就黏糊在一起,兄弟长,姐姐短的,叫个不停。”

文亮有点不爱听,指点着大云说:“大云,你就嘴损吧损吧,以后有你好果子吃。”

大云每次见玉婷和文亮在一起有说有笑,哪怕是谈论公事,大云就有醋意。每次文亮至少也得听到大云的几句讥讽嘲笑,把文亮搞的不知所措,无法回应,到最后不欢而散。

俩人虽然彼此爱慕,却从没有过浪漫的话题,一种不会浪漫而又真实的爱,占据着俩人心中的一席之地。

文亮喜欢大云,爱大云,但是和大云在一起,大云的话语总是让文亮觉得不舒服。文亮和玉婷,姐弟相称,他和玉婷在一起时,玉婷总能让他的心情轻松愉快,得以释然。

玉婷走后,文亮和大云没说上几句话又是不欢而至。

那天,巧嘴婆来方成家,给文亮提亲,方珠妈说,等方成从口外回来在说,她做不了大人和孩子的主。

事过十天左右后,方成从口外回来。晚上,方珠妈有些兴奋,和方成说:“今年咱文亮婚姻有动静了,有人来给孩子提亲,虽说咱成分不好,但这孩子的婚姻动得还不晚。”

方成微微一笑说:“是吗?看来这个臭小子还真不是孩子了。是谁来说媒的?”

“巧嘴婆来说的媒,她可是说成不少对了,除非青云那媒,让她做个大蜡外,还没有她说不成的,她几乎是保一对媒,成一对。”

方成停顿片刻说:“又是巧嘴婆,东家串西家串的,她没说是谁家的丫头?”

“说是她一个远方表亲家的丫头,比文亮大两岁,我说等你从口外回来后再说。”

“奥,还是她家亲戚,等她来时咱再问详细点,别看咱成分不好但是小子说媳妇,也不能是个丫头都行。这事文亮知道吗?”

“不知道,八字没一撇呢,没告诉他。”

“也对,,,,,,”方成两口子一晚上很开心,觉得儿子忽然间真的是长成大人了。

这天夜里,夜半时分,猪场的料房门轻轻的被打开了,一个黑影走到饲料桶前,黑影解开腰带,抓起料桶里的一把豆饼就往裤头兜里装,这时房屋的灯突然亮了,黑影惊恐的回头一看,史进生站在灯下,手推灯开关,一脸的严厉。可把来人吓坏了,腿脚瞬时发软,身子一斜,提着解开的裤子就堆在了地上。

史进生走到近前,看着如泥般堆在地上的老苏,问道:“老苏,你真是胆子不小啊,难道你没听到饲养员闹丢饲料的事吗?你还大着胆子在来偷,你年纪也不小了。猪场是信得过你,把钥匙交给你一把,为的是每天粉料方便,不是为了让你偷饲料方便的……”史进生的叱喝声不断提高。

老苏把老脸往下一低,声音发颤,说道:“大侄子,我偷饲料不对,我该受到惩罚,这都是因为家里人多、孩子多不够吃,饥饿逼得我才这么做的呀。大侄子,你就看在我和你爸,我们老哥两的情份上,求你绕了我,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干这种事了,绝不偷了……

史进生绷着那黝黑的长脸,严肃的说:“不行,必须得报告大队,你偷饲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