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二十八【原创】  

2016-03-13 10:46:0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二十八

玉婷狠狠的用力拍打着炕沿,对母亲说:“我爸的为人你老又不是不知道,咋就不说说他,顺着他的意由他来吗?妈你就那么窝囊吧。我看,我早晚也得毁在你俩手上。还有婶子你,保媒拉线是好事,但也要看看人家啥情况,两个人当时的好坏全凭你这张嘴,,,,,。”

这时的巧嘴婆,默不作声地盯着玉婷,她有些呆滞,心里也想反驳几句,可是这次她怕了,怕了玉婷,玉婷的话说的句句有劲。

玉婷停顿会又说:“别的我不想多说。妈;你老把青云家的彩礼全部的拿出来,让婶子给人家退回去,在麻烦婶子多跑一趟腿,以后我的事你们少管。”玉婷说完,又斜视俩人一眼。

玉婷妈望着女儿无奈的说:“我一个妇道人家不窝囊。能;还能到哪去。”

玉婷瞟眼母亲,心生怜惜。此时的玉婷好恨,恨的是父亲和二叔,也恨自己没有和青云有过沟通,每天忙在猪场。

巧嘴婆瞧着堆在眼前的彩礼,有些为难,她说:“玉婷没必要再给青云家退回去了吧,青云是对不起你在先,再说你爸也不会同意这样做的。”

巧嘴婆这句话一出口,又惹起了玉婷刚压下去的怒火,她拿起彩礼钱往兜里一揣,加上彩礼布料衣服,往一起一裹,火冒三丈地说:“你们等着、等着,我谁也不用,我自己去送,看他能把我咋地。”说完,玉婷抡起大包小包就往外走。

巧嘴婆紧追上前,拦在玉婷前面说:“玉婷,婶子去,婶子送去。”

“不用,你们不是都怕吗?我自己去办。”说着玉婷背包握伞的,往自行车的左右一跨,骑上车子直奔青云家。

到青云家后,青云一大家人见玉婷的到来都不由的站起身,让玉婷上座,玉婷站在屋子门口没有动,青云家人对玉婷是又赔礼又道歉。

站在屋门一旁的蓉儿哭诉着说:“玉婷姐,是我对不住你,要打要骂都中,我没怨言……

玉婷瞟眼蓉儿说:“事到现在我还能说啥,你既然喜欢青云,为啥不早和我说,偷偷摸摸的有瘾是吗?你们在真心相爱真心喜欢,这样做我是打心眼里瞧不起的,你们不光彩。玉婷又看眼青云说:以后我俩就当从没订过亲,没这码事。但愿你们俩个以后好好的过日子。你俩跟我出来一趟,把彩礼拿进来吧。玉婷说完,转身往外走。

青云一家人听到玉婷这么一说都愣住了,惊讶的目光望向玉婷的背影,他们本以为玉婷是上门来找打架的,因为青云事先是对不起玉婷的,更让一家人没想到的事,是玉婷为什么还要把全部的彩礼给退还回来呢?照理说不应该呀,,,,,。

青云感到很愧疚,他说:“玉婷你等一下。”

屋子里的目光转向青云,他这时还想干啥?

青云打开自己的木柜,拿出玉婷为他做的那双千层底布鞋,递给玉婷说:“玉婷,这双鞋我一直没舍得穿,还是还给你吧,因为我在没有穿这双鞋的资格了,太配不上她,玉婷你是个非常好的好姑娘……

玉婷瞧眼两年多前自己亲手为青云一针一线缝制做的这双千层底布鞋,她接过后,嘴角咧过一丝苦笑,淡淡地说:“没有配与不配,只有心底有没有,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只好拿回去了。”玉婷接过鞋,内心多种滋味油然而生,她说不出,转头回家了。

青云家人非常的感激玉婷。青云父亲竖起大拇指说:“好丫头,了不起呀,真是做到了大仁大义,是个干大事的好孩子,,,,,。”

几天后,蓉儿家被贴了大字报,蓉儿家的两只羊被举报,说是资产阶级尾巴,要揪出来批斗这种存有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的人,必须要砍掉这个尾巴,把两头羊全没收。蓉儿爸爸开始挨批斗上街游行。

青云从此离开文艺宣传队,去地里干活,青云一家人处处严谨自己的言行。

时日不多,老刘和侯坏两人,一起找肖青云谈了一次话。日后青云时常从恶梦中惊醒,醒后情绪显得及其低落烦闷。

蓉儿被青云惊动醒后,见青云大汗直抹,蓉儿关切地问:“青云你咋了?”

青云遮遮掩掩地说到:“没事,就是近日老做恶梦。”

“为啥?“

青云呆若木鸡的表情对蓉儿说:“蓉儿,咱们把孩子做掉吧。”

蓉儿先是一愣感到莫名其妙,问到:“为啥你要把孩子做掉,你啥意思?”

“没啥意思。”

“没啥意思?你这样说话,我有多么伤心,你知道吗?这孩子眼看五个多月了。”蓉儿说着,抚摸一下自己的肚子。望着青云说:“你摸摸,孩子在动。”容儿说着,把青云的手拽到自己肚子上。

青云抚摸着蓉儿的肚子说:“蓉儿,我也心疼这孩子,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委屈。可我夜夜做恶梦,恐怕这孩子来的不是好兆头呀。”说完,青云伸出臂膀把蓉儿搂进怀里,眼睛湿润了,他亲吻着蓉儿。

蓉儿感触到青云那颗潮湿的心在颤抖,他一定是有说不出的痛,心里有泪不敢流,,,,,,

蓉儿依偎在青云怀里,温柔地望着青云说:“我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吧,啥时去医院都中,只要咱俩好好的就行,我没有别的祈求。”

“蓉儿我让你受罪了。孩子;爸爸对不住你。”青云说着抚摸下蓉儿的肚子。

“青云只要你好好的,我做啥都是值得的,以后我们还可以再要很多孩子啊。”

‘孩子、孩子’青云面无表情的重复着蓉儿说的话,他更加把蓉儿搂的紧了。他黯然地说:“好了,蓉儿咱不说了,睡吧。”

两个人相拥而睡,蓉儿这一夜在也没睡好。早晨起来跟婆婆做早饭,她和婆婆说了昨晚青云要打掉孩子的事,她说青云近日夜里老从恶梦中惊醒,说这个孩子来的不是好兆头。妈看我们该咋办好?

婆婆听完蓉儿的话后,很没好气地说:“你们这是在作孽呀,你俩这是想干啥呀?看来我们真是管不了,随你们便吧。”

蓉儿的一席话把婆婆气的甩下手中活,转身进屋了。蓉儿望眼婆婆的背影,她不再言语了,继续烧火做饭……

几天后蓉儿从医院回来,开始做空月子。蓉儿妈让邻居的一个嫂子给蓉儿带过去二斤红糖和二三十个鸡蛋,蓉儿家的亲人没有一个人来登门看望她,包括姐姐。

青云每天收工回到家中,帮母亲洗衣做饭,青云也是为哄母亲开心,怕母亲唠叨蓉儿。

一天收工回来,老刘和侯怀又找了一次青云,夜里青云辗转反侧没有入睡,蓉儿被青云折腾醒后,蓉儿问咋还不睡,青云没有吱声。

“不睡觉,你下炕给我倒杯水喝。”

青云温顺的给蓉儿沏杯红糖水关切的问,还需要啥?

蓉儿每次看青云的眼神,那种情怀总是一点不减,她羞涩的微微一笑说:“我需要你,你懂啊。”

青云会意的钻进蓉儿被窝,把蓉儿搂在怀里亲吻着爱抚着,片刻后,青云的眼神里泛起了忧虑伤感的表情,他望着怀中的蓉儿,说道:“蓉儿你要好好的,要坚强的做完这个月子。我爱你胜过我的生命。”

蓉儿随口说:“不就是做个空月子吗?干啥要这样说,这么悲观,不坚强咋着,在你的照顾下,我会很幸福的,我会好好的度过这一个月。”

“蓉儿,人生没有太多的好事常伴,不幸随时也会发生,无论是谁还是都要学会坚强。”

蓉儿一愣,问道:“青云你咋啦,你不睡觉在瞎琢磨啥?我们真心相爱,彼此喜欢,因为爱终于能在一起了,难道不幸福吗?青云,我很幸福,能在你身边多苦,我也是幸福的快乐的,我不怕苦,更不怕风言冷语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