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五十五【原创】  

2017-01-08 16:20:15|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五十五

淑华说:“想啊,淑华哥是真的想你 们奥。”淑华看眼文武。

方珠嬉笑地指着淑华的脸说:“淑华哥害臊了、害臊了,还说想我们,一看就不是真心话。三哥你看淑华哥脸都红了......”这时的方珠彷佛回到了哪个天真灿烂的小时候,小方珠的影子回来了。

“方珠妹你还是这么调皮,看你还这样,我是真不知你是咋领导外面那一班人马的。”

 “嘻嘻,这不是见到淑华哥你了嘛,高兴的,不露本性才怪呢......”

淑华听方珠这么一说,他又何时不怀念那小时候的日子啊。

“方珠快别和你淑华哥闹着玩了,他来质问我,说咋把你淑荣姐唬住的。”

方珠看眼淑华,说道:“呵,这事还用问吗?两人你情我愿,就这么简单啊。”

“哈哈,还是我的方珠妹厉害,淑华哥服你、服你。”淑华双手一抱拳。

方珠兴奋地说:“淑华哥,我还得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三哥就等着结婚了......”方珠说着,转身出去叫母亲做午饭招待淑华。

淑华转头问:“文武 是真吗?”

“是的,等我们把新房盖好,就结婚。”

“在哪盖房?”

“大队早就答应了我的房基,就是不下来,也怪了,每次去问房基的事,张书记也是满应满许的,就是不落实房基的定向。”

淑华停顿片刻说:“是吗?看来你得送点礼了......”

 “啥?送礼。”

“啊,就是送礼,到时一准能行,你这么有脑瓜子的人,难道还看不透吗?”文武点点头。午饭后淑华走了。

经淑华这么一提醒,文武还真买了两瓶古井贡酒和一条春耕香烟给张书记送去了。可是张书记说啥也不收。还是态度温和而耐心地告诉文武,再等等快了、快了。就这样,文武一家人在焦急中等待着房基地下来。

近阶段,巧嘴婆是三番五次的来方珠家里提亲事。方珠的态度很坚定就是不愿意。

张书记看巧嘴婆说媒不中用,就甩开了巧嘴婆。张书记直接托媒到方荣那里,方荣是满心欢喜愿意去说和这门亲事。方荣那可是方珠的大伯呀,心想,他出面说媒一定是有力度的。可方珠却是谁来说和也不行,所以方荣再次说和,也没起啥作用。张书记可不死心,又托到玉婷那里去说和。

那天上午,方荣和玉婷爷俩是有啥要紧的活也不干去了,一起来撮合方珠这门亲事。再加上两个哥哥和母亲也跟着说和。

方珠环视下家人,又见大爷和嫂子费尽心思地说和,听着家人们那些终肯的语言,看着他们那耐心的表情。方珠思索片刻说:“大爷、嫂子你们都不用说了,我答应这门亲事就是了,但我有一个条件,他们必须得答应我。”

“方珠你快说,是啥条件?”方荣迫不及待地问。

方珠说:“告诉他们五年后在商量结婚的事,如果行就算妥了,不行,以后谁也别来烦我。”

“好好好,反正你们都还小,中中,我这就去张书记家告诉他们去。”说着方荣是起身便走。

这时一家人很是开心。因为张书记家是响当当的拔尖富裕户,是权钱都具备的好门户。文武拍着淑荣的肩头,望着方珠说;“没想到方珠还真有同意的这一天了,我以为方珠永远都不会同意的。”

淑荣看眼文武说:“世事都在变啊,那有啥想不到的。”

“你不知道,自方珠不上学那时起,给我的感觉,她是看不上张强那小子的。”

 “向来是好事多磨啊。都啥时候了,你咋还说那小子那小子的。”淑荣斜视一眼文武。

方珠冲着哥哥嫂们微笑着说;“大嫂子、淑荣姐你们都别走了,吃完午饭再回吧,我先出去一会,午饭不用等我了。”说完,方珠出去了。

方珠妈望着女儿走出去的背影高兴地说:“这丫头终于开窍了。今,你们都别走了,都留下吃饭,文亮回家把元稹(文亮的儿子)和他姥姥接过来,再去叫你大爷过来,文武你去割几斤肉,在去供销社买几样罐头回来。玉婷、淑荣帮妈做饭。”方珠妈高兴地吩咐着。可是全家人竟然忘了问方珠去哪了......

话说张书记家,听到方荣带来的这一好消息,方珠终肯答应了这门亲事,那是兴奋的不得了。张书记哈哈大笑,说道;“看来,真得是媒人过硬才行。方珠那小丫头从几岁起,我就特别的喜欢,聪明伶俐.....。我非常感谢玉婷你们爷俩啊。大哥今就别走啦,在我家咱老哥俩喝一顿。”说着张书记就冲里屋喊;‘强他妈,你去供销社买几个鱼和肉的罐头,在炒两个菜,今中午我们老哥俩痛痛快快得喝一顿。’

“可别,我得走,家里还有别的活等着我干呢。”

“大哥,今啥活都不急,我这是大喜事,高兴啊,今你要是走了,就是不给我老张的面子,瞧不起我。不管咋说,从今起我们就是亲家了,你我都不是外人......”张书记高兴的不知和方荣说啥事好。

方荣不好意思在推脱,只好留下来在张书记家喝酒了。方荣和张书记攀上亲家那也是开心的很那。

再说方珠从家出去后,她奔向墓地,走到父亲坟前。她望望四周荒凉的杂草从,这已是九月中旬,天气阴冷,湿气超重,她默默伫立在坟头前,许多心事在默默的无言里,淹没在心底,她转头望向远处的村庄,她心酸了,双眸垂泪......

秋风阵阵吹凄凉,

黄叶片片落忧殇,

满地处处凄婉景,

心地怿突似冰霜,

试问谁知此时境,

泪落滴滴化倾尝。

方珠抹把眼泪,整理下心情,回头向父亲坟茔深鞠四躬,离开了墓地。

她骑车直接去了外贸公司找舅舅,要在舅舅那里打开她心中早就计划好的出口。她想在她们那个较大的村庄里,搞个代外贸收购一体的经营模式收购站点。采购、收购、毛芦苇去皮后需要熏、蒸、烤、漂白。这一流水程序都由她方珠来主管经营。

见到舅舅后,方珠把大概意思和舅舅一说,舅舅听明外甥女的来意后,摇头了,舅舅说道;“我说方珠啊,谁敢把这么严谨的一个项目能交给你一个小丫头去做?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方珠说:“舅,这我知道,只要你老把我这一提议转告给你们外贸公司经理,在引见你们经理让我认识就行,剩下的就不用你老了。成不成看我的,舅你老看这样行吗?”

舅舅看着外女那满脸自信的表情,和那坚定的目光,又问:“你有几分把握?”

“舅舅,我和你老这样说吧,我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把它经营好,你老肯定不信。可我有百倍的信心,我在收购苇链那家,帮他们忙活了十多天,我掌握了那些技能,我也有实际操作管理的能力。这都难不倒我,只要你老引见你们公司经理让我认识就好,我会和公司经理详谈的。”

方珠这么一说,让舅舅没想到这个外甥女,人不大还挺有心眼的,说起话来头头是道。舅舅想到这,又看看外甥女,他点头了。心想没准这小丫头还真能行得通,到时真成了的话,岂不是姐姐家的一大福分。舅舅决定帮这个忙。方珠在舅舅那里吃过午饭后,舅舅带她去见外贸公司经理。

经理一见方珠面,就觉得不一般,他的眼神盯着方珠上下打量片刻,转头票眼舅舅,问道;“这是你亲外甥女吗?”

“是啊、经理,咋的不像吗?”舅舅微笑地问。                       

经理似笑非笑地看眼舅舅,又扫视方珠一眼。她修长的身材,虽然还不丰满,但她显示出一种威仪千千的气概,要不是她嘴边、那迷人的笑靥和那明亮的眸子、以及她那可爱年轻的全身有那么一种亲切、富有活力,对人总是那般迷人的微笑,人们便不敢接近她了。

经理心中在想,这丫头形象太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