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五十三【原创】  

2016-11-30 16:11:4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五十三

巧嘴婆目送着方珠妈,轻叹一声道;小丫头主意还挺正,这小丫头放着送上门的好事不要,充哪家子大尾巴鹰,真是个毛孩子。巧嘴婆虽是这么想,但面对这种婚姻之事,剃头挑子只是一头热的状况,也是一点办法没有,只好怎么拿过来的彩礼就怎么送回去了。但张书记家对方珠是一点都没死心。依然的执着。

方珠经过这件事,也激发了她的思想,尽快脱离贫困给他们看看。方珠从此不言不语,每天出去一门心思去找买卖做。方珠妈见方珠一天到晚的骑车老往外面跑,没好气时,嘴里会常带些不干净的语气对方珠说;‘你妈没把下在外面,看你不成野丫头啦......’每次方珠都当没听到,仍然坚持着自己的想法,每天走出家门。

那日夕阳还没沉下,方珠从镇上回来,路过大队门口,赶巧史进生回家,方珠在史进生眼前一闪而过,史进生急追几步,喊着方珠把信拿回家。方珠一听是进生哥的声音,她灵活的跳下自行车,回头喊‘进生哥’。‘史进生答应着,走到方珠跟前递过信,说:‘你二哥来信了。’

方珠高兴的接过文斌的来信,看了看说;‘进生哥,我骑车先走了。’

史进生笑呵呵地说:“快回吧,骑车小心点......”方珠骑上自行车,头没回的返挥手说;‘知道了,进生哥你在后面慢慢走吧。’史进生望着走远的方珠,心想‘方成哥要是活着该有多好......

方珠拿着文斌的来信,高兴的跑回家,进院门就喊在院子喂猪的母亲。方珠妈一勺一勺地喂着她的猪,也不看眼方珠,没好气地问;“啥事,不天黑你算是不想进家门.....

“妈,我二哥来信了。”

方珠妈一听文斌来信了,显然的高兴起来,转头问道:“你二哥来信都说啥了?快念给妈听听。”

方珠走到母亲跟前,把信打开,一字一句的念给母亲听。念完后,方珠说;“妈,二哥的意思是,毕业后同他的女朋友留在省城教书,不回县咱了。”

方珠妈听后,脸上渐渐失去笑容,随口道;“放出去的鸟,随他去吧。照这么说,他是真的有对象啦?”她重复着问方珠。

方珠点点头说;“是啊,二哥对象还是省城的呢。”

“省城管啥用?”

“省城好啊,妈你想,省城多大。”

方珠妈瞪眼女儿说;“就知道往外跑,多大地也不如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好。”

方珠有些不明,望着母亲说;“我想二哥要不是因为女朋友是省城的,他毕业后定会要求回咱县的......

“他这是有了媳妇忘了娘,这是在论的老话......

方珠妈显然有些悲观,方珠看得出,她说;“妈,我同意二哥的选择,他无论是在哪都是你老的儿子,教书育人,我支持。”

方珠妈票眼身边的女儿,叹口气说;“别给妈宽心丸吃了,妈懂......以后咱家也算少笔开销了,你二哥可以挣工资,帮不帮家里是他的事。咱娘几个可算把他供出去了。”

 “妈,看你老这小心眼长的,我二哥可不是那种人,你老放心吧。”

“小心眼不小心眼的,他找城里的丫头有啥好?人家能瞧得起你个穷小子家?真成了,等以后结婚过日子他就知道了......

“知道啥,咱家咋啦?你老不懂,爱情没有贫富......|

“呦呦,爱情,你小小的人懂啥,爱情能当钱花?还是能当饭吃?不吃饭能活吗?丫东丫的,说这话也不嫌害臊。”方珠妈边说边扫着猪食槽边上的猪食。

方珠收起信,说:“这有啥可害臊的,只要两人相爱喜欢就行,不吃饭也成。再说啦,你老看谁是因为俩人相爱饿死的?”方珠丢给母亲几句话后,进屋去了。

方珠妈抬头看眼从身边走开的女儿,边往猪圈哄猪边说;‘真是孩子气,我是为你们考虑,为你们好。哎 这真是没挨过饿,永远不知挨饿的滋味。没挨过白眼,永远不知挨白眼的感觉。’

晚上吃饭时,方珠把二哥毕业后要求留在省城教学的事说给三哥听。文武高兴地说;“妈,我们家终于有一个在大城市工作能见世面的人了......

方珠妈淡淡地说;“他无论在哪工作,他的老根也是咱乡下。”

方珠冲三哥一眨眼说:“三哥,妈说得对......”文武随之也应和着。

方珠妈放下碗筷,说;“你们哥俩不用使眼神,真以为你妈瞎呀。”

方珠吐下舌头。文武道;“妈是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奥......

方珠妈笑了,睨视着儿女,说道:“你俩少给妈耍嘴皮子。”文武嘿嘿地笑着。方珠已经好久没有看到母亲的笑容了。文斌留省城工作给这个家带来一份喜悦。

日后方珠在镇子上看到一家新开业收购芦苇链的门面,方珠把车子往旁边一扔,进去打探盘问。得知这家收购商是代替外贸公司专门收购出口精致芦苇链的。她得知这信息后,她先了解下程序,后又打听,去哪里采购毛芦苇,然后自己又合算一下能赚多少钱。方珠把一切信息落实好后才回家,回家后,也没顾得和母亲说声去哪,她迫不及待的跑到田野,把文武从地里叫回来和母亲一同商量此事。

文武听候,很兴奋地问;“方珠这项家庭副业赚钱不?”

方珠妈跟随说,“是呀。丫头,这活好干吗?”

“妈、三哥,你们放心,我算过了,很赚钱的。这是刚兴起干,只要保证质量一定行。人家可以干的了的,咱凭啥干不了。这就要看三哥敢不敢骑车去百余里外,买芦苇了。”方珠望着文武说着。

文武对方珠说;“你真把你三哥瞧扁了,那有啥不敢去的。”

方珠妈担心地说:“我看不中,还是得叫个伴吧,文武你头次出远门,妈不放心。让你大哥和你去趟吧。”

“三哥,我看中。”

文武思量一下小妹和母亲的话后,说;“中,咱说干就干,后天我们哥俩就去买毛芦苇,方珠你真的打探好了吗?”文武还是有点不大相信地又问一遍。

方珠肯定又保证说;只要你能买来就好办,去熏蒸,去交货,三哥这都不用你。明天我去找毛芦苇的样品,你只管照样品去买。

“有毛芦苇的样品那就好办多了。”文武信心十足地说。

娘三敲定好后,方珠开始出去筹划生产苇链的用具。几天后,方珠把生产芦苇链的工具都预备齐全到家后,文武文亮把生产苇链的架子支好,一切就绪。这种精致的苇链,要经过几道程序,先剥去芦苇皮,再去收购商家那里漂白熏蒸,然后在回家操作。一家人开始正式忙活起来。

方珠望着第一块苇链的出炉,她高兴的赞不绝口;一块一米宽两米长的精致成品。它精美细密漂白,真是漂亮极了,怪不得是出口物品。方珠非常的兴奋。

紧接着娘几个是越干越熟,没黑没白的干着,越干越快。一块苇链能赚到五六毛钱,一天下来娘三个就赚上十来块钱,那些小木槌均匀的敲打出一曲高昂的致富乐章。小木槌在方珠细嫩的巧手上,上下翻飞,不多日就磨出了老茧。方珠对这项制作苇链的家庭副业,自己就要求细致严谨,所以每次经过严格的验收,从没有被退回来过一块。

     村里人见方珠家里干这项家庭小副业,越干越火时,都纷纷来方珠家里看 来她家里学。方珠边干边耐心的给大伙合算一块苇链的经济账,把本钱除外,一快苇莲能赚多少多少。然后她在传教技术。渐渐的村里闲杂人少了,都开始了这项家庭小副业......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