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二十二【原创】  

2015-09-12 10:13:2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蕊香·二十二

数日后,媒婆来给玉婷提亲事,媒婆凭着三寸不烂舌之嘴和大麻子夫妇下保证说:“一会玉婷回来,你们做父母的先给玉婷提个头,然后看我的。”

大麻子说:“她婶子,那就不管你咋说了,只要你把这门亲事说成就好,到时我们老两口子得好好的答谢答谢你。”

小伙子是本村的肖青云,小伙子可是一表人才,品性也好,文艺宣传队里的主力演员,家里排行在三,人称外号三姑奶奶,简单的针线活是难不倒他的,肖青云和玉婷同龄,他可是全村大多数女孩子们的心中偶像。

可这话头,还得说回来讲,大麻子从弟弟嘴里得知玉婷与文亮的事后,大麻子当时就烦了。文亮还是个没长大的大孩子,这孩子他不喜欢,身上有种不受约束的野气,跟个没把的流星似的不成熟,还是个富农子弟。这丫头咋就看他好了呢。大麻子想,哪能把一个绝好的闺女给这样的一个孩子呢,玉婷可是个能顶半边天的能干丫头,自家成分又好,在找对象方面那得好好的挑挑才是。

于是大麻子夫妇处处开始留心玉婷,留意村里的小伙子,把全村的小伙子们摸了遍,最后终于摸个最佳人选,大麻子瞄准了肖青云,小伙子稳重英俊,中农成分,大麻子托出村里最资深的媒婆来说这个媒。

巧嘴婆得知情况后,巧嘴婆想,那得先去肖青云家问问,因为是大麻子家先看上人家小伙子的,她还不知道人家男方家里同不同意,有没有处对象。想到这后,巧嘴婆拔腿就去了肖青云家。果然不出巧嘴婆所料,肖青云还真是不同意。巧嘴婆问为啥?人家玉婷那里不好?

肖青云说哪都好,是自己不够好,现在还不想找。巧嘴婆是干啥吃的啊,她灵机一动说;“我猜一下吧,如果猜对,算我没说,猜不对那我还继续说这个媒,你看咋样?”

肖青云看眼巧嘴婆,嘿嘿一笑说:“看来当媒人也不容易,很累奥。”

“哈哈,你不用管我累不累,我猜你已经有心上人了,但现在你还拿不准对方,对不对?”

肖青云就是一愣,她怎么猜到的,可是对方女孩的心思肖青云还真的是没有完全的摸透,所以他还不能承认这个事实。

巧嘴婆看肖青云的表情,便得知一二,她说:“中了,算我没说,就当是串个门子。”

此刻青云父母的目光转向儿子,母亲问:“三啊,是哪家闺女?你说出来,正好让你婶子也好给你提提亲去。”

 “是啊,你说吧,我去给你做这个中间人。”

“看你老说的,跟真事是的,我哪来的心上人,根本没有。”

 “没有,这不正是好事吗,玉婷那丫头不错也能干,她家爸妈是看上咱了,咱还有啥可挑的?”

“这事,以后再说,我不想考虑这么早。”说完肖青云甩袖出去了。巧嘴婆有些尴尬。

巧嘴婆回去,又去大麻子家,把肖青云前后的表态那么一说,大麻子不慌不急的说:“好办,过些天你再去提提看看,能成最好,不成也不能强求,对孩子们都不好。”

不几日,肖青云被派外面去修河,那活够苦够累,每天抬土方挖渠,虽然伙食很好,有肉有鱼有油条吃,但是,那苦那累是一般人承受不了的。

在说肖青云,平日里除了舞台,就是大队部的展览馆招待所,跟着里外忙活,还从没怎么干过重体力活,这下可就惨了,修河挖渠他哪能吃得消,十多天后病倒回家。

那天岳蓉儿和玉婷在办公室闲聊时,蓉儿问:“你去看肖青云没有?”

“没有,为啥去看他?”

“他修河累病回家了,前天回来的,就这么几天不见,都不像他了,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黄瘦黄瘦的。”

“咋着还累病了,一个大小伙子。能累到那份上吗?”

“可不是啥呢,你回家和你爸说说,别让他去修河挖渠的了,关键是他从来没干过那种重体力活,修河挖渠那活他哪能受得了。”

玉婷听完说:“中,到家和他说说去,既然干不了,可以派别人去,我听说有愿去干的,说修河的伙食可好了。”

岳蓉儿微微一笑说:“也许是各练一套功吧。”

几天后的一个晌午,媒婆来大麻子家和大麻子夫妇说,肖青云那孩子答应下来了,现在就看你家玉婷是啥心思。看她咋说吧. . . . . .

正说着,赶好玉婷回家吃午饭,进门的玉婷见村里有名的媒婆来自己家,心里一怔,她想又是为姐姐婚事来的,姐姐的婆家可着急催促结婚呢。

玉婷有些大咧地说:“呦,婶子来了,婶子可是大忙人,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你老来,一定又是为姐姐的婚事来的。”

“你姐的婚事前几天说好了,玉琴答应,她说等过了年就行。今我是为你来的。”

“为我,呵呵,为我啥事。”玉婷指下自己的鼻子,毫不在乎的说:“婶子为我来的,难道说,要给我找个婆家啦?”

玉婷妈看眼女儿说:“她婶子,你看看我这二丫头,那有个正形啊。”

“大嫂,你这二丫头多好,我就喜欢这样的孩子,直爽,她说的是实话,我是给她提媒来的。”

玉婷一听这话,有点急了,“婶子你等等,不是我听错了吧?”

大麻子在一旁说话了。“你婶子不和你开玩笑,是给你说媒来的。”

“是谁啊,哪的?”

“我说侄女,婶子给你提的媒保证错不了,拿不出去手的,婶子也不会给你提。婶子把你们年轻搭配的,那都得是郎才女貌的。咱村肖青云你看咋样,那可是咱村里一流的小伙。”

玉婷一听这话手一摆,当即对媒婆说:“婶子,你老别提了,我还不想找,再过二三年你老在费心吧。”

玉婷妈说:“再过二三年你都多大啦,一般大岁数的,谁会等你?”

“反正现在我不想找。”玉婷回应的很坚决。

大麻子话里话外的,说的也很坚定,他说:“玉婷我也告诉你,别的事都可以随你,婚姻大事由不得你,比你岁数小的,门你都别想,信不信由你,你看着办。”

玉婷听后一愣,这是咋了,自己心思被父母看穿了吗?

结果亲事没提成,闹得谁都不愉快,巧嘴婆走后。大麻子警告女儿到:“你知道肖青云是为啥去修河挖渠的吗?你不信,文亮一样的也能干那种活去。”

这时的玉婷感到惊疑,心想见鬼了,这是谁多的嘴,八字没一撇事。她感到爸爸极度的卑鄙,她斜视一眼父亲,说道:“你手里有权,就能这样做是吧。烂舌头的话你也听,你够狠。”玉婷说完,狠狠的把门帘往后一甩,去自己的房间,午饭也不吃了

大麻子心想不管你咋说,老爸这样做也都是为你。

玉婷经过多日与父亲的暗劲较量,玉婷最后只好听从父母给她做的亲事安排。玉婷的屈服,是为了两个无辜的年轻人,一个是她喜爱的,一个是她欣赏的,为的是他们都不受到权利的折磨。

农历九月底,文亮被玉婷推举去县里学兽医,玉婷把文亮送到县城畜牧局培训班。文亮知道玉婷很快就要和肖青云定亲了,文亮心里也就轻松很多。

玉婷帮文亮办完手续去吃饭,找一个简单的小饭馆要了斤半饺子,两人坐在小餐桌前,等待上饺子的同时,玉婷看眼文亮,文亮那衣服穿的,是里套外套的,有些不利落,给人一种笨重的感觉。玉婷问:“你咋还没穿那件毛衣呢,现在天冷了,正是穿毛衣的时候,毛衣挺保暖的,比你这么里套外套的要暖和的多,还轻便。”

文亮看眼玉婷,有点不好意的说:“藏着呢,谁都没看不到。”

“为啥要藏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