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十六【原创】  

2015-08-01 16:48:4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珠妈心里很不踏实,到现在大麻子还没派人找上门来,这事决不会不哼不哈过去的,大麻子那帮人哪能会放过这种事,没事还贼眉鼠眼的找谁茬呢。唉;这是耐着那个缺德的了,早晚不得好死. . . . . .方珠妈心中暗骂,心底一直七上八下。

秋收还没完活,家家自留地里的那点玉米,还没全部收回家,在玉米地里穿插的白菜,正是生长时期,片地葱绿。

天气还是很热,方成领女儿来到自家地里后,方成先砍根甜玉米杆,然后剥去外皮,露出甜穰递给女儿,小方珠接过后,随即咬下一口,这是小方珠最喜欢吃的甜杆,嚼着吸吮着那种清甜清甜的甜杆水。

“好甜,真的好甜,爸你尝尝。”

“爸不尝,你吃吧,吃完爸再给你找一根去。”

方成说着,领着女儿来到地头,那是一条东西通行的宽敞田间道路,方成找颗树阴凉盘腿坐下,方珠也学着爸爸的样子,紧挨坐下,嘴里不住的嚼着吸吮着甜水,方成抚摸下女儿的头。

小方珠仰头向爸爸扮个小鬼脸嘻嘻一笑。

“小大人,喜欢吃甜杆,等那天爸给你砍一草袋子背回家,管你够。”

“真的?一言为定。”小方珠高兴的对爸爸说。

“真的,一言为定。”说着父女两开心的大手拍小手,小手拍大手。

方成瞅着坐在身边的女儿,跟个小大人是的,天真的,不时地问东问西,小脑袋时而还摇晃下那两条长长的小辫。方成脸上露出丝丝欣慰笑容。本想一人来地里梳理下自己的不快,顷刻间的方成,那些烦躁仿佛正在慢慢的游离。

“爸爸,二哥来了。”方珠歪着小脑袋,用小手往路口一指。

方成转头看去,果然是文武跑来,小方珠立起身向文武奔去。

“三哥你干啥来了?”

“妈,叫爸你们回家。”

方成自语,麻烦事来了,早来晚不来,早晚都要来的。他站起身拍拍裤子,随后拿起锄和两个孩子一起回去。

方成进家后把锄放在房檐下,和两个孩子走进堂屋,方珠妈在堂屋地上编织着她的苇席。见大人孩子走进堂屋,她停下手中的活说:“老刘来家找你,进屋后,先四下撒眸眼才说,让你晚上去畜牧场,我问咋啦,出啥事了吗?他冲我冷笑一下说,是公社给大队来的电话,让你晚上去畜牧场就知道了,其余的不用问。我把他送到门外时,他又回头对我说,你没必要知道。老刘那个大黑眼珠子跟个灯泡是的转了转,又说没大事。他爸,你说这个老刘是卖的啥关子,说的我摸不着头脑的,倒底是咋回事?”

方成听后说到:“他说没大事,可能是没大事,那有啥不放心的。别多想。队里都收工了。别老织那玩意,织那东西还有个完,快点给孩子们做饭,我去找人给我剃剃头。”

方成说完,转身往外走,方珠妈不知咋的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有种说不清,乱糟糟的感觉。

方成出去找人剃头。他去过道,找对门的史进生剃头,史进生刚刚从大队开会回来,方成是后脚跟了进去,史进生父亲在院子忙活那点菜园子,他招让方成屋里坐。

史进生进屋擦把脸后出来。“呵呵,大哥,今咋这闲在了,咋样?”,

“啥咋样?”

“高升去畜牧场上班咋样啊,还有啥咋样。”

“奥,是这事啊,还中。我还以为你问我,大队门口给我贴大字报的事呢,难道你没听说?”

“那么大个动静,今一上午,我又是在大队开了一上午会,能不听说吗。连尚老爷子在自家捂着做点饭吃,都能被那种人给揪出来,更何况贴在大队部门口的大字报了,公知招众的,那个大麻子没去你家找你吗?”

“没有,老刘倒是去家里告诉你嫂子了,说今晚上,让我去畜牧场,也没说别的他就走了。”

“奥,是老刘啊,我还以为是大麻子呢,这葫芦里都卖的是啥药呢?在大队开一上午的会也没听说,关于咋处治你的事。”

“管他啥药呢,不管在哪解决这事,也绝不会绕我,你先给我剃个光头,不怕光,剃光光的,开批斗会时,好得他们打. . . . . .

“开批斗会时,打脑袋的少,揪头发的多,你真是把批斗会看透了,哈哈. . . . . .

“不管咋开,只要是批斗会还想好受,好受就不会给我开啦。”方成说着,洗洗头,坐在板凳上,等候史进生给他剃头。

史进生铛铛剃头刀,然后很熟练地刀刀不离头的操作着,他问:“哥让你猜,尚老爷子的事是谁揭发的。”

“我哪知道是谁揭发的,猜不出来。”

“三鼻子眼揭发的。”

“等等,你说谁?”

“三鼻子眼啊。”

“奥,我说呢,离得远连饭味都闻不到,咋会被大麻子知道了。原来是住一当院的,这可不好提防了。话又说回来,三鼻子眼为啥去大队揭发尚老爷子,人家过生日碍他啥事?”

“哈哈,那个老绝户嘴馋呗,他哪有个好心眼子。哥,你这事,你能猜出是谁干的吗?”

“猜不出来,谁脑门上也没写着,是他干的,这事不能瞎猜,他黑夜睡不着觉,干啥去?让他去写,让他去贴吧。”

“唉,我可没有哥的肚量大,就是现在不找他茬,我早晚也得找上他,再说他也没少得到大哥你的好处。”

“兄弟这么说,你听说是谁干的啦?”

“大哥,我哪知道,我只是琢磨咱村谁家没有用过,你给弄来的化肥,哥你每次担多大的风险,受苦受累的谁不知道,连一分钱好处也烙不下,到头来还被人给黑了一把,冤不冤?”

“这个不要紧,只要不是联名黑我就中,老嗑瓜子,终归是要磕出个臭虫来的。还是好人多、好人多呀……”方成的话音拉长。

“你也别把谁都看成是好人。今上午大队开会,说过两天,全县来咱村大联查。有些事都要处处小心。”

方成听史进生这话里话外的,他可能是知道谁给他贴的大字报了。史进生的话一时让方成心里感到暖暖的。

方成剃完头回家,吃过午饭后,狠狠的睡上一大觉。准备迎接晚上的批斗会,挨批斗是无疑的了。

吃过晚饭,方成去了畜牧场,还没等走进会议室,就听从屋里传出员工们的吵杂声,这个会议室其实就是平时大伙用来吃饭的房间。方成一脚刚迈进屋子,一个机敏的年轻人高声地说着:“看今晚,方大哥给我们带来了光明。”一句玩笑话,使满屋子人的目光都投向方成,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杨场长按开会钟点准时走进会议室,在外面他就听到大伙的笑声,进屋问:“大伙咋都这么开心?”说着,老杨转头看看刚好落座的方成,方成那锃光瓦亮的光头,老杨也不由得把嘴角往上一提,说了句,“真够形象的,这头不早剃不晚剃的。‘说着,目光转向大家,’人都到齐了吧,开会。”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