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十五【原创】  

2015-07-25 08:38:13|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呵,你们小哥俩有样了,哪来的这么大的小脾气,怀里抱的都是啥?”

顶着一脑门子火气的文武直奔里屋,把那一抱纸往炕上一滩说:“爸你老看看,看看,他们这是给你老写的啥。”

在一旁的小方珠一直慌张的绷着小脸看着爸爸和三哥,生怕爸爸打三哥。

方成没说话,看眼身边的文武和方珠,顺手拿起纸团舒展开一块看,虽不全面,方成立时心里明白了,这分明是别有用心的人给他写的大字报,全家人都围上来,文斌跟随着一块一块的往一起拼对,在一旁的文武问,“二哥,这上写的是不是都差不多。”文斌点点头。

站在一旁一字不识的方珠妈脸色变得有些煞白,心惊肉跳的问:“他爸,这可咋办。这是那个缺德鬼干的,咱这是耐着谁家了呀?”

这时的方成显得格外淡定,他说:“文斌别看了,收拾收拾把它扔灶坑去烧热炕。这没啥,你们都放心,从现在起只要你们不做出格的事就中,那就没麻烦,知道吗?”方成看眼身边的文武。然后告诉方珠妈,放桌子吃饭,吃完饭该干啥活干啥活。”

方成的淡定使得一家人,不在那么的恐慌,这顿早饭吃得很沉闷,一家人没有一个想说话的,敏捷爱淘气的文武,呆头呆脑的吃着饭,脑子里不断的闪现批斗吴金花老人的场面。

方成吃完早饭后,又嘱咐一遍文武老实在家呆着别出去惹事。然后去畜牧场上班。方成在上班路上一直在琢磨,尚老爷子过生日的事才过去几天,今早咋就轮到自己了呢?方成脑子里不停的从头想,自己这是惹谁了吗?还没等想出来个头绪,车子已经骑进了场里。

方成今天上班迟到了,进场后,场里几乎没人了,员工们都早已去上工,方成心里觉得有些不得劲。他刚把自行车推进车棚,被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老杨叫过去,老杨没问方成来晚的原因,只告诉他过两天动身出门去外面看看市场。

方成坐在老杨对面‘奥’了一声,随口又问:“都是谁去?”

“咱俩。”

“就咱俩吗?”

老杨肯定的说:“是,就咱俩。”

“那个啥,奥那个李,场里老李。”方成拍下脑门,自己感到有些心不在焉。

老杨心想,这家伙夜间净想美事了吧,连觉都没睡好咋的,无精打采的,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老杨看眼方成说:“你是想问老李去哪了吧?”

“对对,我来了几天,咋一直都没见他。”

“人家调县里去上班了,谁有好工作愿意守着这个破畜牧场呢,调走快两个月了,以前我们两个是很好的搭档,他也很懂马道,他可算是个全才的人。人家有人可以往上走走,我也不能老拽人家的后腿不是。”

“奥,原来是这样。”

“你可不知,我是费了多少嘴皮子才把你请来的,我老杨都快把公社书记办公室的门槛子踢烂了,他才答应我。前几天和你们大队要人,你们大队又不愿给,还是上级说话好用,一个电话,如一道指令,你们大队没说的了,哈哈. . . . . .

方成听到这时才知道,自己为啥能来到畜牧场上班的,可是方成听得扔觉得怪,轮谁也轮不到他不是吗?

“你不大明白吧。我要你的原因是你懂行,去年买马,遇到你们大队的那个会计了,从他嘴中得知你的一些情况。你们村那个叫王二麻的算什么东西,长得跟土豆似的,就是草包一个,他懂啥?”老杨一连串的把王二麻好贬。

“呵呵,人哪能都一样,各有各的长处。就说今一大早吧,我家三小子和闺女出去玩,不一会给我抱回来一抱纸,我打开一看,都是给我写的一张张大字报,可把家的大人孩子都吓坏了。”

“因为啥给你写大字报,我早听说你的口碑不错的。”老杨听着有些惊疑。

“嗨,再好的人也相应不下所有人。说我搞投机倒把,一而再再而三,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眼里无组织无纪律,不把村委领导放在眼里.必须的揪出来整斗 性质严重啊。”

“那你打算咋办?”老杨急切地问。

“我有啥好办法,除了暂时的平稳住家里大人孩子的情绪外,剩下的只好等着接应批斗会了。”方成的表情有些呆滞又平静,心中却燃烧着熊熊怒火,他感到很不是滋味,有种腥的味道。

“你呀,不能坐以待毙,先通融通融你们村的大队书记,听说他人品不错,听听他们是啥想法,这事不能干等着。”

“这事还咋通融,事实就是如此。”

“啥事实,有啥凭证吗?”

“贩卖化肥确实是事实啊,我姐夫可说是个大能人,他家是镇上的,镇上地少,所以他是一直都做倒买倒卖的买卖,无论形势多紧,他干他的常常不着家。我是每年都帮姐夫卖些化肥,卖给村里的老少爷们,姐夫说卖给他们稍便宜点吧,都是庄里庄亲。在说村里的老少爷们种那点自留地,当时也是急需要化肥的。

让你说,家家的那点猪粪生产队里都扣去,老百姓的那点自留地在不用丁点农肥,竟用那点灶坑扒出来得灰土它能长出好庄稼来?

我也是加上村子里的老少爷们总来家找我,说给他们在弄过来点。我这人最怕谁来求我,好像咱们很难求是的。当时我也想过,这也不是干坏事,虽然不能随便的倒买倒卖,可也不能眼看着每户的那点自留地里,还没个好收成吧。只好顶着风险,夜里把姐夫倒来的那些化肥,每次偷偷的拉回家几代来,然后在暗自召集村里那些买化肥的人,谁先来谁后来,关上家门,在一家一户的匀兑给他们十斤八斤的。那种感觉,就像干一种见不得光的地下活动一样。”方成说到这,心中暗暗苦笑自己,这都是自己找的,真是没事找事呀。

老杨却听得有点入神,他问:“还有呢。”

“近几年来我是每年如此,还有就是,在来畜牧场上班的前两天,我去县集市上给我家的那几头小猪仔,用红薯干换回来一面袋子麸皮稻糠,猪不喂它点粮食它也是不长的。那可是大早起去的,老早就回来了,也没有耽误出工,好像也没遇到谁。细想也没害过谁,看来我还是伤到那位爷啦。这真叫是让人难做人那,唉。”方成说着叹口气。

杨场长听完后问:“没别的了吗?”

“哎呦,这还不够吗?还敢有别的,我看在有别的,我可能就会被判刑了。”

老杨的手指轻轻的点击着办公桌,不再言语,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方成心里可不踏实了,心想,是不是自己又说错实话了,把说得来的人,又不当外人了,一通实砍,要真是这样可就坏了,自己揭开了自己的全部老底。方成瞬时有些后悔。

“方成呐,今天你先回家去,有事我会随时通知你。”老杨看样子是经过了思考后,才会这样和方成说的。

方成先是一愣,然后说:“奥,中中。”

方成什么也不问了,心想耐咋地咋地吧,大不了挨顿批斗,在上街游游行。以后一定要长记性了,谁再求买化肥之类的事情,不得不考虑一下了。来畜牧场上班也是,来不来都一样,无论是到哪都得干活。方成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走出办公室,他不在去想任何事情,骑上他的二手破旧二八自行车回家去了。

近日风关村副书记老刘找来一项家庭手工业,编织苇席的活,家庭妇女们一律的在家学编织苇席,去生产队里领苇子,编织一副苇席的大小尺寸论工分记,五至八分不等。

方成回家时,正敢方珠妈在院子忙活着压苇子,方珠妈听到脚步声,转头见方成回来,就是一愣,停下手中活,忙问:“咋回来这么早,是不是出事了?”

方成说:“没别的事,过两天出门,老杨让我回家准备准备,你别瞎想。”说完,方成拿起锄头,说耪耪自留地去。

方珠妈看着方成淡淡的表情,虽有点纳闷,又一想也许是畜牧场和生产队不一样吧。

小方珠在屋里听到爸爸回来和妈妈在院子说话,从屋里跑出来,粘着爸爸也要去,方成低头看看女儿,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丝丝的笑意说:“好,这就和爸一起去下地,走喽。”方成领着小方珠走出家门。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