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十四【原创】  

2015-07-18 13:49:38|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尚老太太跟在身后补充道:“可不嘛,多亏方成兄弟,我们老两口子真不知该怎么感谢是好

“哈哈,得了得了,我可没那么好,我是图个虚名,为了能让大哥大嫂记住我,说我点好,别骂就中. . . . . .

尚老爷子说:岂敢岂敢,这才是我们老两口子的真正贵人,感谢的话不多说了,兄弟你让我心服口服呀。虚名,哈哈. . . . . .

“笑话笑话哪说哪了。大哥别忘了明天早还得去扫大街。”方成玩笑般的说着。

尚老爷子转回身拍拍方成的肩说:“知道了,你们快回吧。”

方成两口子送走老夫妇俩回屋,方成仍然坐在炕沿边,嘴里叼着他的老烟斗,默不作声,他心里暗暗打着小鼓,这是谁给尚老爷子告发的?

方珠妈把孩子抱进被窝后,见方成还坐在炕沿边发呆,她说:“咋还不睡觉,还在那傻愣着啥,明天还得起大早去赶县城集不是吗?”

方成回头对老婆子说:“在不去赶集换些麸皮稻糠啥的回来,那三头小猪仔吃啥?”

“是呀,光喂玉米秸皮子,看不到长多少猪,还号召一人一头猪呢,真要是一人一头猪还不得把人都吃了?”

“不给它点粮食吃咋叫它长猪,所以还得赶趟县城的集,那边集市卖杂粮麸糠的多,可以挑着样的选。”方成说着抬起脚,把烟斗往鞋底上磕打磕打后,上炕睡觉。

两天后方成被调到公社畜牧场上班,方成感到莫名其妙,这是哪来的风?上级指派就得去,他稀里糊涂的进了畜牧场。

这样一来,个别的车把式心里也有个小小的波动,尤其是那个王二麻,他想不明白,方成凭啥被调到公社畜牧场去上班?论年龄方成比他大几岁。论人脉他有哥哥大麻子,方成不如他。论成分他才是根红苗正的贫下中农,方成一个富农分子,哪点也比不上他。王二麻感到很憋气。

话说方成,是早被公社畜牧场的老杨盯上的。畜牧场近日调走唯一的一个可说是全才的人,那个人搁哪哪行。可是这个缺,可不好找啊。公社领导把谁派去,老杨都不同意,老杨指定要风关村社员方成,其余的免谈,最后公社领导没有扭过老杨,终于答应老杨的请求,让方成到畜牧场上班。待遇是,出差时工分加补贴。

畜牧场对方成来说并不陌生,估计干的活也是差不多的。方成是前两年秋后,贩马时与畜牧场场长同路,经攀谈得知,畜牧场场长姓杨,方成叫他老杨。

去年风关村去内蒙贩马,方成被王二麻给挤下来,正赶上杨场长贩马快回家时,碰巧遇到风关村的会计与王二麻,老杨打听方成为啥没来,会计和杨场长算是老熟人了,会计简简单单的话里话外和杨场长聊了会方成。老杨听后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从此后,方成可能就会被王二麻这种小人给代替了。所以畜牧场这个缺口,老杨是要力争方成的,主要的活就是贩马走马,说白了就是公家做倒买倒卖的买卖。

虽然方成不具全能,但他能给畜牧场独当一面去,这也是老杨指名点姓要方成的原因。

方成不想去,早晚上下班回家远了,他去畜牧场也意味着离开了他那三套车,方成对那三套车是有很深感情的。

这几天王二麻像是得了一种闹心病。平日方成使用的那匹主马,他驾用过去,那匹马到了王二麻的手,就成了他的出气筒,那马任王二麻怎样抽打,那匹马撂着蹶子不屈服,已至马的惊慌兽性大发,把王二麻一蹶子踢倒,幸亏没大碍,没伤到筋骨,最后他不得不放弃人与马的较量。

今天礼拜天,文武听说邻居家的尚老爷子,戴大纸帽子每天去扫大街,都扫了几天的大街,因为上学他还一直没有亲眼看到老爷子,戴上大纸帽子会是一种啥样风范。在文武的心里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偏激兴趣。

文武不想自己去看,他想带上小妹一起去看。每到礼拜天小妹跟他都是形影不离的,这要是不带上小妹去看,没准哪天自己要是吹嘘起来,妹妹非得是问东问西的,不如带她一起去看看。想到这,趁着爸妈不在屋,文武小声问方珠:“小妹看扫大街的去不?扫大街的人都戴着大纸帽子。还有邻居大伯。”

方珠听三哥这么一说,她好奇地看着三哥问到:“大伯也戴大纸帽呀,好看吗?”

文武一听来神了,把手高高往上一抬,比划着说:“这么高,尖尖的,上面还写着字,好多人呢,哎呀,一时和你说也说不清楚。”

“三哥去哪看。”方珠来了精神。

“就在外面大街上,出家门就能看到,你要是不去看,可别怪三哥没告诉你奥。”

小方珠看着三哥连说带比画的神情,一下子把她吸引了。在文武的煽动下,小方珠很麻利的下炕穿鞋,和三哥偷偷的大早起溜出家门。其实文武就是想目睹尚老爷子一眼,他戴上大纸帽子扫大街究竟是个啥样子,这老爷子平时没少说他是滑头。

走出院门,来到大街上,却看不到一个扫大街的踪影,文武跟妹妹说:“一定是还没有扫到咱们这条街道。”随后他领着方珠往后街绕,经过大队部门口时,那里聚集十来个大人对墙上指指点点。

风关村大队部门外左右两侧的墙壁上贴满了大字报,张幅大内容揭发性质严重。

总的说,就是方成帮他姐夫倒买倒卖各种化肥,经常性的偷偷摸摸卖给村民各种零散化肥,去集市搞薯干换麸糠买卖。

严重的说,就是方成一而再再而三,搞投机倒把活动,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眼里无组织无纪律,不把村委领导放在眼里,破坏社会主义,这种思想不得到批斗中不中?必须得到严重处置,性质严重恶略. . . . .

这种揭发性的大字报,围着看得人交头接耳,没有人敢站出来伸手去扯大字报,不管符合事实或是不符合事实,只能等大队干部来处理。

这时的文武拽着方珠朝大队门口多走几步,好奇的心驱使着他也凑上前去看。这一看可不得了了‘方成’很醒目的两个大字,写在大字报上。紧跟着那些看大字报的目光又都转向文武方珠小哥俩身上,大人们指着墙上的大字报说:“呵,文武你们小哥俩来巧了,快看看吧,你爸这事严重了,被人写大字报了. . . . . .

文武学习虽然不好,但他懂得大字报这玩意,会意味着什么。他潦草的看一遍,每张大字报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拳头大的黑字,都跟父亲有关,他的脑海里,嗡的一下,立时的就闪现出批斗会的场面。

一个少年的火气被点燃了,眼神中似怒火喷发,嘴里骂着,狠狠的往下撕扯着每张大字报,在一旁的小方珠看在眼里,她不知道大字报上面写的是什么,可她看到了三哥的行为,听大人们有的严谨的在一旁警告三哥,‘文武你这样做,对你爸会更加不利,性质更严重. . . . . .

文武一个孩子,哪里还会管那么多,他撕完大字报,嘴里还是不住的骂着,“谁要是在给我爸贴大字报,他家世代祖宗都是我孙子,得罪小爷,小爷如果知道是谁干的,小爷非砸他家的锅去. . . . . . ”他边骂边让妹妹一起和他捡起地上被撕扯下来的报纸。然后他卷吧卷吧抱在怀里,拽起妹妹就往家跑去。

小方珠惊慌的跟在三哥后面,边跑边说:“三哥,你又闯祸了,到家怎么说,爸会不会打你呀?”

“听三哥的,别怕,这次爸打不打我再说。这不是欺人吗?我要是知道是谁干的,现在我就去砸他们家的锅. . . . . .

两个孩子气喘吁吁地跑进家,正在堂屋忙活着的方珠妈看到两孩子慌张的样子,进家门后,文武怀里还抱着一大团东西,妈妈也没看清,不问原由的尖声训斥到:“文武,你一大早的又领着方珠去哪淘气了,怀里抱的是啥?”

方成不知道麻烦事已经到了眼前。他闻讯从里屋走出来,一看闺女儿子,好家伙,个个那小摸样。在看文武那气势,怀里还抱着一团纸,方珠也绷着慌张的圆圆小脸。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