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十三【原创】  

2015-07-11 15:57: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张是个正直的老党员,以前也是个公职人员,近两三年要求调回自己的村庄,任大队书记一职,他主抓大队农田改造,轻易的不处理这种情况。搞整治黑五类分子是大麻子和老刘主抓的事,老刘是个来回和稀泥的人。他还管着大队业务一项工作,老刘的为人是很难猜测的。

到了晚上方成一家,刚吃过晚饭不一会孩子们各顾各的去了。屋子里剩下方成两口子和女儿。

这时,邻居尚老爷子老两口过来串门,平时老两口子是从不串门的。方成两口子很热情招待。方珠妈招呼老夫妇坐炕。

方成烟笸箩里上好的烟丝递给尚老爷子说;你先尝尝这咋样,这是出门时朋友送给我的

尚老爷子捻张烟纸卷颗烟,方成划根火柴给他点燃。尚老爷子深吸两口砸吧一下嘴,对方成说:“嗯,浓厚而纯净,带着柔和,不减韧劲。”

“呵呵,这就对了,要的就是柔和中有韧。”

尚老爷子,长叹一声说今天多亏你帮忙,你说我过什么生日呢过不过还不都是这样啦,这下可好,连我那侄女也跟着吃挂链不舒心。还好,中午是她自己过来的,连口饭也没吃,哭一鼻子后又回去了我们老两口的心都要揉碎了,对不起那孩子,侄女可是我唯一的一个亲人了,婆家嫌弃咱们出身不好,这下还不成了婆婆的话茬啦。

方成满不在乎地说;成就成,那怕啥,她们想成还成不了呢。大哥你们老两口以后想开手里有钱,肉啥时候吃都是香的,干非得过生日吃。可这话又说回来了,谁家有点条件不想给长辈好好过回生日呢。”

“我这生日啊,每年都是你大嫂操持着说,过生日过生日的。”

“怎么又怨我嘛,你不也同意吗?”

“别说了,大哥你别怨大嫂,嫂子也都是为你好,想让你高兴,是现在这年头不好。”

“大兄弟咱们都不是外人,让你说说,就现在这年头,搞得还不都是形式主义这一套,庄稼人都指着啥活着?指着说大话说空话,光溜嘴皮子能活吗?”

“大哥,现在咱们村的架势,就这样,形势就是形式,形势是真实的,那是真实的在搞花架子式的表里不一的东西。”

“你还别说,花架子支起来了,给搞真了,真的反倒不像真了,哼。

说的是,眼前的事,就是为吃饭发愁,现在成了没事,难啊?还喊着大好形势,狗屁不是. . . . . .”方成说着。

尚老爷子摇下头哀声到:“一开社员大会,你在看看主席台上坐着的那帮人,把麦克风一正不是他们了,每次的开场白就是,当前全国形势一片大好。你在听听那口号,攥紧拳头高高往上一抬喊着,我们要有千斤胆,才会产出千斤粮。亩产千斤粮,就这架势不是说疯是说什么呢。”尚老爷子很激情地,外加自己的那点仅有幽默,学着村委那帮人坐在主席台上讲话时的那种神情。逗得屋子里的几个人就连小方珠都咯咯的笑个不停。

“那可不是人胆,是虚大胆,虚报产量的贼胆,好去县里好邀功请赏,上边能知道?知道那些超交粮都是用勒紧裤腰带的粮超交吗?那些工作组都是干啥来的?一天就那么几两的口粮,对下地干活的劳力来说,那点食能到哪,还没一轮大镐呢,那碗粥就在肚子捣鼓下去了,你说能干多少活。干的起来吗?这些话能说吗?所以说,实质的就不要说了,你说出来,就是和自己过不去,到时不拿你说事拿谁说事去。这帮孙子。”方成愤恨啊。

“你说的是这个理。”尚老爷子搭话。

“话又说回来了,农业学大寨,没错是好事,现在咱村的田间地头,那是多有型有条的。”

尚老爷子说:“那可是老县委书记帮咱村老张规划出来的方案,那哪是那帮无脑子,每天就知道胡批胡斗胡整的人干出来的事。”

“是尼,这群臭鱼烂虾就知道折腾人,不把人给折腾的是,人不像人的鬼不像鬼的那也不是他们。每天都跟箭在弦上是的,瞄着你。”

尚老爷子又长叹一声道:“这社会就这样啦?不会总这样的,总这样下去的话,那我们这种人的日子将向何方去?”

“呵,你说去哪呀?富农富农,你可别忘了,那可是皇上的金口玉言啊,皇上给封的,将来一定错不了的,大哥你等着看吧,没准你那天还能回去呢。嘿嘿. . . . . .

“你咋还笑得出来。”方珠妈说着。

方成仍笑着说:“愁有啥用,天下又不是咱两家是黑五类的一二。”

“恩,在理。这样说吧,一幅画,只有观赏价值,无真无虚,赏画的人,感到得是意境中的艺术美,期现实很是缥缈。人还是都要回到现实中活着的。”

“就是说棱角本身就是实体性的存在物,所以他也不能呈现在被画的圆中去,这种真实性是隐藏不多久的。大哥可以这样说吧。”

尚老爷子点着头说:“嗯,有理,有理。”

“哈哈,我是个实在人,就会说些大实话,有时也会装装。”

“事实如此呀。这也可能是社会的一种过度吧。”

“反正我们小百姓是看不懂,也没喝过那麽多墨水。”

“呵,方成兄弟你比喝墨水多的人还透彻。”尚老爷子又咂摸咂摸嘴说:“可能不是说上面要下面样,而是下面的人都已经中邪了,你在看咱们村委王大麻子他们些人的德性,除了老张以外哪个还像个人样,还有那个墙头草老刘,除了会和稀泥还是和稀泥,剩下的不都跟吃了枪药是的。”

“那个墙头草有点雾里看花,不好说。”方成话外有音。

“他最起码的,不那么穷横。”

“是的,大哥你还别说,有品德的老党员,就是有品德。书记这样的毕竟不多。上指下派,难说、很难说。

“将来老张有可能把庄稼人的生活搞上去的。”

“何以见得?”

“现在他是两不误去抓的,农田改造,副业出路,只是他现在人单力薄,虽是一村的领头人,可他说了算的事还是不多,都得要由村委会表态决定。”

方成点着头,心想,还是有些学识的人看事透彻。以前没怎么和尚老爷子聊过天,方成也是嫌他说话时有种酸味,不阴不阳的,外加自己不长在家。

尚老太太在一旁插话到“方成说的在理,就是你大哥那倔脾气,遇到看不惯的事就想文邹邹的拽两句你不说话能把你当哑巴卖吗?自古以来祸从嘴出,就是不改。”尚老太太对老爷子抱种埋怨。尚老太太年轻时也是京城地带稍有点名气的一妓花,琴棋书画样样都通点。

尚老爷子家,两代单传过,家境不错他又读过私塾,因父亲身体不是很好,他老早就继承父业做买卖,买卖做到京城后,一直是家与京城之间来往着,尚老爷子在当地可说是一名有些文化的买卖人了,在家娶了一房妻子,两年后老婆在家,因生产过程中大出血抢救无效大人孩子同时一命呜呼。

等他把尚老太太追到手后,他在京城定居下来,尚老太太也就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尚老太太一直没有生养过,可能是与年轻时的人生经历有关。

尚老爷子时常回家看望父母,十年过后父母年迈,身子骨虚弱多病需要照顾了,尚老爷子又是个孝子,在加上社会形势的变化,迫使他务必的返回家乡。据说,他在返回家乡时,把大量的财务变换成金条,埋于驻地了。

方珠妈在一旁听的是云里雾里的,插不上一句话,在一旁纳着她的鞋底,听到尚老太太这么一说,她才搭上一句大哥是有文化的人,当然啥事都能看得的透,能说出一二来

尚老太太看眼老伴说看透管嘛用,吃亏就吃在这张嘴上,脾气还变得越来越倔认死理能不伤人吗?尚老太太时不时的仍会带出点京味来。

方成打断话茬问:“大哥你和队长请假时说的

没说啥就说下午在上工,怎么了?

咋。”

尚老爷子着方成身边熟睡的方珠说:“孩子早睡着吧,你们也睡时候不早啦,明天还要出工,今真是多亏兄弟了,好人那,了不起。不然真不知道我老爷子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