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五【原创】  

2015-04-09 08:14:27|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开始如饿狼般的反扑向那个男人,似乎失去了人性,把痛苦折磨转化成了一把利剑,她要制服这个性狂症男人,制服这个在赤裸女人面前耀武扬威的男人,她把全部输局发泄在与高手男人的性欲上,她咬,她叫,她厮打,她狠狠的做,她狠狠地说着,我金花还从来没怕过谁,她真的够狠,她要让他失去精力,失去他以往的兽惯性。

那个男人返到没怎么反攻,他是来不及反攻,她那轻盈的身子如猴子般灵活,速度如闪电,这种失去人性的性欲方式如魔鬼缠身,以前只有他发泄在其它女人身上过,但也没有如此这般狠辣,行走江湖二十多年经过女人无数,从没遇见过这样女子,也没听说过有这般性狂妄女人,她的胆量,她的体力,她的技能从何而来,她比他还辣毒,在他身上留下多处被她抓咬过的痕迹。那个男人终于精疲力尽败下阵来,很难在支撑下去,他气力短促的躺下来,气吁吁地说:“金花你赢了,你赢了,佩服,我服了。”

金花听到此话,仿若回到人间拾起人性,她赤条条的如一滩烂泥倒在床上,闭上双眼。

这一场性局的输赢较量,没有语言只有仇恨的目光,只有叫声,厮打声。床单上的斑斑血迹,男人身上道道紫红的痕迹,印证着结局。

那个男人见金花赤条条的躺在身边,男人温和的说:“金花,我喜欢你,很赏识你这类离奇般的女子。”

男人说完沉默了,很想听听金花的心声。金花微闭双眼,似睡非睡的样子,一直没动一语不发,是在静静的听吗?还是心中在波荡。

又过一会男人没有听到金花回应,他继续说:“金花你愿意跟我去南方发展吗?我会好好待你,跟我走吧。”

金花的精力其实早就到了尽头,当一个人能把生死全抛开的状态下,剩下的就是最后的生死一搏,可能有种超体能的存在。

金花慢慢的睁开眼睛,扔躺在他身边,目视着天花板,淡淡的说:“我不听,喜欢赏识这些鬼话,你又凭啥说带我走。”

“金花,我说的话全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赏识一个人不一定是她的美貌,而是她身上特有的机敏特智,想带你走是因为到南方我可以关照你,不会像你现在这样孤军一个. . . . . .

一丝苦笑在金花嘴角滑过,她又很平静地说:“我不去,我习惯我们北方的吃住习俗,再说我没两把刷子我不会离开我舒适奢华的家。金花停顿片刻后继续说;今天栽在你手里,我金花也算无悔,是你让我知道了水是无底深,山外还有山,人外还有人。”她说完,心低却失控了强悍的那一面,眼里噙着泪光,眼神塞面寂寞。

高手男人听到金花说出这番话后,他把目光又次投向躺在身边的金花,此刻的金花如羔羊一般袒露出空寂柔弱母性的一面,他抬手把她搂在怀里,为她盖上温暖的被子,亲吻下她的额头,她很顺从。

男人说道:“金花你一定有个神秘的身世,不然一个女子怎么会有这种嗜好,练就这样一身本事,你就像一团迷雾,一直在这一方赌场活跃着,可谁也不知道你前世的一点消息,你把自己隐藏得如此神迷,我就是本着这一种好奇心里来你们北方,来北方为的就是找到你,与你会一会。”

这时刻的金花才感到自己的名声是传出多么的远,因为名声才招来这一昼夜的低谷离奇之事。

男人把金花搂得更加的紧密,似是心在痛,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柔和温暖,他说;“金花你不和我走也好,如果将来你还是以牌类为生,我再教你一招牌技,省得以后在遇到对手时,输得惨光,但你要懂得进退,只有懂进退才不至于把局面输的凄惨。还有以后用得着大哥时给大哥写封信,我会尽我所能帮你,把地址留给你。”

金花是生来不会向任何人求助包括父母,就靠自己的本事活着,她觉得这样活着很好,谁也不欠谁的,所以她从不和任何人结交过深,也就不会向任何人袒露自己的心事,更没有过一次温暖的拥抱。

此刻的金花泪眼模糊,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男人拥抱在怀里,新生出某种意义上的温暖。第一次听到温情话语带种喜欢赏识。她流下了被感动的泪水,流下一个做女人的柔弱泪水,也留下一种孤独的泪痕。这些泪水也诠释着她在一昼夜间,人生跌落极点。

男人再次温情的亲吻了她,她不由得心发出丝丝微妙,脸颊上飞出丝丝红晕,男人带份刚柔之情轻轻地为她擦去泪水。她得到高人的真传。

早晨男人邀她一起吃早餐,她没有拒绝,她随他下楼吃顿丰盛的离别早餐,她坐在他对面,金花这时才仔细的打量起近在咫尺的眼前男人,这个男人看样子四十多岁,面色红润,黑亮的三七分头,中等身材,穿戴体面阔气,做事豪爽,说真的不像凶狠人。

那个男人带种赏识微笑着望着金花,眼神里依然充满好奇。吃过早餐后,他与金花握手道别,他说道:“大哥这一走不会再来,但愿某天能在我们南方见到小金花,以后多多保重,切记大哥一句话,人生不能有第二次同样教训。”

金花点点头哦了一声说:“大哥保重,祝一路顺风。”男人再次用力的握了下金花的手,转身离开。

她目送他和他的两个随从,离开北方这块土地,高人又次回头向她友好洒脱的挥挥手。他们如一阵旋风,来得及去得快,他带着随从走了。金花虽受风暴袭击受到重伤,但又把她扶起。

她站在早晨的街道上,目光流露出伤,看那寥寥无几的行走人群,她感到一阵凄凉。团团灰色的迷云,低低的压着大地,已近深秋,无情的秋天剥下它美丽的衣裳,在浓重的晨雾里,只听到秋天的片片落叶声. . . . . . .

她双眸含泪仰天望,长长的出口气. . . . . .

一夜黄花落去

花凋遥遥无归

前世注定今生

相会输赢谁定

散尽尘世经历

真传落红为谁

谁知谁知妙计

泪洒别离情义。

金花经历了人生一大坎坷,由此麻三姐的称呼在大小赌局就此传开,她仍然游荡赌场,每次她还是骑着高头大马独来独往进出赌局,很是威风,强悍不羁,依然不减,她的眼神里多了种神秘。

后来直到她在赌局结识了又一个男人为止,那个男人长相一般个头高高,一只手稍有残缺,他慕金花大名追随到此,他对她那是一种很特殊的赏识喜爱,就是一个铁杆粉。他在情感上彻底把金花征服了。就是她那个当过伪军的男人。那个男人去赌场不为赌钱,是专程对吴金花细微体贴殷勤的照顾而去,她由烦腻反感刁难到接受那个男人,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过程。

那个聪敏绝顶的金花何止不懂那个男人心意,就这样在一来二去中金花被情感融化,那个男人很有耐性,他不是没有大男人性格,而是对金华百依百顺不求任何回报。这样一来金花就好像不是一个人在赌场,金花总觉得在无形中多了个手下,没人敢耻笑那个男人因为他总在金花身旁伺候着,金花的霸气狠是没人招惹的。偶有一天不见那个男人时金花就好像丢失件什么东西没着落的,慢慢的金花开始享受着那种让她一时难以说清的情感,那种情怀像一束暖阳,撬开了她冰封的情感闸门,她的蛮悍渐渐的消弱了些,那个男人包容着她的一切蛮行,直到金花肯和他生活在一起为止,那个男人更加的对金花加以照顾爱惜,金花被爱的力量感动着。

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后没有多久,她的男人就带她回到他的老家关凤村安家落户,从此她退出赌场,北方的赌场也就消失了一位传奇般的牌技高手人物。在北方的赌场上她风云十年有余。

她与男人两年后生一个女孩,男人高兴的不得了,这是老天赐予他与金花爱的礼物,他给女儿起名叫爱珍,可老天待她仍然不公,这就是命吗?. . . . . .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