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八【原创】  

2015-04-21 20:07:00|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亮瞪眼文武说,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


文武向大哥吐下舌头,拍拍胸脯说:“心放肚子啦,真要是挨爸爸一顿揍,可真的是没事找事,不值。”他摇摇头,心想这个小珠子也太胆小了,也没打你,你怕啥,竟然会被吓到这份上,以后不能再带她到处去玩,再求我也不带了,这不等于不说也说啦,幸亏爸爸这次开恩。文武琢磨一会胆小的妹妹,很快睡着了。


方成回到屋里和老婆说:“孩子是受到了惊吓,先用酒给孩子擦擦身子,也许会褪烧。再不行我去找大夫。”


方珠妈问:“咋受惊吓咧呢?”


“惊吓就是受惊吓,还咋受惊吓咧。”方成有些不耐烦的回答着。方成对老婆有些不满,心想自己的孩子啥秉性,每天去干啥,咋就不多留意下。


方珠妈看着孩子说:“真是受惊吓那得去叫叫《叫魂魄的意思》,用酒擦身子那管啥用。那样吧,你给丫头擦身子,我去捞水缸给她叫叫,我在外面喊方珠回家了吗?你在她身边答应我说到家了,连叫三候剩《晚上》逗叫回来了,很灵验的。方珠妈说着就起身下炕。


方成看着老婆子,他半信半疑的答应着,方成也知道这是当地的一种迷信做法,可还是愿意试一试。


方珠妈找来擀面杖和笊篱,把根擀面杖,横在水缸沿上,手拿一把笊篱,于是就开始操作起来,把笊篱伸向水缸里,深深的扎到缸低往上捞一下,在往擀面杖上一搭,嘴里喊道方珠回家来,回来了吗?方成在屋里答应着回来了,就这样叫了三声,方成在屋里答应三声。


方成俩口子是用酒给孩子擦身子,在连喊带叫的折腾好一会,还别说小方珠经过方成两口子这么一折腾,孩子的高烧渐渐的退去了,也不在说梦话了。


这可能也是方成用酒给孩子前胸后背手心脚心,满擦一遍起的作用吧。两口子折腾了大半夜,见孩子平稳的睡着了,俩口子才松口气,放心的睡了。


第二天晚上,各小组继续开会学习老三篇。金花老人没有到学习小组,组长史进生撒眸一眼满屋子的人,就派出一个腿脚快的年轻人去喊吴金花老人过来开会。


过不一会,屋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年轻人几乎是快速跑进屋里的,他神色慌张,进屋就说:“不好咧,老太婆好像出事咧呢。”


话语刚出口,满屋子的人又看看年轻人那种神色,像是被眼前的什么东西惊到一样,史进生说;“老太婆能出啥事,你看到啥咧,慌慌张张的。”


在一旁的方成感到事情不妙,有些不对头,说道:“你慢慢说别急,到底看到了啥。”


年轻人说:“走进老太婆的院子就觉得阴森,屋子里也没亮灯,我喊了两声花大妈没人理我,这时正赶上一只破B猫,从她家外窗台上蹿下来,吓得我浑身冒冷气,立刻起身鸡皮疙瘩。我又喊两声,还是不理我。逗激起我不耐烦的劲来咧,她家的窗户纸被我立时就捅破一个窟窿,我逗借着那个窗户纸窟窿往里看看,这黑灯瞎火的,哪看得清,逗看到满屋子黑格隆冬的一点动静都没有,炕上像是有堆黑乎乎东西,也像是一个人,这下子都快把我的头发根子吓得倒立起来咧,你们大伙说说这是不是凶兆。可把我吓坏咧,这个死老太婆子。”年轻人还在被刚才的惊吓埋怨着。他用手捂下胸口说:“我的小心脏呀,可经不起这种邪乎事咧。”


满屋的人一时都愣住了,史进生疑惑的眼神转向方成,问道:“方成大哥你看咋办,这大黑夜地的,不会出事吧,史进生也开始把心往上一提。”


方成眉头一皱,有种不祥预感对大伙说:“咱们大伙一起去看个究竟,不逗知道的了吗。”


大伙一致同意方成的说法,说着就一起出动,去了金花老人的院落。


这是一个被两头夹在院子里面的独门独户的院落,房屋坐北朝南,偏向西开门,一个一米多宽的篱笆院门,还敞开着,是刚才年轻人来时给打开的,邻居们都是走前后正门,唯独她家是西偏门,她家正前门是不能通道的合作社,后门是一条不通直的老胡同,老胡同也就是从她家西门拐往通道口处,因为占据地势特别,所以没有前后正门。


独居老人的院子有半亩之多,院子里死气沉沉,大伙走到屋檐下拍拍窗户,果然里面没有一丝动静,方成心想金花老人活的希望恐怕没有了,他随即吩咐道,快撬门。


大伙听方成这么一说,随后人们就在院子里找来农用家具七手八脚的把门就给撬开了,方成史进生打头走进堂屋,推开老人住的房间,打开灯一看,果然金花老人早已经去世,一把菜刀扔在身边,一滩血液早已凝固,割腕身亡。惨然瘦长的老人穿戴整齐。靠被半躺,被褥浸染血红。惊愕的目光中只听到人们一声声说着,完了完了,这人早死就成咧。


史进生的目光从那滩血迹移开,转向方成问道:“大哥你看这事可咋办好尼。”


此时一片寂静,大伙也都用同样的目光投向方成,方成想片刻说道:“那得先把她闺女叫来在说,她家老爷子近枝上的人,已经都不在了,说句实在的他们一家人,不兴旺,他家够落单的。”方成说话时心中有些沉重。


史进生说:“那是她家老爷子活该,逗她那残疾闺女,自打被她妈给嫁出去后,咱村的人有谁看过她回家几次。”


方成凝望着那摊血迹,淡淡的回答说:“她闺女残疾是残疾但不傻,这一切也是因为残疾。”


“那谁知道她闺女是哪个山沟的叫啥地耶。”史进生似乎在向大伙发出询问。


方成说:“我知道,出门拉货时,她搭坐过我的车,和她唠过家常嗑,说起过她闺女的家,在哪个山沟,住哪个村。”


史进生哦了一声说:“大哥,那去叫她闺女的事那只好你去办了,等你回来咱们在给操持吧,你看今晚该咋办。”史进生问方成。


方成说:“今晚,今晚还能咋办,把门在给按上锁好,都回家睡觉去,一具死尸谁还来看,明早你和大伙再过来看看,明天我起大早接她闺女去,估计几个小时也逗回来了。”


说话间,史进生的目光四下的把屋子搜寻了一遍,屋子里很洁净,整整齐齐简简单单的摆设,唯有柜上放着一张纸一支铅笔,他走近前去看看,发现上面写着一行铅笔字,史进生喊方成,方成大哥你来看看,这是啥意思呢。


方成从木柜上把那张纸拿起一看,让他感到十分惊讶,简直被这一行字体惊倒,好一手漂亮清秀刚柔有力的铅笔字体,如果一个女人没有点学识,没有一个好的家境背景,是很难写出这么一手漂亮清秀刚柔笔体来的。


那张纸上仅仅写十多个字。“借命了了,唤人性。七一年春,盼女一面。”


仅这十多个字,可叹老人在临死前的心里,是有怎样的挣扎祈望,又是有怎样的渴念。只写下年份,月份日期都不写。


大伙都围上来看,方成看完后,一个大男子汉眼里瞬时泛起泪光。他在叹惋老人,叹惋一位有学识的老人,没有人能懂她的内心世界,又有谁能懂她的呼唤,甚至更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少才能。


半生风云,半世缘


半生不羁,半世隐


半生孤寂,半世爱


半生奢华,半世淡


半生家园,半世忘


一生父母,世见难


多年养育,根难断


红尘生死,不新鲜


活难死难,花甲年


借命了了,唤人间。


六十多岁的吴金花老人,就这样的离开尘世,可能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她在有丝丝的留恋,她想用性命呼唤,村子里的那些无知打手们的人性。


方成把那张纸递给史进生,他对史进生说,回去好好看看,也许有好处。


史进生的目光似乎在方成的脸上寻找点什么,他不解的问:“大哥你说她写的那一行字能说明她啥意思?”


方成正确的给他纠正一遍他的念法,史进生哦了一声,漠然的点点头。


第二天方成必须得起大早赶车去接爱珍。因为要走几十里的路程,他起的又是够早的,他为赶时间把金花老人的后世尽快办完,急急忙忙的奔向饲养场,根本就没有前两天早起时,那种左右顾盼的念想,也没有听到马儿的嘶鸣,,,,,,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