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三【原创】  

2015-04-01 14:44:3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成似乎没有听到方珠妈在说什么,他从碗里挑选了两块红薯干递给女儿说;“丫头这样的甜好吃。”

小方珠看看爸爸默不做声的从爸爸手中接过红薯干,随即她的一只小胳膊搭在爸爸脖子上,她无声的又靠在爸爸怀里,方成捏下女儿小鼻子,微笑着把女儿揽在怀中。

小方珠用肢体语言与父亲撒娇亲昵,这是不常见的,使得方成倍加疼爱女儿,她的文静又是那样的合乎方成心意. . . . . .

生产队上工的钟声响了,方成这才起身下炕。他与文亮前后走出屋,去生产队派活。方珠妈吩咐三个孩子收拾家务。

孩子们在方珠妈眼里几乎没有大小之分,他们都可以做家务活,只要他们能够干得了的,就得干,干点活不算什么,等长大后没亏吃的。这就是方珠妈教养孩子的方式,这就是方珠妈眼里的孩子,从没有闲着的孩子。

文斌说,他得跟爸爸马车捡粪去,学校让礼拜一上学时必须交上一粪筐粪,说完文斌出去背起粪筐走出家门。文斌只大文武一岁。

方珠妈睨视着一旁摆弄弹弓的文武,问道:“你呢,学校给你们布置啥任务了?”

文武只顾低头告诉小妹怎样帮他系结实弹弓皮子,根本就没听到妈妈的问话,方珠妈顺手拿起毛巾就向文武抽去,文武先是一阵,接着问道:“妈,干啥,你又抽我。”

“我问你,你二哥给学校捡粪去了,你干啥去,就知道一天到晚的玩,没事干,去大井担水,把水缸给我担满。方珠帮妈扫地去。”

方珠妈指使着两个孩子去干活,文武依然的没动,嘴里还不住的哄着小方珠说:“小妹等会做好了,我领你打小鸟去。”

小方珠一回头见妈妈的脸色有些阴沉,她只好乖乖的去扫地。

“文武,我的话,你是真的没听到不是,好,那你就等着,等爸收工回家,看我不让他好好的收拾你一顿是不行了,你的耳朵是长在别人脑瓜子上去了吗?”

文武不耐烦的对妈妈说:“我听到了,我们班也向每个同学要一粪筐粪,都去大道上捡粪,哪有那么多的粪便?”

“那你想咋办?”

“这事你就别管了,到时我必有办法。”

“啥办法?奥,去偷、去抢、还是自己造?”

这话使文武更加的反感妈妈,他说:“妈,简直就没法和你说话,啥叫偷,啥叫抢,还自己造,说的这么难听,不和你说了。一点文明词都不会说。”

“奥,你连活都不想干,还想听文明词,文武,我还告诉你,想听好话有,那得向你二哥学习,不然一句好听的也没有。”方珠妈指点着儿子。

文武把弹弓往木柜上一扔,没好气地说:“那不就是担一缸水吗,我把水缸担满后,你可别又叫我干这干那的。”说完,文武气呼呼的出去提水。文武是真的怕爸爸,怕挨打。                                  

方珠妈上炕开始忙活一大家子人的针线活,哪一个不等着穿衣穿鞋的,一件衣服就要改做两遍,由棉衣做成夹衣,再由夹衣改做成棉衣,单裤单褂在加上衣服鞋子破了都要补一补,这一针一线的活还真够方珠妈忙活的,在加上每到麦秋大秋她必须得去队里干上两季秋活,这样能多挣些工分,为的是过年分红时能多分上几块钱,一大家人的日子又是人多捞少,缺吃少穿的,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用钱的地方多。

日子虽然贫穷艰苦孩子又多,可她的大人孩子们穿戴出去必须是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方珠妈手很巧,街坊邻里的都来找她裁衣,剪鞋样。这是一个对生活有严要求的女人,这种女人的内心存有一份坚韧,一份审美,一份希望,还有一份唠叨。

下午,三小队队长下通知说,晚上每小组学习讨论,多个内容,后天四队社员到北沟去平三队坟地,别的小队都平完了,连通知一下都不通知的,没出现一个任何难搞场面。希望咱三小队社员也别闹出新新事来。做好思想工作认识发展,当前全国形式一片大好。队长的态度积极,恳切。

方成是三小队四小组成员,他吃过晚饭后就去过道对门的老贫农家里开小组会,一小组十多家,一家一个人,等人到齐后,组长就开始讲话,小组长还兼任着民兵连长,也是老贫农的儿子名叫史进生,三十多岁,黝黑的面孔中等个子壮实的身板,穿身蓝布夹衣,膝盖处打块不匹配的补丁。

他清清嗓子,说道:“大伙静一静了,今晚小组讨论学习有两项内容,眼前一个就是平坟,咱们关凤村尼十个小队,九个小队都很顺利的平整完坟地了,斗把咱们三小队留到最后了,为啥留到最后呢,一呢离村远,二呢北沟是水洼地,刚一初春那会,那里的水汽很大,地气还没通透,平不了,就这留在最后平了。我呢奉告大家一下,不许去坟地烧纸嚎哭,我们是社会主义,思想解放,没有鬼神那一说。不要搞资产阶级那一套。队长也说了,愿意自己去平自家坟地的,可以自己去平,不想自己平的,那就由四队社员去平,每户自己看着办。

二一个话题就是发展养猪事业,要做到一人一头猪,一亩一头猪。近期大队还有个宏大的养猪规划目标,就是把我们各小队的养猪场都要合并在一起,加大力度发展养殖,建一个大型的科学养猪基地,上级领导激励支持我们关凤村发展科学养猪事业这一基地。”

小组长刚讲完,社员们一听这话,能得到上级领导激励支持,县里的学习先进典型村,这也是一种肯定思想的进步。小组讨论会一下子就议论开了,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言。

方成叼着烟看着这些激昂人的表情,他真是很难猜透这种使人亢奋的情绪,出自什么样的激情又是什么心理,眼前连人还都在食不饱饥中,拿什么去喂猪,难道猪不吃粮食能活吗?究竟是不现实的东西能让人感到兴奋,还是无法摆脱贫困的现实重要,现在就连肚子还不能确切的填饱情况下,用什么去大力发展养猪基地呢?

小组长史进生对方成一向都是很赞赏的,他看大家都在发表建议,只有方成一直还没有说话,坐在炕上靠着墙叼着他的老旱烟,目不斜视的仿若在欣赏着他的大烟袋锅,这要是往回方成赶上小组学习,方成早就天南海北的一顿神侃了,今晚讨论会,怎么还没见方成开口呢?史进生探问道:“方成大哥你也说说看法,今晚还没见你说话呢,你常出门在外,知道的事多。”

随之下十多人的目光也就转向了方成。

方成的成分‘富农’时时刻刻的都在提醒着他自己,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

方成关注的不是这些,他关心的是肚子,眼前的平坟。方成拿下叼在嘴边的烟袋锅说:“我没说的,好,大家都觉好就更好了,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他奶的,今晚不知咋了肚子还挺疼,要说一注咸菜一碗粥也不至于吃坏肚子呢。”说着方成就从坑上往下挪动,嘴里还说着,平坟的活我就不劳累四队的社员了,自己平去。说着下炕穿上鞋,似是亲切的拍了下史进生的肩膀说,兄弟你们讨论你们的,我得先回去了,肚子受不了了。方成捂着肚子,很痛的样子,离开了学习讨论小组。

方成丢下话音,回去了,那些人也就失去了才刚的亢奋。

话头又转回到平坟上来,多数人都不忍心自己去把祖辈坟给平掉,不忍心刨下祖辈坟头的那一镐土,所以他们也就不大明白,方成一个大孝子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自己去平坟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