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二【原创】  

2015-03-27 14:34:1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成叹道;小百姓又能如何,活着受苦,死后白骨晒地。那些鬼魂咋就不显显灵呢。方成边吃饭边和孩子们说着,这坟头就是死人鬼魂的房子,坟就是那些无数个鬼魂的家园,老话说扒坟掘墓早晚有‘报应’. . . . .

方成狠狠地从嘴里抛出一句报应,他真的狠想痛痛快快的骂上一顿,发泄发泄心中的诸多的压抑之感。因为孩子们在身旁,自己最喜爱的女儿还在身边。他又哀叹,母亲去世还不到三年,他还没给去世的母亲做三周年。

民间习俗,人去世后,晚辈要给去世的老人,做三周年,亲戚朋友们都来家里聚齐全后,在去坟地上上坟,烧纸钱,摆摆供,儿孙们在坟头前拜祭拜祭,做女儿的还要大哭一场,边哭着边数落着;我那苦命的妈呀、爸呀,你可就省心去了呀,妈呀、爸呀、把我们扔下你就走了呀,狠心的妈呀、爸呀,让我啥时候呀还能见上你一面啊,我的妈呀、爸呀,你这一走呀可就不受那罪了呀,我的妈呀、爸呀,你的儿孙对女们呀可是一大群哪,你咋就那么狠心地走了呀,你这一走呀你可就在也见不到我们了呀,我的爸爸、妈妈呀......就这样哭的是昏天地暗,悲切切凄凉凉......在经亲戚朋友们的再三劝说下,做女儿的才能把悲伤收起。然后回家摆几桌酒席吃顿饭,从此就没事了,这也表示死者的鬼魂从此就离开了这个家,以后就是每到,去世者的祭祀日子或清明节、中元节、十月一,在去墓地焚烧纸钱拜祭一下,这些事就要由儿孙对女们去办了,表示后继有人,不忘祖辈。

方成明白,平完四小队的坟地,很快就要平到他们三小队了,所以方成哀叹,哀叹父母的坟头就要被平了,他还想在母亲三周年那天,再给父母坟头上好好的填填土立块碑,他没想到平坟运动又一次的来潮,他知道形势下的权威,有多少人敢怒不敢言,那些贫下中农们正处在慷慨激昂中,方成的心中激起愤愤不平。。

文亮听到爸爸对平坟运动竟是有诸多的看法,文亮想这都是迷信,哪有那么多的说法,文亮说道:“爸你叹啥气,农业学大寨,荒地变粮田,平坟种庄稼,谁说不对?人死了斗《就》是死了,啥鬼魂不鬼魂的,那是迷信的说法,全是扯淡,你没听那句号,“思想解放,鬼神退位”还有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在踏上一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文亮说话间,脸上带着种似是得意的表情,他的那只脚随即可就配合了起来,用力踩的样子,那动作配合的仿若真的是在狠踩。

文亮的话语犹如一股巨浪,随着一阵狂风突然拍打上岸吞没了海边。这一动作,在方成心里就是一震,方成的目光也就飘落在了文亮的那只脚上。

文亮只上三年学,就不上学了,他在校上学期间,劳动课与文化课之间,文亮会选择劳动课,他说读书学习会让他头痛,所以他的文化课没少受老师的批评,劳动课也没少受到老师的表扬,在学校他会变着法的领着同伴带头淘气,什么爬墙头,打赌,在墙头上看谁能跑起来,文亮没想到的是那一跑,可真是一失足成了百日痛,小腿骨摔伤了,小小的文亮不但忍受疼痛之苦,也没得到大人的好脸,还被学校开除了,到了十二三岁文亮就开始在生产队干活挣工分了。

方成的目光从文亮的那只脚上移开,又环视下饭桌前的那几个孩子,这几个儿女还小,都是孩子,自己又时常不在家,但在今天混乱的形势里,看来不给这几个孩子,上一堂人生课是不行的,在孩子们单纯的思想里,是很容易被形势环境左右感染的,也是很容易做出损人失德之事来的,那些打手,砸手,批手们。方成脑海里突然浮现了文亮身影,他的心往下就是又一沉。

方成身为黑五类分子之一中的富农分子,他想,农村黑五类,享福了吗?,有人命案吗?,不偷不抢的,真至于把五类分子整到那份上吗?没黑没白的批斗?每天喊着阶级斗争、批斗会,斗到一切地富反坏右,难道地富反坏右,斗的还不够悲惨吗?这是一种什么政治运动文化冲击?方成一个地道的农民怎么能看透这一运动倾向,百思不得其解中。他就想做一个不失道德本分的庄稼人,向父亲那样生活着。

这人呢,越是在缺吃少穿的艰苦日子里,就越要懂得怎样辨别是非。

方成面对孩子,他的脑子里闪现了父亲那种待人温和刚毅的影子,以前家里是做买卖的,父亲是个才干具备的男人,由他十来岁起,父亲就开始找时机教他学赶车,怎样使用马鞭,怎样摸索马的习性,教他做买卖,让他学称秤,做买卖的人要讲良心,不然啥买卖也做不成。其实那个时候的父亲,不是在教他赶车,也不是在教他做买卖,其真实的因素是在教他生存的法则,在教他怎样为人立足。母亲是个很有个性的女人,是个对世俗不满的女人,母亲不甘心忍受封建时代那种对女人的蔑视,她想做的事不管家人反对不反对,不管成与不成她是执意要做的。按现在的话来讲就是一种思想的叛逆,所以一直是个不受父母和公婆待敬的女人。

方成拉回思绪,他的表情严肃,言语严厉的对几个孩说道: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我不求你们几个将来长大后都能大富大贵,各个有多优秀,但是我要求你们几个能够懂得怎样做好一个本分的普通人就行。做人,要做到不与浊流同污,不与混人讲理,不理论明人心自明。做事要有始有终、有根有据、要务实,做人要有血性。要记住一点,男做到,敢作敢当,可忍不可辱。女要有贤德,可烈不可混。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一样,这就是成人之本,做人之道

方成说完突然觉得自己怎么也会咬文咂字起来了,孩子们能听得懂吗?

几个孩子听得都有点直眼了,心想,父亲还有点学问,平时除了对他们管得严格打骂过以外,没有听父亲讲过这种大道理,没有听过爸爸还会这么文绉绉的说话,于是乎几个孩子,不管是听得懂的还是听不懂的,一律的都在静静地听着。

方成的文邹是因为脑子里闪现了父亲。

岁的文武把筷碗往饭桌上一放,往后挪了两下,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用满脸毫不在乎的表情飞眼爸爸说道:“爸你讲得些大道理,我听不懂。”

方成也觉得这样和孩子们讲,孩子们小领会不那么深,自己一时也解释不好,那些话也是曾经父亲对自己说的,他看着文武,脸上没带任何表情,但话语严词。“念好书就会懂,再不懂我会让你很清醒的懂。

方成用这样语气和儿子讲何尝不是一种警告呢。文亮,文武从小就没少挨训甚至挨打,文武是个花样繁多的孩子,淘气惹事是他的常事,所以方成喜欢又是担忧这种孩子从小不好好管教出来,长大后是很难说的,会为他操心一辈子,调教好了,这种孩子一定会是个遇事敢出头露面,有思想,头脑灵活,人生会有成就的男人

方成在琢磨,还真得好好的说道说道这几个孩子了,文亮说出那些话时怎么会有那种动作表情呢?

文武听出了爸爸的话外音,他闭嘴不再言语,转身从炕上站起一纵身就往地下跳去。这个孩子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学校,最怕的只有爸爸一人,妈妈的话就像耳旁风,老师的话就像墙头草,风来了他就倒,风过照样是棵散漫的自由草。

文斌最听话,内向,文质,学习也好,这个孩子最省方成两口子的心。

小方珠那明亮的小眼神在饭桌前的爸爸、哥哥们的脸上转来转去。方珠妈抄起饭桌上的筷子,用筷子敲了敲女儿的饭碗,嗓门颇高地问道:“丫头还吃不吃,不吃算了,吃饭时不吃饭看说话的能看饱是不?小小的人吃个饭没紧没慢的,你看看三个哥哥既不耽搁吃饭又不耽搁说话,哪个像你。”方珠妈对只有六岁的女儿是如此的不满,不宠。

方成看眼老婆子有些反感地说道:“丫头还小,至于和三个大的比吗?更何况她是个小闺女,为从想管教孩子前,你先想想在说。”

方珠妈瞟眼方成,心中有些不快,自然的脸上就带有不满的表情,话音带些讥讽,说道:“我不懂,你懂,你懂大道理,你会管你管。”.......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