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蕊香·一【原创】  

2015-03-22 22:47:44|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夜,还没褪去,一切的一切还都是那么的安宁,万物仍沉浸在黑夜中。“喔,喔,喔”随着一声亢亮的鸡鸣打破了夜的静谧,叫醒了凌晨。凌晨的空弥漫着阴云依然的黑暗。


这时关凤村的,街道、村头的高音喇叭里也就开始广播起来,高喊着各小队的社员群众们、社员群众们,搞早占的赶紧起来、赶紧起来了,早占去,早占去。去四号桥坟地平坟去的,三小队社员们注意了,注意了,平坟去、平坟去了,一家一个人、去一个人. . . . . . 


随着高音喇叭的一声声叫喊。方成翻个身打开灯,装袋老旱烟点燃,在被窝里骂道;日他奶奶的,又去平坟,不挖出他爷爷的十八代祖宗来看个究竟,誓不罢休了,还有完没完了,坟平了就能填饱肚子吗?他奶奶的,真是活人整死人,死也不让你安宁. . . . . .


被自己男人低估谩骂声中朦胧听醒的女人,揉了揉那刚刚醒来的眼,问道:“他爸咋回事,今天早占又去平坟吗?”


方成没有吱声,口老旱烟,没好气而又淡淡的对老婆说:“是平坟,一家去一个人,一会你去喊文亮叫他搞早占《干活》. . . . . .


方成说着,从被窝起来穿上夹袄夹裤,看了看身边熟睡的小女儿方珠,低头亲了一下,然后为她掖了掖被子,顺手拿起黑卡其布面的羊皮大衣,抖了一下披在身上,这个春天显然的寒冷,他走出家门,奔向饲养处,喂他的马儿去了。


他走进马厩,三匹马儿几乎同时的把头转向方成,眼神中似是流露着一种期待,马儿打声响鼻晃了晃头,方成走近它们拍了拍它们的头,这马和主人的亲密远比人相处来得深,是方成对那马儿的独喜独见之处,他几乎每天都要亲喂。一匹毛色深红的马,两匹毛色如雪的马,这三匹马儿是每天伴随方成风雨无阻的骏马。方成给马儿添好草料,然后用铁丝刷,挨个的给马儿们用力适度的刷了刷全身,只见那三匹马儿各个抖了抖浑身光亮的皮毛,朝着方成又是一声响鼻,一声嘶鸣,然后继续低头咔咔咀嚼草料。方成站在马槽旁,视线没有离开那三匹马,他从衣兜里摸出一个精美的烟荷包烟荷包一掌大窄小,上面有精绣水纹两朵荷花如刚刚出水芙蓉,丝线搭配恰到至极,绣工很是精致。方成低头看看手中精致装烟的小物件,这时的方成嘴角略显一丝笑意,然后瞬间的就消失了. . . . . .


把烟斗放进那精致的小烟荷包里捻了两下后,拿出烟斗,斗烟已茨实的装满一斗旱烟,他把烟斗叼在嘴边点燃,想想刚才马儿对他嘶鸣的感觉,看着马儿咀嚼草料的样子,他感到人生多艰难,有时候人,真得是连畜生都不如的活着。今早上在这位四十左右岁的硬汉子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油然而生,他抽着烟,眉宇间凝聚着艰辛无奈,这时天已亮。


饲养员是位六十来岁的老汉,刚起来从屋里走出。这时的方成已经喂好他的三匹。饲养员和方成习惯性的打着招呼。方成天天如此,事先把自己使用的马匹喂好,已经是习惯性的自然了。饲养员从心底里感激,这样省去他好多事。他与方成的关系自然而然的也是很要好的。


那个年代生产队里常常派出两三辆马车出门拉活,这就等于一个小生产队里的一项运输业务,去外地拉运赚现钱。方成就是这个拉运活,常常赶车出门在外,东南西北的哪都去,可说是农户人见识面最广的,知道的事也多,方成很健谈,又占据着男人高大豪放一面优势,会办事,所以他走哪都是个很受欢迎的一个男人。


方成在饲养员眼里,不与任何车把式一样,甚至不与任何人一样,别的车把式,把牲口使用完后,拴在牲口棚里就不用去管,没他们的事,一切的活就都归饲养员干。方成不一样他有种似乎让人很难琢磨的性格。方成有着和善忍耐的一面,也有着暴躁易怒的一面,他有着适应环境的一面,也有着嫉恶如仇的一面,他有着硬汉子的一面,也有着儿女情长的一面。方成似乎就是这样的一种人。这就是饲养员眼里的方成


饲养员一边添草料一边和方成东拉西扯的聊着,说话的功夫,也就很轻松的其它马匹的草料都添好了,他让方成进屋去抽袋烟。方成仰头看看阴蒙蒙的天空,嗖嗖的春风扔吹冷意。他把几乎要达到脚踝的黑色大衣扣上扣,说道:“不了,该吃早饭了,文亮去搞早占也该回来了。”


“听广播喇叭里喊,今天的早占又平坟啦?”饲养员望着方成问。


方成正想转身往外走,见饲养员问他,沉思的瞬间使他伫立片刻后嗯了一声,然后边往外走边回答着:“就是把他爷爷的十八代祖宗全扒出来不为人的饥饿着想,瞎搞、不干正事,也是放空枪,该挨饿的还是得挨饿,该受穷得受穷,能先进哪去,还他妈的典型先进村呢. . . . . .


饲养员站在晨起空寂的饲养处,望着方成那愤愤不平走远的背影,自言道,老弟啊!我知道你没把我当外人才会说出这些话,那也得加点小心吧,我们也只能是背地说说得啦,这话可是不能说的


方成进家洗把脸后,文亮早占才回来,方珠妈开始招呼大人孩子吃早饭,玉米粥,红薯干玉米饼子,一碗咸菜,可说是农村的不错生活了。今天礼拜天所以吃饭人也就齐全,方成一家人整整围坐一大炕桌,方成三个儿子个女儿,大儿子方文亮,二儿子方文斌、三儿子方文武,女儿方珠最小。


十八岁的文亮,在饭桌上和方成说:“爸您知道吗?今天占,这帮人平了家的


方成也没看一眼文亮,喝口粥后,随口道:“现在还能说谁家有祖坟吗?除了那座公主坟,其余的坟想也不用想都得平。”


“爸你怎么知道的?”文亮问。


方成听后,刚端起的粥碗又放下,目光转向文亮问到:“难道真的家的老坟地给平那座公主坟呢。”方成似信非信地望着儿子。


“是啊,谁还管公主不公主的,队长领头干你不干行么,谁干慢点还挨狗屁呲,所以这帮人三下五除二就给铲平了,刚刚平完,姓石的那个老爷子就去了他看看没说啥,只说句要向上面反映反应当时也有他们四队的几个年纪大的老爷子在场,那几个老爷子;这四号桥源起就是老石家的祖坟地,这座公主不知道在四号桥这块坟地埋葬了多少年,他们打从小起就听他们的老人讲过,就这样一代一代听说着,那几个老爷子说,这可不是小事,北京定会来人考证这座公主古墓的。”文亮从头到尾简短地说一遍。


方成叹口气说:“考证,考证啥,还不是扒坟掘墓,挖出来看看几根骨头。再挖出来些文物珠宝之类的,稀里糊涂的弄哪去,谁知道,到最后也就不知了之了,可叹小百姓又能如何. . . . . ..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