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老婆多多{二十八}【原创】  

2014-09-22 11:01:2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前言,有这样的女人,就会有这种男人。有这样的男人,就会有这种女人。【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从外面传来一男一女的外地口音,一个男人的声音,"兄弟,这是苏康家吗?"

在外做活的装卸工问,"你找谁?"

“就找苏康”男人回答着。

"苏康老板不在,去外地了,你等着吧。"那个装卸工原来是庆发,他不客气的回答。

“那他的《对象》在吗?”庆发没有告诉他们,而是上下打量着,这一男一女,男人中等个头,女人不高,但很精神,有种说不出的怪。大约五十多岁,穿着朴素,男人手拎着一个蛇皮袋子的大兜。庆发说;“你们在这等会。”说完,他走向办公室。庆发敲下办公室的门就进去了,“弟妹、弟妹你看外面那两个人。”

秦怡抬头放下手中的活问,“怎么了庆发大哥。”庆发往外一指说;“弟妹你看,我怎么看着那两个人有种怪呢。”

秦怡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看说,“他们说找谁。”

庆发说,“他们一进门就说找苏康。我说苏康不在,然后就说找弟妹你,所以我就进来了,没有告诉他们,你在不在。”

秦怡望着窗外,在离办公室不远处站着的那对男女,眼神在那一男一女身上下的打量了一番。“她不由得脱口而出,又来麻烦了,庆发大哥你让他们进来吧。”

庆发被秦怡说蒙了,他看着秦怡问,“怎么了,有啥麻烦、弟妹。”

“庆发大哥你不觉得那两个人的长相与娇娇有很多相同之处吗?”

这时的庆发恍然大悟。“哦,我说这两个人进门来就有种怪怪的感觉呢,是娇娇的父母吗?弟妹对不对。”

秦怡点点头。这时的庆发可急坏了;“弟妹你说咱们怎么办,苏康没在家,要不要把他们轰出去。”

秦怡依然淡定地说,“庆发大哥你让他们进来吧,该来的终归要来的。”

庆发眼神中流露出敬佩的目光,他走出办公室,对那一男一女没好感的斜视着说;“老板娘叫你们进办公室说话。”

那一男一女推门进了办公室,眼神就落在秦怡身上,心中暗想,眼前的这位女人很俊俏满漂亮呀,想此、那男人问,“你是苏康的对象吗?”

秦怡说;“是不是不重要。”秦怡往一面靠墙的沙发上做个手势。“您先坐下。”随后到了两杯热茶递给他们。“您喝茶,先暖和暖和在说。”

那男女接过热茶,连声说谢谢,谢谢。“你就是苏康的对象是吧,他们又肯定了一下”

这时的秦怡坐回原位,说是的。秦怡双手捧着精致的暖杯,在办公桌上来回慢慢地移动着,看着眼前的两个人,静静的端详着,秦怡在等待他们说话。

那个男人喝口茶问,“不知怎么称呼你。”

“您叫我秦怡就行。”

“哦,秦怡,苏康真没在家吗?”那个男人问。

“没在家,出门发货去了,您有事就说吧。”秦怡在等待,看这两位该怎么开口问起自己的女儿。

“秦怡是这样的,我们是山里出来的人,没见过大世面,今天来到你们这里,就是想把我们闺女带回去。”男人说着。

秦怡明知故问地说,“你们闺女是谁啊?”

“唉,我没有和你说清楚,有个叫孟娇娇的闺女在前些日子、不是来你们这里找苏康来了吗?就是娇娇是我家闺女,她现在在哪里啊?”娇娇父母问秦怡时,显然是做父母牵挂不安的心情在里面掺杂着。

这时的秦怡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目光机智,她问;“娇娇她不知道你们今天来吗?”

娇娇的父母听秦怡这样问,知道了娇娇是在这里。他们说;“她不知道我们来,还是前些天我们与她通过电话的呢,问她在哪,开始她不说,后来我吓唬说,要去报警找她,她才告诉我们,说来到你们这里了,她一五一十的和我们都说了,当时要气死我们老两口子了,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她怎么就不动脑子,做出那种丑事来,我们在电话里把她骂了一顿,我们说来找她,让她回家,当时她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说等听她的话,就挂断,然后我们在也打不通她的电话了,一直是在关机。秦怡呀,看你就是一个好媳妇懂事理的人,娇娇现在到底在那,告诉叔叔吧。”

秦怡收回了视线,转向窗外不慌不忙的对着他们说,“你们大可放心,她过的很美,你们去看看吧,她现在在后排的厨房做饭。”

娇娇的父母看着秦怡的表情,感到的真是满头雾水,疑惑中起身走去办公室。此时工人们正是下班回家时间,秦怡把庆发喊住说;“庆发大哥你晚走会,把他们领到后厨房去。”

工人们好奇的目光落在娇娇的父母身上,边回头看边说这是哪里的人敢饭点来的,看来庆发也要蹭一顿。不知内情的工人们还在耍笑着庆发。

娇娇父母哪还有脸抬头挺胸的走,他们都是老实善良的地道山里人,总觉得来到这里找闺女就够丢人的了,还哪敢东看西瞧的呢。他们跟在庆发后面,庆发是边走边说,“你们那个娇娇可把我弟弟一个好好家庭,搅得真是鸡犬不宁,我弟妹那是多好的一个媳妇啊,还能容忍你家丫头住在此处,你们好好想想吧,做人还是要有德行的。”

“是是、怪我家闺女不懂事,做出这等事来,一会我们好好的教训她一顿,骂她一顿。此时真是气得娇娇父母不知说什么好了。”

“骂她能管事吗?最好是把你家宝贝丫头弄回去。”庆发有些气不平地说着。

说着就到快厨房了,庆发往最左边那房间一指说;“你家宝贝丫头就在那间厨房。”说完,庆发转身就回家了。

娇娇父母听着被人指指点点的,感到阵阵的羞辱,他们无话可说只是气愤,这个不做脸的东西。他们快步走到门前,推开门厨房门。

 

待续

2014、09、22

luying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