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云之情,光之爱【原创】  

2012-03-11 23:41:01|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全职太太,但在朋友眼里她又是一个脱离全职太太的形象,在与朋友交谈中她没有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家庭琐事,而是一个有着颇多商场经验的女人。

    云每天打理着家庭的一切一切,老公的穿戴都是云一手塑造,所以云的老公站在人群中总是与众不同,让人看上去就觉得,是一个成功人士的男人,他霸气十足,他穿着得体、潇洒、时尚、简洁大方。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又是那样的不愿与老公同出一个场合。

    那天,云的老公非要带她去参加一个家庭聚会,云本不想去,可是那是一个应对场合的聚会,她是不能推辞的,她从头到脚的整理了下自己,又照照镜子,看到自己穿着得体的样子,又看了看老公说,行吗?

    老公在看电视,听到云在问,他传过头去看了一眼说,怎样都行,很好。

   云,知道老公对她的穿戴修饰从不怎么理会,这要是平时她才不会问他呢,就是因为去参加他的圈里人聚会她才会征求他的意见。老公带着云参加家庭聚会还是第一次,因为云从不喜欢与老公在一起去花天酒地,云,很在乎尊严,老公很大男子主义,有时在别人面前她觉得自己总会被老公镇压一样的感觉,她又是一个知情理的女人,要给老公足够的尊严与面子,所以她很厌烦与老公出去花天酒地。

    在酒桌上老公一一地给云介绍着他的每一对朋友。云,很礼貌大方地一一的与他们打着招呼。

    云,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女人,她很快就与老公朋友的老婆们熟悉认识了。她有着特有的社交能力。

   她为了一家三口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她屈服与老公,隐居了,不在出去工作不想经营她以往的服装买卖了,事业和家庭她必须选一个,她选择了家庭,如果选择事业,以老公的承受力定会是家庭不保。

   那些女人并不都是老公朋友的老婆。有的是小三,有的是情人,只有两对是原配,这让云很木然,平时老公也和云说过,他的朋友在外面有外遇是正常事了。他都见怪不怪了。

   一旦见了让云心里起了波折了,这就是当今有些,有钱男人的品质与修养吗,是那些男人的天性吗?云思索着。

   那些女人们与云谈论着现在流行的服装款式,她们都是潮人,问云现在用的是什么品牌的化妆品,云淡淡的一笑说,大众品牌自己适应就行吧,你们呢,那些女人都说着自己用的知名品牌如何如何、、、、

   云,也和他们一起聊着现流行的趋势,云真的不老土,什么话题都可以搭上,表面上看来云和那些女人还很聊得来,又有谁知道这个女人的内心世界到底装着什么呢,云又会怎样看待他们那些女人呢。老公看着云与她们自如的侃侃而谈,他有种青睐的目光投向老婆,但也掩饰不住他那大男子主义的气势,当他的朋友们夸奖,云的气质时,他瞟了一眼老婆说,老娘们就那样,没啥见识她知道啥,来喝酒。

   云,举起酒杯却很自如的用微笑,回答了他的朋友们。他的朋友们举起酒杯只说了一句,行、有素质。饭局之后又去了ktv去唱歌,每人都唱了一首歌,只有、云、不想唱,可在众人的要求下,云,拿起话筒,唱了一曲,‘怕黑的女人,’却震撼了整个在座的人,云的歌声里带着她的情绪和她那特有的音质,瞬间的寂静后,众人想起了掌声,兴奋之余高喊着好,再来一个。她放下话筒任谁邀请也不再唱了。谢绝的很委婉,让人听了心里舒服。尽兴散去各自回家。

   云,回到家中,边换着睡衣边对着老公说以后这场合我不去。

   老公看着云说,莫名其妙你不是玩得很尽兴吗。

   云说,我不那样行吗,我在给你争面子你不知道吗,看见他们我就恶心,看他们对那种女人的亲昵劲,他们要是对自己的老婆有那么百分之三十的亲密劲就好了,他们的老婆傻吗,苦不苦,每天操持着家务值不值。我就不懂他们是装傻还是真傻。她很气愤地语无伦次的说着,她莫名其妙的,爆发者她那,再也无法控制的心火、、、、

    老公说,女人见识以后随着事业的扩大这样的场合会很多,你必须的去应付,你不适应这样的社交圈子怎么能行,你总不会让我与他们一样,带一个小的去吧,我不是那种人就行了,你在乎他们干啥。云,没有在说什么,但她的心情极坏,这就是女人的悲哀吗?

   每次与老公出现纷争的时候,最后她总是先退出的,以沉默对待一切,让时间冲淡矛盾

   几天后,云,才顺过气来,云知道那天酒局回来就对老公撒脾气是自己的不对,老公在这个生意圈里真的是很不容易了,她不能再给老公施加一些家庭的压力了。她回复了以往的平静。

【二】

   云,在玩游戏时认识了一位网友,他的网名叫【阳光在流泪】,阳光在流泪的职位,是一家公司的高管,他人很幽默在他的同事眼里很有形象。云,的网名叫【追逐太阳的云】,当时两个人看到各自的网名时都不约而同的竖起了拇指发了同样的图标,然后哈哈大笑。近几天,云的心情不好,总听着伤感的歌曲,一遍又一遍,自己一人在家坐在电脑前听着歌曲任泪水流淌,有许多的心事不知与谁诉说,只有用歌声诉说着自己的心事。

   真真,阳光在流泪发来了讯息,云,点开那晃动的头像。

   云妹在干嘛?

   没事,在听歌曲。

   云妹是不是心情不好啊?看你听的歌曲感觉好伤感的。

   唉,没事的。云的情绪显然又低落了,刚恢复的平静心情,看到阳光在流泪关心的问她时,泪水就在也控制不住了,泪水蔓延了她的脸颊,她欲诉不能。

   云妹,你一定要开心才是,什么时候想说了,和哥哥说一下好吗?不要闷在心里,那样对身体不好,知道吗?

   云,嗯,一声说我下了,拜拜。

   阳光在流泪看到云与他说拜拜,他的心情有一种心痛的感觉。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一定是有心事,他虽然只和这个女人有过几次聊天的过程,没有深聊过,但他体会到这个女人是个很温柔、贤惠,骨子里透露着一股坚强,是个知情里的人,她有着女人特有的天真一面,定是个可爱型的女人

    云没有下线而是隐身了,她感觉好烦好烦,不愿与任何人多说一句话,当她每次有这种心情时,都是听着伤感的歌曲,任泪水流淌,想着自己梦自己圆,婚后的生活她就一直这样生活着,她的内心深处有谁懂呢。

    深秋来临,云,站在窗前望着深秋的黄昏,忽然间她感到秋天的凄美,那富有生机的绿叶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变的沧桑发黄了,大地上装点着片片的落叶。看事物一向豁达的她,此时多愁善感起来,她想起来,人的一生,人不是也和一年四季一样吗,干嘛要想不开,那么的求真理啊。

    此时电话铃声响了,她拿起电话,那边传来了贞贞的声音,云、在干嘛呢?

    我没事,贞贞,你今天怎么想起我来了,我以为你不记得我了。显然云接到贞贞的电话是兴奋的。

   是谁不记得谁啊,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清脆得理不饶人的声音。我不给你打电话,你给我打过吗,你就知道家,老公和孩子,我看你快成痴女了。

    云、苦笑了一下,哎呀、不要那样说吗,你有事业,我不是怕打扰你吗。

   云,得了吧,你不要找借口了,我知道你们家那口子烦我,可你也不能就这样每天的宅在家里吧,趁着还年轻,出来走走看看吧,很好玩的,今晚能出来吗?

   云迟疑了一下说,你等一会,我问问老公今晚回家吃吗。

   好吧,我期待你能出来,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好好的聊聊了。我在洪德酒店301房间等你。

   云按断贞贞的通话,拨通老公的电话,你今晚回家吃饭吗?她那温柔甜甜的声音,划过宇宙传递到老公耳中。

   不回吃了。说完老公挂断通话。

   简短而淡然地回答,云,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回话。

   她打理了一下自己,穿了件天蓝色的中长式外衣,黑色打底裤,配上一双深咖啡色的秋靴,长长的散发配上那血液里遗传的黄色发质,云把那长发高高的盘起,是那样的透发着她身上独有的气质与魅力。对着镜子照了照。很满意这身的穿戴搭配后,拿起包云没有多想什么出去赴约了。

   云打的车,离开了她那安静的小天地,穿梭在霓虹的闹区,来到洪德酒店301房间,敲了敲门,在里面早已等急的贞贞,很快把门打开,一把拽进了云。

   哎呀,我的活姑奶奶,你可来了。

   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在座的两位四十左右的男人站起身目光投向云,目光中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贞贞对着那两位男人说,看、我没说错吧,这就是我的闺蜜。显然贞贞是在云去之前,和那两个男人夸奖过云。

   云,这两位是我的老朋友了,她指了指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四十左右的男人说这位是金鑫贸易公司的朱老板,她又指了指和云对面的那个男人说,这位就是洪德酒店的张总经理。

   云、很快的扫视了他们一眼。这两个男人,看样子对贞贞来说是各有各的优势。

   他们都非常礼貌地与云握手认识,打着请坐的手势。

   云此时有些不知所措,云以为就是贞贞与自己聊聊她们女人之间的心里话,没有想到贞贞会叫两个男人来陪她们。云想到这里,心想既来之则安之吧。

   洪德酒店的张经理招呼服务生,进来点菜,张经理把菜单推到云面前说,不知怎样称呼你,你来点吧。

   云说,姓吴名云,就叫我吴云吧,你们点,我随便什么都吃的。她微笑的样子很漂亮,很亲切。

   贞贞拿过菜单,你们不知道的,我的这个闺蜜她怎么会点菜呢,她都是随便与别人的,除非我与她在一起时,是她做主的。

   两位男人相对了一眼说,吴云你对我们来说你是客人,你必须的点一个,他又把菜单推到云面前。
云看了看人家那盛情款待的样子,不好推辞地说,好吧我点一个。

   云的形象在两位男人心里就是一个大家主出身的淑女一样,举止稳重,谈吐大方,有一种贵人气质。

   贞贞却是另一种性格的女人,她外向,特开朗,不拘小节,善交朋友。

   轮流点过菜之后,随之就上菜,张经理问,吴云你喝什么酒是红酒还是白酒,贞贞我就不问了,她什么都可以的。贞贞看了眼张经理用那心知肚明眼神说,呵、有你的。

   云说,我啥酒都不喝的,就喝果汁吧。

   那不成,客人不喝酒我们也无法喝了,朱老板这样说着,随之连贞贞也跟着添起乱来。云再三推辞不过只好说就喝一点红的吧。云半杯酒之后脸色红润而光亮,她知道自己已经是酒精上脸了,在怎么说她也不再喝了。

   张经理要留下云的电话,说做个朋友,以后在朋友聚聚时就一起来玩玩。云很委婉的谢绝了,微笑着说,以后就和贞贞说一声我就到了。朱老板插话道,要不我们去KTV唱会歌吧。贞贞看了看云说好啊,云、就放松自己一会吧,干嘛老一人在家只做贤妻良母啊,该放松一下自己了。要不你真成了关门不闻窗外事,曾经的朝气不能就这样的从此埋没了,时间长了你会被这个时代淘汰。云看了看他们说,我还能有什么朝气,现在就淘汰了,一个家庭主妇,还指望什么呢。显然云的内心世界里有些苍白。

   吴云不能那样说,家庭主妇怎么了,家庭主妇也要该出来玩会就玩吗,我老婆也和你一样,她比你会享受,她想玩就出去玩,想出去旅游就去旅游,哎呀,比我活得潇洒。张经理摇着头说着自己的老婆,看得出他也有种无奈。

   云,推辞着不想去唱歌。贞贞挎着云的胳膊说,我的活姑奶奶,这又不是把你吃了就去唱会歌有这么的难吗。

   云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看说,改天吧贞贞你看都几点了,我老公也快回家了。

   他回家怎么了,他回家就一定要你在家等他吗,你就这么怕他吗,你看朱老板、张经理不也都是男人吗,他们都有老婆,不也在陪我们吃饭喝酒玩吗,云、我告诉你,你老公也和他们一样,可他在外面有没有女人我不敢说,就他那生意圈里的人,可有能人了。

   贞贞看你是喝多了吧,胡说啥。云这样说也是给朱老板、张经理的台阶。两个男人看着云说,吴云你看见没,我们请她,她还歪曲我俩的心意,他们摇了下头,真拿她没辙。

   ktv就在楼下说着就到了,贞贞就像一个没结婚的女人,她行动自由,她开着一家酒行需要拉客人,交一些有权势的各种人士,贞贞拉着云的手,云也只好与其他们三人进了ktv。

   此时云的老公也正好在这家ktv与朋友们一起来玩,他生意上的男女朋友很多,生意上的女人对他是青睐,加之好感,男人则在男女之间是对他有点嫉妒加之仰慕。

    就在云与贞贞快走进房间的瞬间,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迎面向云微笑着点点头,擦肩而过。云,那人是谁啊?云摇摇头说,不知道,他认识我吗,他认错人了吧。贞贞说,我看不像,嗨,管他、我们进去。

   云的老公喝着啤酒听着朋友唱着老歌曲,冬天里的一把火。当年就是用这首歌去追云的,他隐藏不住的,那种甜美的心情在嘴角划过,那三十出头的男人,推开ktv房间挨着云的老公坐下在他耳边说,刚才我去洗手间好像看见我嫂子了,云的老公看了他一眼,老弟你看错了吧,你嫂子是从不来这个地方的,大晚上的她更不会出来。嘿,我说你那天家庭聚会你说你有事,就和我们打了一个照面就走了,你就记那么清楚吗?老弟我看你是看错人啦。三十出头的男人说,就我嫂子那种有气质的女人就是瞟一眼也能记得住。

   云的老公看着那男人,是吗,她有那种气质吗?‘大哥我说有就有你不要不信,我看女人老准了’。你呀,去一边做梦去。这时一个有些秃顶的男人问云的老公,老大,你来一首。‘我不来’真不来了,‘不来了’。那我们就辙了,辙。

   云的手机铃声响了。你在哪,很生硬的语气对着云发问。我在外面这就回去。还没等她说完,通话已挂断。

    云、是你老公吗?是的,你们玩吧我得回家了。贞贞说这还玩什么啊,你都要走了。‘你们玩你们的,我打车回去’。张经理站起身说,别的我送你回家。贞贞说,的了吧,让她老公看到还不把她吃了,还是我送她回去吧。就这样云没有再推辞,贞贞开车把云送到家门口。云感觉很愧对贞贞的一片心意,云说贞贞进去坐会吧。得了我可不想看到你老公那张大男人的面孔。

    云打开房门,老公坐在客厅一口接一口地紧吸着他那中华牌香烟,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香草味道,他的脸就像一片乌云,布满了风暴随时都会爆发,云并没有触动老公那随时都会爆发的导火线,也没有去解释她去干嘛,还是照往常一样和老公坐在客厅,打开电视想看一会电视。此时云的老公肺都要气炸了,再也控制不住的情绪终于暴怒了。我问你今晚你干什么去了,和谁在一起。

    云很自然的回答,和贞贞还有她的两个朋友去吃顿饭,怎么了。‘竟是吃饭吗’还去了ktv‘倒好还如实说了’。你不是想知道吗,我干嘛掖着藏着的,又没做见不起人的事。云说的很淡定,也没把这次出去吃顿饭看做是一场夫妻之战。可老公却忍受不了老婆与别人在外,有交际的场合,他把香烟狠狠地往烟灰缸里一捻。站起身指着云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阵斥责。往后你少与贞贞这样的女人来往。说完他进了卧室,把卧室门狠狠的关上,那关门声震动着云那寒冷的心。她进了书房打开电脑,播放着王菲的歌曲‘棋子’,她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泪水蔓过脸颊。手指点击着熟悉的键盘。她写下了这么一段日志。

看雨滴的声音,

听内心的泪流。

看人前的微笑,

听内心的脆弱。

看做人的风范,

听内心的忧伤。

看幸福的家庭,

听没有爱情的故事。

写完,为了发泄情绪,她发表出去了。很快,太阳在流泪的头像就开始晃动,她轻轻的点开。跳入眼帘的是一大束红玫瑰,玫瑰花下面是一行小字,云妹晚上好。怎么这么晚还上线,日志是你写的吗?

‘是的’,你怎么还没下线。

   我在等你,今晚没看见你在,就想在等一会。

  ‘是吗’

   是啊,日志是你写的吗?

  ‘是啊’

   干嘛写那么忧伤,是心情不好吗?

   可能是吧,去外面吃饭回来,心情很坏,就随便写写,没什么事。

   嗯,那就好,你一定要开心才是,我每天都在关注着你,只要看见你在线我就好安心,好好照顾自己。

   云的泪水刷的一下涌了出来。点击着键盘问,你、你为什么这么的关心我。

   你不要误会,我就是有一种感觉,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滋味我也不清楚,每天看见你在线就是不说话也觉得好安慰,每次再和你聊时,就觉得你好让我欣赏,好激动,看到你听的歌曲又让我好痛,好痛。

   云早有一种感觉,一种在老公那里得不到的那种感觉。却在一个不曾见面的男人那里感觉道。她躲避着这种感觉,这种奇妙的感觉。是与老公的语言表达方式不同吗,还是什么,她的思绪很乱。

谢谢你对我的关注,我问个问题你可以告诉我吗?你爱你老婆吗?

   爱,很爱很爱,但那已是过去了。阳光在流泪回答着。

那现在呢?

   云妹,我不想说那些,我就觉得现在我很自由。只要人看开一却,就行吧。

   嗯,有道理,我理解。下次再聊,我下了,拜。

   云妹,保重。

   阳光在流泪给云发过来那恋恋不舍得图标。云在爱的情感深处是灰暗的,阳光在流泪与她聊天时,云就好像见到一点点的光亮一样。这让云时不时的会想起他来。云与老公冷战了几天,彼此之间也都消了气,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老公依然的在外奔波着,为这个家辛苦着,做着他的生意。云的老公很爱她,就是因为这种爱,和他的天性,他才不愿自己的老婆与那些不靠谱的人有过多的接触。云还是一如既往的做着她的家务,闲于时间玩转着她的网络游戏,云与阳光在流泪的聊天也平平的多了起来,他们成了知己的朋友,彼此间那不随心意的事,谁也不会说给对方听。

    阳光在流泪的头像总是先晃动的,云轻轻的点开,在她点开那晃动头像的同时内心深处总是有种快乐的感觉,让她欣喜。

    云妹,在干嘛,吃了吗?

    嗯,吃过了,你在干嘛

    和你说话啊。

    云不知怎么的了,没有见到他时总想和他聊一会,可见到了又找不到话题,该说什么啊。

    阳光在流泪,望着云很长时间没有回复的简讯,他的心就像是受着一种煎熬一样的难忍。云妹在吗?

 ‘ 在。’

   干嘛不说话。

   我想听你说。

   好吧,我让你听首歌,这首歌是我要对你说的心里话,他让云与他分享着同一首歌曲,在心里从此有个你,还有好多首歌、、、、

    云,点击者他与自己分享的歌曲,云的内心深处起着波澜,有种痛,有种感动。云明白他的心事,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云,点击着键说,我明白歌曲的含义,你知道吗,有种期待是没有结果的期待,有种结局是没有结局的结局。

    阳光在流泪:又发过来了,我不需要结果,也不需要结局,只需要一个相爱的心。

   云说:可它是不完整的心,它的重心是家庭。

   阳光在流泪说:我不在乎这些,我的这颗心早已属于她了,我只希望她不让我单恋就好,她快乐就是我的快乐,她幸福我就高兴,我的爱能给她内心深处带去甜蜜就是我的甜蜜,我就满足。

   云的心在跳,心在痛,望着自己也有些爱意的男人,心在落泪,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在现实生活里,哪样都是那么的如鱼得水,一种无法解释的感觉在滋生,她从没有找到过,就是爱的心动。她点击者键盘,压抑着内心的激情:你不要那样,这颗心我承担不起。

   阳光在流泪说:不用你承担任何事,只要你接受我的爱就好,就是我的幸福。

   云此时不知道怎样去回答,在网络那边,面对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她的心情很乱,,点击着键盘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阳光在流泪说:我叫阳光,云妹恕我冒昧,你叫什名字。

   云说:我叫吴云。

    阳光在流泪说:好听的名字。你不想对我有个称呼吗?

    云:迟疑了一会说,以后我叫你阳光哥行吗?

    阳光在流泪说:好啊!

    云说:阳光哥我下线了,明天见。

    阳光在流泪说:妹我好舍不得你的离去,他恋恋不舍得与云告别。

    阳光在流泪虽然舍不得云妹的离开,但他也要面对现实,他还要会见现实中的女人,自从他老婆因病去世后,已有几年了,他再也没有体会到那种让他动过心的女人,他一个接一个的与那些女人相处,接触,亲密的男女关系,却体会不到与云妹的那种让他沉醉,让他心疼,让他痴迷,让他爱的火苗无处可逃的那种感觉。他甚至厌烦着身边的,在与他相处的女人,他每天都在幻想与现实中纠结着。

    云,也纠结于现实与虚拟的精神世界之中,他们的爱越来越浓,可这种纯真的爱,真挚的爱,煎熬着他们,就像一种有瘾的毒药,让他们欲罢不能。

    阳光在流泪留言给云。云妹我今天心里很乱,好想与你说会话,看到留言回一个吧,哥好期待。阳光在流泪在现实的个人生活中有了烦心事,怎么看身边的女人,怎么也看不到云妹的一点影子。他苦恼着,他痛苦着,他快乐着,他沉醉着与云妹的爱。他过着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般的生活方式,爱让他苦不堪言。

    云,打开电脑第一眼看到的是让她日思夜想人的留言,她知道,阳光在流泪此时的烦心事,是什么原因,虽然没有和她说过他有女人,但她是怎样的聪明女人啊,她懂得现实与精神世界是两种不同概念的世界,现实中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在精神世界里却有个让人沉醉,让人忘乎所以的快乐甜蜜心痛的感觉。她熟悉的点击着键盘,留言给他,哥,我懂得你此时的心情,现实与梦想总是天壤之别,不能实现的梦,不能有承诺,现实又不能背叛,在情感世界里,人有时就要活于现实,梦于虚拟,让虚拟换取精神的充实,只有这样做才能换取现实的安宁,哥,我们的爱就像一杯苦咖啡,甘中带苦,苦中带甘,只有会品尝它的人,才能体会到它的滋味,它苦的可口,甘的醇正,在每一个不可预知的明天里,就让这杯苦咖啡深深的流淌延续吧。

    阳光在流泪,看到了云的留言,他回了,妹,知我者,只有你了,恐怕今生遇不到第二个像你这样的女人了,我知道做不了夫妻,只有做红颜知己了,这种红颜知己胜过夫妻,这种红颜知己有情在里面,有爱在流淌,有纯洁的友谊牵挂,有情人般的思念,在相思着。我懂得你的用心良苦,只要你快乐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我就快乐,有你的爱,我就满足。

    云与阳光一直联系着,有时相互分享着各自的开心事,他们不怎么描述各自的心情了,而是用一曲一曲的歌声诉说着各自的思念之苦,他们听着对方播放的曲子时,就会有种说不出的痛,有种说不出的甜,有时泪水会在不知不觉中流下来。那是一种相思之泪。

    云还一如既往的是一个好老婆好妈妈,可她的内心深处多了思念,牵挂。这种思念有时会让她,站在窗前愣愣的发呆眺望远方。

    阳光也和以前一样,还没有领取结婚证,在他装满云妹满满的脑子里,他和别的女人还需要有适应阶段,但云妹在他心里的位置是没有任何女人能代替了得。工作忙一天之后在夜里他有时常常的不能入睡,相思远方。

那真是:

爱情原本就无期限

缘分来得有早有晚

一声长叹不能见面

望着文字泪洒衣衫

梦中相聚终究要散

听到声音梦美如仙

一声问候彼此心愿

爱恨情仇深埋心间

 

 

作者:路莹


2012/03/13
  评论这张
 
阅读(3555)| 评论(3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