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祖辈遗留给我们的?【家史】  

2012-12-25 19:11:19|  分类: 原创文学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上学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在我的记忆里祖辈没有给我们留下任何东,我只记得留下的是一个头顶富农头衔的词组,富农这个词组在我的记忆里印象深刻,富农给我们家族带来的是暗无天日的日子,小时候记得父辈们在生产队里干活是苦活累活脏活,我记忆尤深的是三大伯每天都在掏大粪,那时头顶富农词组的人在干活中稍微落后点和说话时稍有点不符合形势,就要开批斗会,挨批,那时的批斗会,是用拳打脚踢的,有时还要用皮带抽打。正是因为赶上了那个时代,因为富农有几个堂哥正处青春年华,没能找到对象,无论你多优秀,首先你是富农,没有人愿意嫁给富农子弟。

富农给我带来的是上学时,老师对富农子女的歧视,不许参加任何活动,不需加入少先队,不许选入班委成员,小时的我那时想,为什么会有阶级划分,直到在课堂中学到了斗倒地主富农时,才得知富农子女是他们祖辈享受过荣华富贵雇用过帮佣,说是在劳苦的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过,那时我又幼稚的想,是父债子还吗?这可能也是一种惩罚吧。我的学习成绩很优秀,也有组织力,每次班里选班委都能选上,可每次都被老师给刷下来,理由就是因为富农,每次就像一次次被抽打心灵一下的感觉,当老师当着我的面训斥一个男生时说;他这个富农崽子的时候,就好像那位老师狠狠地抽打我一样的感觉。

就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教育改革了,由此农村也有了变化,几年后没有了成分划分几个堂哥有的已进入中年,有的风华正茂的时期,已过了,还好也都成家了但都是离异或失去配偶的女人,就是,不是的也不是最佳人选了,但他们为得来的这个不易婚姻还是感到幸运的。这就是我记忆中,富农这个词组给我带来的,由儿时到少年青春期时的记忆。

今年,我们家族为庆祝小辈孩子的诞生,聚在一起,吃了几顿家族的大团圆饭,因为高兴,都吃过晚饭了还没人愿意离开三代人二十多人坐在大大的客厅里闲侃着,侃到了胆量大小的话题,年龄最长的堂哥说;咱们家族里胆量最大的还得数咱的奶奶,那才叫胆大呢。我反问到奶奶有什么胆量?堂哥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说;咱的爷爷奶奶那才叫胆大,尤其是奶奶。

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祖辈们的那段划为富农享受过荣华富贵的生活历程,是怎样的生活。我也不愿意听,不是我对过世的祖辈老人有成见,而是我这个人的性格,使我不愿回首过去,过去的往事烙印在心灵深处,不愿翻阅。

可那天我很有兴趣地在,年长堂哥的口述下听到了,自己的爷爷奶奶的那段真实的人生历程,年长的堂哥在他的口述下,把我们几代人都带入了那段沧桑,凄凉,心酸,痛苦,流血牺牲的历史岁月画面。

在日本鬼子践踏国土,到处摧残着我国百姓的年代里,一批批的英豪献身流血牺牲。

那时我家是一个大户人家,方圆几百亩地,家里有榨油坊,一个大家族人心齐,都在一起生活自食其力,家里只雇佣一两个常年帮工,爷爷对帮工就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吃住都是一样的,爷爷是个厚道善良的男人,奶奶则是一个处事圆滑睿智精明的女人。

在日本鬼子打进县城时,八路军的一个小分队在战斗中被打散了,鬼子到处搜查追杀八路军,那时有八名八路军被迫撤到我们村庄,八名八路军迫入我家大院,此时村子的四周有枪声响起,正在院子看收成的爷爷奶奶得知,进来的是八路军后,二话没说一面吩咐在大豆场上干活的几名家人和在榨油坊干活的家人,把干活的衣服赶紧脱掉,快回各自屋里换上新衣,不得惊慌,一面吩咐八路军把军装脱下赶快换上家人干活的衣服,一面让他们脸上淡淡的涂抹一些灰尘,然后奶奶叫他们自己把军装埋在,大豆堆里。奶奶把榨油,烧火,在大豆场上干活的人员一一做好安排,只用了几分钟时间的排序,这时家里人也都干净利落的出现在爷爷奶奶面前时,奶奶说各回各的屋男人闲转转也好,千万不要惊慌,只在短短的时间里奶奶安排妥当。

这时,奶奶刚想回房间,大门已被打开了,鬼子冲进我家大院不容分说到处搜查,小鬼子对着翻译官哇啦哇啦的乱说一顿,然后翻译官阴沉着脸对着爷爷奶奶说;有八路军进入你们家,你们有没有窝藏八路,个子不高精明的奶奶抢先说;八路我们没有看到,只看到你们进了我们大院,翻译官又说,你们应该知道窝藏八路的下场,奶奶她面不改色,心不慌,镇静自如的说;你们不是搜过了吗,还不信,如果我们窝藏八路,她用手指了指自己又在院子四周画了个弧形说;我拿我们家这三十几口人的脑袋作担保,她指了指他们手中的枪说;全压在你们的枪口上行吗?鬼子长官见爷爷奶奶如此的镇静又下了赌注,鬼子又没有搜到可疑的人,他们撤退了,可还是把爷爷带去问话了,他们没有得到什么后,就叫爷爷在镇上干了两天的苦活放回了爷爷。

战争还在继续着,有时全村人需要避难撤离村子时,奶奶她不走,不管有什么样的行动,她从没有离开过家,她一人守护着一个大家族的家园。

最后一次鬼子进村,那时全村人早已从保长那里得到信号,因此全村人都辙离了家园,我奶奶依然的留了下来,鬼子那次围捕中,围捕了六名八路军,准备送往县城,那已是傍晚,鬼子不想走了,进了我们家大院,鬼子把六名八路军压在我家后院的一个粮库里面。奶奶的圆滑精明使小鬼子放心地休息了,夜里六名八路军又一次的被守护家园的奶奶救下放走,在那寒冷的冬天,她没顾得上穿一件厚棉衣藏进了院子外面的柴堆里,也许老天有眼,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早晨大雪覆盖了整个村庄,当鬼子大早起来发现六名八路军和院子里的女人不见踪迹后,鬼子就像猴吃辣子,急啦,对着翻译官说;要活捉枪挑那个女人。鬼子搜遍了整个院落,恨不得挖地三尺,终究没见一个人影,他们放了几声空枪后离开了。

过后等家人找到奶奶时,奶奶连冻带吓,已经像一个呆人了,把她由柴堆里找到接到家,很久很久她才缓过些神来。这就是一个圆滑诡秘精明的一个女人和一个厚道善良的男人,在他们那段人生史中,留下了永远值得谈起的一段人生历程。

年长的堂哥讲完后,屋子里没有了声音,只有徐徐的烟雾在屋子间飘绕,几代人还沉静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中吗?

年长的堂哥笑笑,打破了寂静又说;怎么听傻了吧,这就是我们祖辈如此让我们敬仰,让我们怀念的精神,他们是如此了得的一代农民。

我听完爷爷奶奶的人生历程,震撼了我的心灵,奶奶去世那年我可能还不到两周岁。

堂哥说;奶奶到死时也是有精神病症状的,她是用一根细绳自缢的。

 

2012/12/25

 文·路莹

  评论这张
 
阅读(2503)| 评论(4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