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路莹的博客,路莹原创地。

一本书 一支笔 一杯茶 一枝花 道尽流年岁月,藴于墨香。警告转载博友,请尊重原创

 
 
 

日志

 
 

他情难了、和表哥在一起的日子【原创】  

2010-11-21 17:11:08|  分类: 原创文学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小时侯去过两次姑姑家,头一次不记事,第二次是在九岁那年,与父亲一起去的,姑姑家的表哥长我两岁,我虽然对他很陌生,但他对我竟是如此的关心与爱护,那时表哥在我的印象里是,很阳光、很文静非常董事的一个男孩。他的形象也就停留在我九岁孩时的记忆中了。

    也就是那年我的父亲由姑姑家回来几个月后因病离世了。因为姑姑家在外地很遥远,此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姑姑家,基本上连书信往来都没有。

    多年后我开始独立生活,因工作关系我去了济南学习。一次我和几个学员在大街上闲逛,我有一个习惯只要到陌生的地方,是不会放过每一个景观的,我东张西望的看着每一个新奇的角落,忽然间一个军人在我对面的那一端尽收在我的眼里,他匀称的中等身材,白净的面颊上带着一副眼镜,走起路来一身的军人气质,他站在那里又是那样的文质彬彬。透过眼镜他有一双深邃而忧伤的眼神,他在向我这边张望着,我也就停下来脚步,心想这个男人也是值得欣赏一下的,他抬手摘下眼镜,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种异样的目光,镜片后面的眼神不见了,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心想,听堂哥说过姑姑家的表哥当兵了,也在堂哥家看过他穿军装时的照片,这人怎么这像照片的那个人,难道这人是表哥吗?那个军人还依然站在那里,眼神中是一种好奇的表情。我鼓足一下勇气向他打了一个手势,嘿,你是新宇表哥吗?

他略愣了一下,然后带着兴奋惊喜向我大步的走来,跟在他后面的几个军人在追着问:去那边干吗?他头不回的说,那女孩像是我表妹。

   我们真的想不到儿时的一别,十几年后我们净是重逢在济南的一条大街上。我们彼此间就像找到了多年失散的亲人一样,可是,当我们相对视时又是那样的陌生与熟悉,没有拥抱,没有握手,没有问候,只是傻傻的相望着对方,只听一个军人在他后面问:新宇谁是你表妹,这时我们才正是醒过神来,我们相互紧紧的握着彼此的手,相互介绍给自己的朋友。那天我请了假,去表哥军营就餐,一路上我们相互的问了各自的近况及各自长辈们的情况,不一会就到了军营,刚一踏进军营大门,我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军人气场,有的在打篮球,有的在打羽毛球各自都显示出他们的威猛,有的则在一旁观看加油。我从他们身边走过,那些观看的目光相互的对视了一下,向我拢来,在他们的疑问目光中有的则小声说:那是他们谁的对象吗?不知道,诶,那女的真有气质,她的漂亮并不在于脸蛋,而是从上到下一个整体的美,嘿。

     我没敢把目光再次的投向他们,我就像在一大片绿地中突然的长出一支很小很小的花朵,我感到渺小到了极点,表哥与他们打着招呼,看他是那样的高兴,我跟随着表哥去了他的工作室。我们坐下来还是不大敢相信地相互望着对方,我刚想开口,这时他也和我一样,我们讶然又止,相互的又都笑了。

他开口就问我结婚了吗?‘我说没有’他说没结婚是好事。我望着表哥忙碌倒水的背影,有些猜不透的问,你为什么会这样说。他转身向我苦笑了一下说:我结婚了在父母的把关下,结婚一年多了,可我的婚姻,怎末说呢,感觉像是在完成一次任务一样。看着表哥在婚姻里茫然的目光,我反问着,既然当初你不愿意,干吗要去做。

    你还不了解表哥的为人,只要是父母看好的一切事我是不会反驳的,可我没想到婚姻是不一样的。他说完,倒好一杯沏好的茶水递给我,我望着他不知道该怎样的去安慰他,劝说他。

他喝口茶水后,脸上又露出了我们相见的喜悦,他说:不说那些事了,今天在表哥这里开开心心的吃上一顿,表妹你坐会,,我出去一下。

     表哥出去后我四处打量着他那整洁有序的工作室,顺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本关于雷达信息方面的书看了起了。过了会表哥进来了随后还跟进来十几个军人,我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军职,可我知道他们大小都有军职在身,表哥一一的向我介绍,营长,连长,班长,司务长,我与他们一一的认识,表哥说今天就在我的工作室咱们痛痛快快的大喝一顿,说完他们把两个办公桌合并在一起,随后一桌丰盛的聚餐就开始了,我不会喝酒,但他们说初次见面必须的要喝点,这是缘分,说我与表哥这么多年没见过面却在茫茫人海中相见就更是缘分了,我在也无话可说了,我礼貌的喝了几小口后,就再也不能在喝了,可他们轮流的让喝,这时只有表哥出头当挡箭牌了,那天谁也没少喝,就不用说表哥了,吃完饭后他们个个都很亲热的与我道别,让我照顾一下表哥,表哥醉的有些离离歪斜,那天他话很多却语无伦次,过了会我扶他躺在临时的一张单人床上他睡着了,他在醉梦含糊不清的说着,今天我高兴,高、兴。

    我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又恢复了原来的位置,闲着没事就看看他的书,窗外总是有三两军人路过,他们也总是好奇的向里瞭望一眼,转眼已到了傍晚时分,我叫醒了呼呼大睡表哥。

   他很歉意说,表妹今天应该我陪你的,可却、、、、、、让你见笑了。

   我说没关系,我该回去了。他看了看表说这就开饭了,我去端饭吧。

   我们吃过晚饭后,他送我回了宿舍。走时他一次又一次的回头向我招手,说明天见。

第二天他给我拿过来好多的营养品,中午我们在一家饭馆吃的,从此每个礼拜天表哥都要让我去他们军营就餐,我与表哥的战友也就熟悉了,每隔三两天晚上表哥就带着他的战友约我去看电影。表哥与我无话不谈,在他的谈话中,得知,表哥对这个婚姻总觉得没感觉,他们结婚一年,姑妈他们早就急着想抱孙子了,可表哥总说不急。

   我劝说着表哥,既然选择了这段婚姻,就接受吧,应该对表嫂负责,对她好一点,其实,听起来表嫂挺贤惠的,世上哪有十全十美。说到此时,他就哑口无语,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直视着我,不愿在往下谈。

    那段日子我出了学习就是与表哥开开心心的逛街看电影。我的学期三个月很快就要结束了,我与表哥都觉得像是刚过个来月,那天他说要领我去公园玩玩,也是,去了三个月一次公园也没去过。

    次日我们玩的很开心,在公园里留下了我们的影子,拍了许多照片,这时已过中午。我们简单的吃了些糕点,他说下午还要去另一个公园。

    我说,还去呀,我都有点累了。他说那里与这里不同,又是另一种景观。我咬了咬牙说,累点就累点吧,今天我豁出去了。

    我们搭坐公交车又来得了另外一个公园,表哥买了两张门票我们进去了,这个公园感觉真的不一样,没有多少人。到处都有,错乱有序的木从,一条涓涓流水的小溪在公园里环绕。我问表哥这里怎么这么的安静,跟没有人是的。他向我笑了笑说:这是谈情说爱的公园,在这安静的地方,你不觉得,心很静吗?我向他微笑了一下说:‘孤僻’。我转头向里走去,欣赏着这安静而又新奇时而有鸟儿在飞舞的景观,偶尔总是能看到,有两个人的世界映入我的视线,我停止脚步,站在那里,心里有种砰动的感觉,在滋生。

   此时,跟在身后的表哥,他拉起了我的手说:怎么不走了。

   我有些害怕,长这么大,没有与男生近距离的有肌肤的接触过,我用力的想挣脱开他的牵手,可他那湿漉漉的手,像与我绑在一起一样,挣脱不开,我的心跳加速了。这时他说我们找一个地方坐会吧。我说可以。表哥找了一块被矮矮的木从围成一个半圆形的地,里面没有长椅,而是满地的报纸铺在地上,他拉我坐下,此时的我不知该怎样应付下边将要发生的事,我不敢在看他,也不言语。表哥打破了寂静,说:表妹你能在靠我近些吗。我没有之声的动了动,也不知距离他有多远,只听他在移动,我几乎听见了表哥的喘息声,这时两支很有力的双臂从我的身后围拢过来,我想挣脱,可我有些力不从心。只听他说,表妹你是真的没有感觉吗,我有多爱你,多喜欢你,能让我吻你一下吗?话音刚落一股热流已赌在了我的唇边,那种柔柔滑滑带有刚硬的舌尖已撬开了我的香唇,我闭上了眼睛,脑海里一片空白,任他在吸润着,表哥的喘息声也越来越紧,几乎听见了我们彼此间的心跳声,他的手向我的胸部滑落。我那坚挺而敏感地方,让我惊醒,我用力的挣脱开。说:表哥别这样你我是可不能的,表嫂在等着你,一个需要完整的家在等着你。

     他听到了我提起的家,过了好一会,他冷静下来。说,表妹离我远点吧,我太燥热了,表妹我对的起她,婚后也有女孩向我表白过,可我没有动摇过,那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真正的爱。

     可就在你九岁那年去我家后,那时的我对你就是别样的感觉,那是一种青涩少年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在也没有人能取代,再也没有人能赶走她,那种感觉真是一种别样让人无法释怀的感觉。

    表妹请原谅我这次的冒犯吧,我实在控制不了我内心的激动。

    我低着头用手背捂着自己刚刚被吻过的双唇,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心在砰砰的乱跳,心在痛.。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和羞涩的甜蜜。

     过了会,他说:怎么不说话,嫌我脏吗?

    我羞涩的摇了摇头,表哥站起身又一次的拉起了我的手,把我拥入他的怀里,对视时眼神中的那种爱意,我们彼此间心照不宣。

    他说,不要害怕因为我们有爱,那种爱你永远无法逾越,你有理智,所以你才不会受伤害。表妹我们回去吧。我点了点头。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坐车的人很挤,表哥知道我一定很累了,又被他惊吓一回,他给我找了一个座位,他紧挨着站在我身旁,生怕别人把我挤着。下车后他没有送我到宿舍,他给我买了些物品拿给我,他说,我就不送你到宿舍了,你那天走,告诉我一声,我去送你。

    我们相互很依恋的相对视一眼。我说,好吧,你、今后少喝点酒吧,那样对身体不好。表哥点了点头说好吧。然后他转头走了,没有再回头看我。我很茫然的回到了宿舍。

    那几天我的话很少,和我一宿舍的学员们问我,这几天怎么都没见到你表哥,他知道你明天要走的话,他一定舍不得你走,我们看的出来。我边收拾着行李箱边说,嗨,他那人带谁都那么热情。

 ‘不一样吧’。

   我没有辩解。我收拾好回家的行李箱。去了自由市场卖了些花生瓜子又带上一条烟,去他的军营看他以及他的战友,和他们去道别。到军营时他们刚吃过晚饭,他的战友和我熟悉的见到我都围拢过来说,表妹带什么好吃的来了,拎着两个袋子。我说,明天我要回去了,今天来看你们,没买别的,请你们磨磨牙。他们接过袋子说,表妹跟们客气啥,新宇的家人就是我们的家人。我们一起进了表哥的工作室。那晚只有我与表哥我们两个觉得又尴尬话又少,他们和我闲聊了会,我说要回去,表哥说送我,一路上我们总是有些不自在,不如以前那么的随便,肩并肩的走,有说有笑的。

    他送我快到宿舍时,我说,你回去吧。他问明天几点的火车。‘八点半’好了明天我过来。

    表哥很准时的八点就到了,他拎着我的行李箱,送我到火车站,我们到了检票口他还不放心,又买了站台票,把我送上了火车,可我们就连一句话谁也没说出来。他帮我放好行李,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说,表妹到家一定要给我写信寄来。‘我说好吧’他头没回匆匆的下了火车。我知道,我们彼此间都是眼含泪光,不想让对方看到。列车缓缓的开动了,我的心却跟随表哥而去。

    到家后,我给表哥寄去一封长信,最后是一句绝情的话,‘从此我们不要再有书信往来’。几天后表哥寄来一封诗一样的思念信件,之后表哥又寄过两封,那两封信件我没有勇气打开再去看他。表哥没有在接到我的回信之后,从此我们断了书信往来。

    十五年后,表哥给堂哥家打来电话,说姑姑病危,急想见见家人,因为堂哥家与姑姑家常有来往,所以堂哥要与哥哥一起去看姑姑,可哥哥因有事实在是脱不开身,他在急之下,一个电话把我着急回来,要我带替他去看病危的姑姑,我也只好和堂哥一同前往。

    到了青岛火车站,我们下了车,当我们走到接近出口时,堂哥说,看见你表哥了吗?

    在那。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一个看上去即熟悉又感觉陌生男人在向我们招手,我的心一沉,那是表哥吗。

    相见时表哥与堂哥热情的握手问候,然后表哥的目光投向我,堂哥还在介绍着我们,堂哥说,你们还是小时候见过面的,表兄妹。

    表哥与我握手,他接过话茬说:不,十五年前我们见过,表妹却依然没变,还是那样的年轻有气质。

我说那里。

    这时堂哥看着我说怎么没有听平、说过,我说那时学习回来,我就走了,哪有时间说。表哥望着我就没有再往下说。

我们直接去了医院。来到姑姑的病床前,我和堂哥在姑姑的左右床边轻轻的呼唤着姑姑,姑姑,病危的姑姑睁开她那黯淡无神眼睛,显得有些激动,想动身,堂哥与我立刻都去扶姑姑说,姑姑好些了吗,我们来了。

   来了好,能了我的心愿了,姑姑望着我感到陌生,我拢了拢姑姑那银白的头发说,姑姑我是平,还认识我吗?姑姑明显有些激动,问我:你是平儿吗。我点点头,那种血浓于水的情感,我再也无法控制,眼泪像断了的珠子滚落下。过了会姑姑的眼神转向堂哥,她微弱的声音问,多少年了,还是小时候见到的呢。她说完显得有些平静,就在也没有说下去,我们呼唤着姑姑。、、、、、、她走了。

    我们帮着表哥办完姑姑的后世。在表哥家住了几天,表嫂每天为我们忙活着做饭,表嫂真的很好,她勤劳善良。在我们回来的前天晚上表哥请他的同事和我与堂哥一起同吃了一顿饭。在开饭前,他刚想向他的同事介绍我和堂哥,他的一个同事就向我伸过手来问,你一定是表妹。

    我点点头,与他握手说,你好,你怎么能猜到。他眼神的那种表情我有些猜不透,只听他说,闻其人闻其声,见面果然是真。表哥向我们一一介绍他的同事,认出我的那个同事与表哥相互的对视一眼,那眼神是一种理解和感叹。

    我与堂哥回家时表哥送我们到车站,表哥像是有话对我说,我支开堂哥去买水。

    此时的表哥再也控制不住他的心情伸出双臂把我拥入他的怀里,哽咽着说,表妹你让我想得好辛苦,好煎熬,今天的一别可能就是我们一生的别离,看的出你的婚姻一定很好,祝你幸福。

    此时我的心好痛,我双手拥抱着他说,表哥我在你眼里可能是一个完人,可在别人眼里并不是完人,好好的痛爱表嫂吧,她是你一生的伴侣是孩子的母亲,你先回去吧,一会堂哥回来我会向他解释的。

    我们彼此间眼睛里侵满了泪水,他用力的抱了我一下,走了。等堂哥买水回来时,表哥正开车离开,我说他单位有事找他,让他快回去。

    火车缓缓启动,我望着车窗外的青岛,在想,什么是亲情,我与姑姑是亲可为什么三十年不来看她,我与表哥是情又为什么永不想见,这里有我一直在心里永爱的人,我可以当作是没有人去触动的一种美好的回忆深深的埋在心里,无人知晓。可表哥他又为什么那样的难了。望着他开车离去时我的心好痛,那不是失去姑姑时的那种心痛,爱的痛是撕心裂肺的痛。

文·路莹

  评论这张
 
阅读(2467)| 评论(2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